正文 第013章:威力
爆裂彈,大小如同成年人的拳頭,質地堅硬,其上布滿了銳利的棱刺.那些棱刺深深地埋在彈體之內,當發射出去擊中目標後,爆裂彈內的氣體會突然爆炸,形成氣流沖擊,而那些棱刺則會四下里飛射.

可以說,是一種相當于手榴彈的攻擊武器.

此時兩人距那面厚實的混凝土牆有五十多米,這種距離內幾乎所有受過點訓練的士兵,都不會射偏.

而對于沈征來說,即使距離拉遠到爆裂彈攻擊距離的極限──100米,他也絕不會射偏,因為爆裂蟲那種融入了基因之中的遺傳戰斗記憶,已經深深地植入了他的腦海.

此刻的他,幾乎就是一只完全了解自己力量特點的爆裂蟲.

做了一次深呼吸,調整好了力量後,沈征終于將那枚爆裂彈射了出去.短暫的呼嘯聲過後,爆裂彈准確地打在了混凝土牆的正中,隨著一聲短促的爆炸聲,棱刺向四面八方飛射出五六米遠的距離,而那面混凝土牆則在中央處直接開了一個大洞,然後裂紋蔓延,嘩啦一聲塌掉了.

"還好吧,用了七成力就是這種破壞結果了."沈征暗想.

"太驚人了!"風宇卻感歎起來,"那可是厚達20厘米的混凝土塊啊!我原本以為你能將他炸出一個大坑來就不錯了,沒想到……"

"我能不能再植入些威力小些的蟲卵?"沈征試探著問."這個東西攻擊范圍太大了,不適合單體攻擊啊."

"當然沒問題!"風宇激動地說,"軍部中庫存的所有蟲卵,都隨你挑!只要你吃得下,不管多少都可以!不過要小心啊,老祖宗的名言里可有這麼一句:貪多嚼不爛."

"我明白."沈征一點頭,"軍訓時也學到過一些,每種類型擁有一種最適合自己的就好,並不是越全越妙."

"不錯."風宇一點頭,隨即又笑了."不過對于你這種超級天才來說,也許這一條規則並不適用也說不定呢.再試試你近戰的攻擊力吧."

說著,將沈征又拉到了一面立起的鋼板前.那塊鋼板厚有3厘米,立在那里顯得堅不可摧.

"試試看吧."風宇眼睛里閃著期待的光,"應該可以在這上面留下拳印了."

"我試一下吧."風宇慢慢地舉起拳頭,鋼甲蟲力量由里到外地傳遞出來,將他的整條胳膊包裹在黑色鋼甲之中.鋼甲蟲那種橫沖直撞的沖擊技能要點在他腦海里浮現出來,他微微眯了眯眼,將力量控制在七成左右一拳打了出去.

當拳頭與鋼板相撞時,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動,但緊接著脆響就演變成了沉重的撞擊聲,那厚達3厘米的鋼板在沈征一拳之下被打得凹陷成一團,從底座上脫離直接向後飛出幾米遠才摔落在地上.

"這……"風宇瞪大了眼睛.

沈征也嚇了一跳.爆裂彈雖然是他發射出去的,但他也只是付出了發射的力量而已,破壞力主要靠爆裂彈的爆炸.但拳擊就不同了,完全是他本身具有的力量.

在不久之前,他還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強壯的普通人,但就在這一刻里他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已經成了超人.

"還可以吧?"他試探著問.

"豈止是可以."風宇搖頭苦笑,"對于蟲力值66的人來說,你這種攻擊力已經超越了你的實際蟲力值了.我想,也許你是那種擁有極大潛力的人,具體的實力不能完全看單純的數值,還要看實戰中的潛能爆發."

"可能吧."沈征點頭.

"走,我們回去植蟲!"風宇又來了興奮勁,拉著沈征又跑了回去.

檢測的結果沒什麼變化,仍是那種匹配值為零的情況.這回軍醫們也是見怪不怪了,干脆也不理這些數值,直接給沈征植入了准確xing高射程遠射刺高的單體攻擊xing戰斗蟲──棱槍蟲.

隨後,又為他植入了刃足蟲的卵.刃足蟲是一種只有一米多高的小型蟲,行動迅速,足端長著刀刃一樣的攻擊用足刃,得到它的力量後,沈征的兩側臂骨上就能伸展出50厘米長的弧形骨刃,和手臂形成90度角,絕對是近戰的利器.

接著又為他植入了黏液蟲.這種蟲的蟲力低得可憐,和築基蟲倒是有一拼,不過這種蟲卻是很多植蟲者夢想能與戰斗蟲一起植入身體的好東西,因為它的力量只有一項──分泌一種醫療用的黏液,修複身體的損傷.

完全就是一個隨身的醫療站.

除此之外,就沒再為他植入其它蟲了.

一是他現在遠攻近戰的蟲都有了,連醫療輔助的也已經添加,再加下去就有些雞肋了,二是狼牙鎮畢竟只是個擁有幾十萬居民的小地方,狼牙軍團中也再沒有更強,更好的蟲卵供他植入了.

"奇跡,簡直是奇跡!"軍醫隊長不斷地嘀咕著,"有生之年里可以見證這樣的奇跡,我也算是不虛此生了!"

"你們都給我聽著."風宇這時臉色突然一沉,對實驗室中的幾名軍醫說,"關于沈征情況的細節,你們要對所有人保密.而且如果有人問起,你們一定要統一口徑承認一件事──沈征在入伍時測試不匹配後,我曾偷偷帶他來這里私自進行植蟲."

"這……"軍醫們都愣了.

沈征看著風宇,心中滿是感激.這位編隊長不但在軍團長面前幫自己撒謊,隱瞞了私自植蟲的事,更連這種小細節也想到了.

"這是命令."風宇說,"沈征是我們狼牙軍團未來的希望,我們要做的是保護好他.你們明白了嗎?"

"我懂了."軍醫隊長一點頭,"請放心吧.不論是誰問,我們都會說,沈征在這次植蟲與第一次測試中間這段時間里,你曾私下帶他來過這里.但做了些什麼,我們不知道,因為你將我們都趕了出去."

"不錯."風宇笑了."還是你想的周到."

確實.如果要讓這些軍醫一起背這個黑鍋,恐怕有人會不樂意.但如果把事情全推到風宇身上,與這些軍醫無關,那麼要他們撒謊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我要走了."風宇一拍沈征的肩膀,"戰場那邊還需要我."

"那我呢?"沈征一怔.

"你得留下來."風宇說."你之前並沒有接受過系統的戰斗訓練,這是很危險的.雖然你有強大的力量,但這遠遠不夠──戰斗經驗,格斗技巧,這些都是極重要的要素.我可不想一個天才就這樣夭折在戰場上."

"請您放心."沈征敬了個軍禮,用嚴肅的表情表達了自己的決心."近戰也許需要戰士有足夠的格斗技藝,但遠攻就只要能瞄得准就好了吧?別忘了我是遠攻近戰都能勝任的人."

"但……"風宇猶豫了.

"我需要向其他人證明自己."沈征說,"更要讓軍團長相信,他雖然失去了一個有可能成為超級戰士的新兵,但卻得到了一個真正的超級戰士."

"我欣賞你這一點."風宇看著沈征,緩緩點頭."好,那我們就沖上戰場,讓他們看一看什麼叫超級戰士!"

"沒錯!"沈征的眼里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摩托車風馳電掣,從狼牙軍團本部出發,很快就回到了西北守城之中.風宇直接將沈征帶到了梁隆的指揮部中,一臉興奮地敬了個禮後,不等梁隆問就急著說:"報告軍團長,是天大的好消息!"

"成功了?"梁隆雖然猜到了,但還是有些緊張地問.

"試了幾種蟲,匹配值都是零."風宇說,"但我們忽略匹配值,直接進行植蟲,結果全都成功了,而且植入後匹配值就立刻發生變化,變成百分之百."

"竟然有這樣的事?"副官驚訝極了."這麼說……是他的體質特殊令電腦無法做出正確分析?天啊,我們差點就這麼埋沒了一個天才!風宇編隊長,你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這……"風宇之前光想著為沈征擔責任,卻沒想過這個.這時聽到副官這麼說,臉色不由一紅,張嘴就要解釋:"其實是沈征……"

"確實."沈征突然一點頭,"如果沒有編隊長看重我,幫助我,我也不會擁有再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編隊長,我永遠感謝你對我的幫助."

願意為我背黑鍋的人,因此而獲得榮譽與好處,又有什麼不好?

沈征心中就是這樣想的.

"你別這麼說."風宇是真的不好意思了,但同時也對沈征多了不少好感.天才難得,超級天才更難得,而最最難得的還是擁有正直之心懂得謙虛,懂得回報他人的超級天才.

"快說說,又植了什麼蟲?"梁隆急切地問.

"爆裂蟲,棱槍蟲,刃足蟲,還有黏液蟲."風宇回答.

"這麼多?"梁隆也吃了一驚,"天才,果真是天才!普通人也就只能植入一種蟲,再厲害的就是遠,近距離戰斗蟲,你小子一氣植入了這麼多,太驚人了!"

"更驚人的是他的蟲力."風宇得意地一笑.

"多少?"梁隆焦急地問.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