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2章:仍是最強
沈征的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之前,就是在這間實驗室中,他從天才變成了廢物,從天堂跌落到了地獄.如今,還是那間實驗室,還是那些軍醫,但自己卻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

改變他的,是那次沒有戰斗的任務,是那只奇怪的蟲子.那次機遇讓他變成了真正的戰士,讓他高達98的植蟲適應值真正發揮出了作用.從此他將走上另一條路──強者之路.

"好了,可以開始了."控制電腦的軍醫看著沈征,多少有些緊張.他看得出來,風宇對沈征很重視,他怕這次的結果仍與之前一樣的話,風宇會憤怒.

"硬著頭皮來吧."軍醫在心里這樣想.

沈征將編隊長的風衣脫下交還給風宇,自己緩步走了過去,在植蟲椅上坐了下來,在軍醫控制下,束縛帶立時將他牢牢地固定在椅上.

"軍團中最好的遠程攻擊蟲,是爆裂蟲."軍醫隊長對風宇說,"其蟲力值在30至40之間,對新兵來說這個太高了.要用這個嗎?"

"就用它吧."風宇一點頭.

"可是蟲力值太高了吧?"一位軍醫說.

"不就是30至40之間嗎?"風宇搖頭一笑,"我們的天才連蟲力值在60至70間的鋼甲蟲都可以完美植入,這點蟲力值算什麼?"

"啊?"軍醫們都傻眼了,一個個看著沈征,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怎麼可能?之前他明明對所有戰斗蟲都不匹配啊,能完美植入鋼甲蟲是怎麼回事?

"別愣著了,快開始."

在風宇的催促下,軍醫隊長急忙指揮著眾人小心地開始.他親自去蟲卵盒架上取了爆裂蟲的蟲卵盒,放入了植蟲儀中.

熟悉的過程就此展開──蟲卵中的一些體液被提取出來,然後加入混合液.軍醫走過來,將注射針紮進沈征的手腕中.

控制電腦的軍醫緊張地觀查著那些數值,半晌後搖了搖頭:"對不起長官,這個……顯示的匹配值仍是零."

"零?"風宇一皺眉.

"沒關系,就這麼來吧."沈征說.

"這不行."軍醫隊長果斷地搖頭,"開什麼玩笑,你想要自殺的話可以找別的方法,我不能配合你做這種事!"

"自殺?"沈征笑了,"未來的美好生活還在等著我,我也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需要我照顧,我為什麼要自殺?編隊長,請相信我,之前……我的匹配值不也是零嗎?"

"繼續進行植蟲."風宇下了命令.

"可是……"軍醫隊長面露難色.

"出了什麼問題,由我全權負責."風宇說.

"好吧."軍醫隊長點了點頭.有人可以背黑鍋的話,什麼樣的命令他都可以遵從."立即准備開始!"

帶著忐忑的心情,軍醫們開始了植蟲的運作.很快,蟲卵中的液體全被提取出來,順著長長的透明軟管,與混合液一起流到了注射針那里,再緩緩地打入了沈征的身體里.

沈征這時也是心情緊張,內心忐忑.他不確定這樣做是否可以,但卻又不能不進行這個嘗試.他畢竟是軍隊中的軍人,畢竟受著軍紀的管制,如果總是用自己的方法去植蟲,必然會陷入無法解釋自身力量變化的困境中.

那時,軍團里的人就會對自己產生懷疑,自己最不願見到的那種情況就會發生.當軍團中的人發現他不用植蟲儀也可以自行植蟲時,也許會將他當成科學研究的**關起來.

因為與擁有一個天才相比,得到天才生成的方法才更吸引人.

當蟲卵液進入沈征體內時,他腦部立時湧起了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在瞬間里傳遍他全身上下各處,然後集中在他的手腕上,將注入他身體的液體化成了氣霧狀,然後順著他的神經接引到了他的腦部.

那種舒適的感覺再次出現,沈征忍不住閉上了眼,沉浸在單純的享受之中.

在這里,他是安全的,不用擔心被別人發現,也不用怕有蟲會沖過來擊殺他.他完全可以放心地享受這種植蟲的美妙快感,完全可以放松身心.

"數值有沒有什麼變化?"風宇緊張地盯著幻光屏,卻看不懂那上面的數值與圖表.

"奇怪!"那軍醫驚訝地瞪大了眼,"植蟲之前匹配值明明是零,怎麼一開始注射……匹配值竟然跳上了100!"

"百分百匹配?"風宇眼睛也瞪得老大,漸漸地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天啊,天啊!原來之前的不匹配,也只是因為……這算是因為什麼?"

他轉頭問軍醫隊長.

軍醫隊長也張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晌後才喃喃地說:"只是因為天才的體質實在特殊吧,特殊到影響了我們電腦的分析和判斷?"

"對,只能這麼解釋了!"風宇笑了起來."多虧這小子自己不甘心,否則的話,一個偉大的天才就被徹底地埋沒了啊!"

"太奇怪了."軍醫隊長看著幻光屏,仍是滿心的難以置信,不住地搖頭感歎.

這時,所有的蟲卵液都已經注入完畢,沈征閉著眼陶醉在那種美妙的感覺中,不願醒來.風宇等人一直這麼等著,等了足有二十多分鍾後,他才慢慢睜開眼,看到一直盯著自己看的眾人,不好意思地一笑:"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怎麼樣?"風宇緊張地問.

要不要把我可以獲得蟲族遺傳記憶這種事也告訴他們呢?沈征猶豫著,最後還是決定不要給他們太多的震撼,如果他們沒察覺到,那就先不說好了.

"挺好的."沈征感覺著體內新多出的爆裂蟲力量,腦海中浮現出爆裂蟲的遺傳記憶,關于力量的使用和戰斗的方式,全都如同過去仔細學過的知識一樣,出現在腦中.

"到訓練場試試身手吧."風宇說.

"也好."沈征一點頭.

"要不先測一下蟲力值?"軍醫隊長問.

"也好."風宇表示同意,"盡快准備儀器,你親自來給他進行檢測."

"放心,一定不會出現錯誤的."軍醫隊長急忙點頭,親自指揮著准備蟲力測試器,然後將沈征帶到那個一人多高,更著各種圓貼和細線,像機場安檢門一樣的機器前,讓他在中央處,然後將帶著細線的圓貼在他的身上貼了不少.

一番緊張地忙碌後,軍醫隊長看著電腦的幻光屏,驚愕地張大了嘴.

"新兵怎麼可能達到這種程度?天啊,我真是不敢相信!"他驚呼.

"多少?"風宇急忙湊了過來.

"62!"軍醫隊長激動地叫著,"老兵中最強的精英也不過達到了60而已,他還沒經曆過真正的戰斗訓練和蟲力使用訓練,就達到了這種程度,天啊,天才,不愧是天才!"

62嗎?沈征站在那里聽著,心中多少也有些激動.但他總認為自己的實力似乎並不止于此,因為他還沒有讓體內的蟲力全部活動.

"做個試驗吧."他在心中暗想著,慢慢地將力量開啟了一部分.

"這個變化是怎麼回事?"幻光屏上的數值與圖表立時一變,風宇立刻緊張地問.

"不可思議!"軍醫隊長又叫了起來,"數值竟然又在增長!達到了66!"

"蟲力值66?"風宇愣了片刻後,突然笑了起來."天才,果然是天才啊!"

沈征比這兩個人更激動,因為他知道自己到底運用了多少力量.按這個算法他大致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蟲力值也許是在70到80之間.

但這種估算也不一定准,因為蟲力值這東西越往上長得越慢,到了後來只是差一個數字,實力的高低就能有天差地別,不用檢測儀仔細檢測是無法得到准確數值的.

"要不要發揮全力,看一看我到底有多強呢?"他在思考著,終于決定還是算了.

如果沒有之前那只怪蟲鑽進自己額頭的事,他會毫不猶豫地展示自己的實力,但現在他不敢,他生怕別人因過度的驚訝,而聯想到那次任務上.

"可以了嗎?"他試探著問.

"太可以了!"風宇激動地叫著,"快,快走!我迫不及待地想看一看在訓練場上,你會有怎樣的表現了!"

撕掉了那些帶著細電線的小圓貼,沈征和比他還急切的風宇離開了軍部大樓,疾奔來到了訓練場上,一路上兩人飛跑的英姿讓不少駐守在本部的士兵都嚇了一跳.

來到了訓練場,風宇迫不及待地領著沈征來到了試力場,指著一座混凝土澆鑄的牆:"來,給它來一發爆裂彈看看."

"好的."沈征慢慢地向後退了兩步,緩緩地舉起了手,感受著體內湧動的爆裂蟲力量,琢磨著自己將這力量發揮到幾成為妙.

風宇並沒有催他.在風宇看來,他是在仔細地感知爆裂蟲力量的用法,這沒什麼稀奇,除了能獲得蟲族遺傳記憶的超級天才外,任何一個剛得到蟲力的人,都需要一段時間來體會,感知,才能將這力量使用出來.

最初,沈征只是考慮應該發揮幾成力,但後來,他也想到了這一問題,所以就是故作姿態地假裝了.幾分鍾後,他覺得裝得差不多了,這才在掌心凝聚出一枚圓形的爆裂彈.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