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1章:再次植蟲
"去哪里?"風宇笑著說,"當然是去找軍團長報到!"

說著,伸手拉住沈征快步向堡壘內部而去.

"對了,把你這一身鎧甲收起來,咱們給軍團長一個大驚喜!"風宇說."還有,把你的植蟲儀給我."

"植蟲儀剛才被平雷打碎,已經掉到下邊去了."沈征說著,將蟲之力完全收回,上半身立時變成了**,不由臉色一紅:"就這麼去見軍團長?"

"那正好."風宇樂了,把自己的軍官大衣脫了下來,親手給沈征穿上.

"喲,變編隊長了."沈征也樂了.

平台上的其他人正在清理戰場,有人注意到了這邊的事,帶著驚訝看著快速離去的兩人,張著嘴說不出話來,而更多的人則沒那份閑情,只是在小心地包紮傷口,尋找戰利品或是坐下來休息.

防禦堡壘最高指揮部中,梁隆正皺著眉,聽著部下對戰況的彙報.

"這是一次成功的防禦戰."他的副官平靜地說,"到現在為止,我只接到了三十二條陣亡報告,都是新兵."

"其實不應該派他們來."梁隆歎了口氣,"但這次蟲潮勢大,為了狼牙鎮三十萬市民,我們也不得不做這種犧牲了.但……唉,可惜了這些孩子.這些可惡的蟲子!"

"總的來說,前景還是樂觀的."副官說."根據我們的調查,應該還會有三波蟲潮,規模和這次都差不多,我們防守得住."

"給陣亡的戰士發放最高榮譽勳章."梁隆說,"撫恤金按最高規格."

"是."副官點頭,隨後也歎了口氣."如果可能,誰也不想看到這些新兵蛋子在這里流血犧牲啊.不過戰場是最好的磨刀石,只有在這里,新兵才能真正磨煉成合格的戰士."

"矛盾的選擇."梁隆苦笑.

就在這時,門外的"報告"聲響起,梁隆聽出是風宇的聲音,立刻大聲要他進來.

風宇在門外挺直了身子,示意沈征跟在自己身後,然後推門而入,筆直地走到梁隆面前.

"軍團長,我向你道喜."風宇說.

"確實是一次大勝."梁隆把方才的惋惜表情收了起來,展現出軍人的威嚴."不過要小心下一波蟲潮,不能盲目樂觀.還要,下次一定要注意保護新兵,但又不能保護過頭讓他們失去鍛煉的機會.這個尺度,你自己把握好."

"是!"風宇立正敬禮."不過我不是來為這事道喜的."

"哦?"梁隆看了看風宇身後的沈征,微微露出驚訝的表情."這不是沈征嗎?"再打量著沈征身上的編隊長大衣,不由有些愕然.

"是,軍團長!"沈征向前一步,向梁隆敬禮,一身的威武英氣令梁隆微微點頭,但同時又在心里歎息:"可惜了這麼個天才."

"軍團長,我就是因為他才向你道喜的."風宇笑了.

"你說什麼?"梁隆的身子一顫.他不是蠢人,風宇因為沈征而向自己道喜,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但他真的不敢相信,因為新兵入伍植蟲時,沈征明明是與所有戰斗類的蟲都不匹配.

"來,給軍團長看一看你的本事."風宇帶著驕傲與激動,沖沈征揮了揮手,那表情不像是個當兵多年經曆沙場的軍官,倒像是個剛上學就得了一百分,急著向家長炫耀的孩子.

"是."沈征一點頭,將大衣脫下交給風宇,露出自己結實的身軀,雙拳微微一握向左右一分,鋼甲蟲的力量湧出體外,在外面形成了那如同鋼鐵一般的甲殼,自頭至腳將他完全包裹了起來.

"鋼甲蟲?"梁隆瞪大了眼睛,同樣驚訝無比的還在站在他身邊的副官.

"怎麼會這樣?蟲力值在60以上的蟲中強者啊!"副官驚呼著.

"還有呢."風宇得意地一笑,沖沈征一點頭.

緩緩地打開自己的雙手,沈征將剛得到的刺爪蟲力量完全釋放了出來,立刻,無數的尖刺在他的手掌中凝聚融合,將他的十根手指變成了銳利的尖爪,根根如同小型的棱槍.

"刺爪蟲?"副官又是一聲驚呼."怎麼……竟然是雙蟲融合?"

"雙蟲?"風宇笑了,"別忘了他之前已經植入了築基蟲."

"三蟲……"副官吸了一口冷氣,"這是在朝多蟲融合的方向走嗎?這樣的話……"

植蟲者中的戰士中,最強的自然是可以獲得蟲族遺傳記憶的,但這種人鳳毛麟角,萬中無一.而次一級的,就是可以進行多蟲融合,擁有多種蟲之力的人,也只有這種人,才有最終更進一步,變為更強存在的可能.

"果然是喜訊!"梁隆突然大聲笑了起來,神情激動地站了起來,大步走到沈征的面前,照著他結實的胸甲狠狠打了一拳,沈征紋絲不動.

"好樣的!"梁隆激動地說著,"沒想到我們狼牙軍團又出現了一位真正的強者!"

"不,還有一步之距."風宇這時反而冷靜了下來,笑著說."雖然是三蟲融合,但兩中戰斗類的蟲都是近戰型,沒有遠攻類的.要知道,只有遠近兩種類型的戰斗蟲結合在一起,才有可能成為最強的戰士."

"不錯."梁隆一點頭,"不過這並不是障礙.等這次戰事結束……不,你馬上帶他回去,親自為他安排植蟲,試一下遠攻類的蟲."

"明白!"風宇重重地一點頭.

"等等!"副官帶著疑問cha了一句,"之前他明明與各類蟲都不匹配,怎麼突然間又可以了?而且,他是由誰植的蟲?"

"這個,就要向您請罪了."風宇笑著說,"我始終覺得他是個可造之材,如果就這麼放棄那太可惜了.所以我私下偷偷幫他進行了植蟲試驗.當時沒見效果,不過沒想到在今天突然間就成功了."

沈征感激地看著將一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的風宇,心中對他的好感再度增加.

"下次絕不能這麼做了."梁隆雖然高興,但還是板起了臉."這次鑒于你成功地挽救了一位天才,我就不計較了.以後有人問起,你就對他們說是我私下安排你為他植蟲的,別人敢說什麼,讓他來找我."

"謝謝軍團長."風宇笑了笑."不過還有件事得向你請求."

"說!"梁隆一點頭.

"沈征剛才殺掉了兩只刺爪蟲,這當然是立功了."風宇說,"不過他還殺了一位戰友."

"什麼?"梁隆臉色一變.

"我是自衛."沈征急忙強調.

"不錯."風宇點頭,"新兵中那個適應值達到86的小天才平雷,一直看沈征不順眼,在軍隊中常欺負沈征,我只當那是少年人浮躁,只是批評了事,但沒想到,今天他見沈征表現突出,怕沈征奪了他天才的名號,竟然在戰場上偷襲沈征."

"有這種事?"梁隆瞪圓了眼,焦急地問沈征,"你沒事吧?"

"沒事."沈征搖了搖頭,"這一身鋼甲蟲的甲殼,根本不怕他的棱槍彈.但他在戰場上偷襲戰友,而且對我充滿殺心,我為了自保,卻不能不殺他."

梁隆看了看風宇,緩緩點頭:"天才固然是寶貴的財富,但如果這天才的心是歪的,那麼才能越大,破壞就越大.死了就死了吧,但對外不要聲張,就說他是在戰場上犧牲了.這種內訌的事影響太壞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軍心穩定."

"明白."風宇點頭.

梁隆看著沈征,微微一笑:"只是這樣就委屈你了."

"沒什麼."沈征搖了搖頭,心中沒有什麼委屈,卻只是激動.

堂堂狼牙軍團的軍團長,在做出一個正確的決策時,竟然會顧慮到自己的感受,這種待遇說明了什麼?

說明了自己已經成功,已經成了狼牙軍團中倍受人矚目的角色,是真正的明日之星!

他曾經一步邁上了天堂,體會到了會當凌絕頂的驕傲與自豪;他也曾一步跌入地獄,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如今,他終于又站在了云端,又有希望實現自己之前的一切夢想了!

"小影,我做到了!我們的未來有希望了!"他在心中激動地喊著,但表面上卻只是平靜地說:"軍人以服從為天職,戰時更應以大局為重.我懂."

"好樣的!"梁隆用器重的目光看著沈征,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就立刻出發了."風宇說.

梁隆一點頭:"走吧,趁下一波蟲潮來臨前.嘿!我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這個小天才又會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奇跡了呢!"

"是!"風宇高興地敬了個禮,拉起沈征往外就走.風宇直接找來了一輛摩托車,騎上車帶上沈征,風馳電掣地出了西北守城,向著狼牙軍團的方向而去.五公里的距離並不算遠,沒過多久兩人就回到了軍營中,直接來到了軍部的實驗室中.

"風宇編隊長?"軍醫隊的隊長見風宇帶著沈征來到實驗室,不由一怔."前方的戰事已經結束了?"

"選最好的遠程攻擊蟲."風宇一揮手,表示自己不願多說廢話."我要馬上開始進行植蟲."

"您還需要再植蟲嗎?"軍醫隊長一臉的疑惑.

"不是我,是他."風宇一指沈征.

"啊?"這回軍醫隊長就是一臉的驚訝了.之前沈征就是在他負責的實驗室中進行的植蟲,他對此記憶猶新.

"趕快准備."風宇下了命令.

"是."軍醫隊長帶著一肚子的疑惑,急忙組織部下開始忙了起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