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5章:焦黑的蟲子
狼牙軍團第二編隊,先進在公路上.

兩旁的山林飛馳而過,風在車外呼嘯.在這呼嘯聲中,隱隱有一種嘶鳴聲傳來.

"打開蟲音分辨器."坐在指揮車中的第二編隊隊長風宇,從半開的車窗外聽到了隱約的異響,立刻吩咐士兵打開了車載的蟲音分辨器.

"沒有什麼信號."士兵聆聽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不對."風宇皺起了眉,"你們仔細聽外面的聲音."

"沒什麼啊."幾個部下把頭探出車外,也是一無所獲.

"把頻率變一下."風宇說."調到60至70頻段."

"60至70?"士兵驚呆了,"您的意思是這附近有蟲力值達到這個頻段的蟲?那怎麼可能?"

"執行命令!"風宇給了那士兵一個凌厲的眼神,士兵急忙低頭調整.

"天啊!"隨後,士兵就驚呼了起來,指著儀器上的幻光屏."在東南方向,有蟲音反應!"

"聯系第三編隊,通知他們東南方的異常!"風宇說.

士兵們立時忙了起來,迅速地聯系第三編隊.不久之後,第三編隊方面也做出了回複──他們的蟲音分辨器在調到60至70頻段後,也發現了東南方的蟲音.

然後他們做出了一個明智的決定──停止前進.因為東南方向的那個位置,正是他們要去防守的一條山路.

"我們怎麼辦?"士兵問風宇.

"繼續前進!"風宇表情淡然,"我們是軍人,軍人以執行命令為天職.我們得到的命令是守護那里."

"可是……"士兵猶豫.

"別忘了我們是守護狼牙鎮的軍人."風宇說,"這里離狼牙鎮只有不到五十公里的距離,出現這種蟲力級別的蟲,我們難道不應該去偵察一下嗎?通知各車,打開蟲音分辨器,小心前進."

命令迅速被傳達下去,車隊向著預定的方向快速地行駛,轉眼將停滯不前的第三編隊落在了後面的遠方.

近了,更近了,隨著距離的縮短,守著蟲音分辨器的士兵們神情也越來越嚴肅,心情也越來越緊張.距離一公里一公里地拉近,在一處有開闊林帶的地方,風宇下令將車隊駛入林中隱藏起來.

"我需要一支敢死隊."他對自己的副官說,"由我領隊,再帶上一百名士兵."

"明白."副官點頭,很快將命令傳了下去.十名小隊長立刻集中各自的部下,開始選人的工作.

"這是要干什麼?"普通的士兵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都在奇怪.

"實力不夠的人,勇氣不夠的人,就自動退後!"第三小隊的小隊長沖自己的一百多名部下低聲說."這是一次機會,一次能與編隊長一起行動甚至作戰的機會!我需要的是勇敢的戰士!"

"這是一次機會",這一句話在沈征的耳邊回蕩,他似乎看到了軍功正在不遠處向自己招手.

于是他毅然站了出來.

"天才,你湊什麼熱鬧?"立時有新兵冷嘲熱諷.

"閉嘴!"小隊長狠狠瞪了那新兵一眼,嚇得其他新兵立時停住了將要出口的奚落.

小隊長看著沈征,想起了風宇的話.他也不由好奇起來:是啊,這個適應值達到98的新兵,為什麼只能植入那麼垃圾的築基蟲?他到底是虛有其表的廢物,還是隱藏了什麼超級潛力的怪物?

"我還需要九個人."小隊長沖著沈征一點頭,這令沈征欣喜若狂.他最怕的不是前方有蟲潮等著自己,而是小隊長不給自己這個機會.

"算我一個!"圓臉的方賀大步走上前,和沈征站在一起.

"好樣的!"小隊長一點頭,"不過我不需要新兵了."

"為什麼?"方賀一怔.

"這次行動是編隊長親自指揮,人數有限.多一個新兵在他身邊,他就多一份危險."小隊長的理由無人能反駁,方賀歎了口氣,只好退了回去.

"你自己小心."他往後退時小聲對沈征說."其實我想建議你退回來."

"我會小心的."沈征感激地沖他一點頭,並沒有隨他一起退後.

很快,另外九個戰士也被選了出來,都是經曆過戰斗的老兵.與新兵們不同的是,這些老兵雖然個個擁有強大的戰斗力與經驗,卻並沒有像新兵中的一些人一樣不屑于使用槍支.他們的背後都有兩支長短不同的步槍,腰間左右也各有一大一小兩把手槍.

敢死隊很快集合了起來,被帶到了風宇的面前.風宇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脫下了軍官的長風衣,換上了結實而合體的戰斗服.

"前方有極度的危險."他掃視著士兵們的臉,低聲說."我需要勇敢的戰士,但更需要沉默的戰士.任何人,都要極度小心,不然只能成為蟲的食物."

"明白."一百個聲音,用最低的音量一起回答.

風宇最後看了隊伍一眼,在一個角落里,他看到了沈征,于是眼睛一亮,默默點了點頭:"出發!"

這的確是一支沉默的隊伍.在風宇本人親自帶領下,所有的士兵們沉著臉閉著嘴,不發一語地前進著.他們行動迅速,行動間除了腳踩大地,身擦枝葉的聲音外,再聽不到別的什麼了.

風宇一邊看手中的小型蟲音分辨器,一邊看前路,帶著百人敢死隊不斷挺進,終于到達了那一處公路所在的地段.他們自山林中摸了過去,透過樹林中茂密的枝葉向下方的公路上望,立時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

公路已經被破壞得不成樣子,山林旁的樹木有些也在燃燒著.

或是被摧毀,或是變得焦黑,或是翻在一旁,或是完好無損的裝甲車,散落在這條路的各處.

上千只黑色巨蟲的尸體鋪滿了周圍的地面,在這些黑色巨蟲的尸體中央,還有數百只甲殼堅固如鋼鐵的巨蟲,有些已經四分五裂,有些還在虛弱地舞動著觸角與肢體.

一具具人類的尸體,夾雜在這些蟲尸的中間.看得出,他們每一個人都曾與數十只巨蟲進行了殊死搏斗,並將之擊殺.

但最終,還是倒在了蟲潮之下.

風宇的心在顫抖,他終于發現蟲音的來源,正是那些將死未死的鋼甲巨蟲,而這些裝甲車上的"12",代表的就是第十二軍區.

他們來此駐防的目的,就是護送第十二軍區的一支隊伍通過,現在,這支隊伍已經不存在了.

"大家小心,仔細檢查戰場.如果有母蟲,及時用蟲卵收集器收集好;如果人類中有幸存者,要立即救助!"風宇發出了命令,然後第一個沖出了山林,順著山坡而下,來到了這一片充滿死亡氣息的戰場中.

除了沈征之外,敢死隊中的其他人都是老兵,已經聞慣了蟲尸那刺鼻的味道,也聞慣了人類尸體的血腥味,連火燒過的尸體發出的焦臭味,也不能讓他們的鼻腔覺得有絲毫的不適.

但沈征不行,一開始,他還在強忍著,但幾分鍾之後就再忍不住了,忍不住嘔吐起來.

"新兵蛋子!"有老兵低聲笑著,拍了拍他的後背後就走開執行自己的任務去了.

包括風宇在內的其他敢死隊成員,都分散開來,一邊保持著極高的警惕防止有未死的蟲對自己發起突襲,一邊檢查著周圍的一切.

只有沈征一個人,在戰場的邊緣扶著一棵樹在嘔吐著.

沒人發現,在沈征附近一片焦黑的林木中,有著半截裝甲卡車的焦黑殘骸;也沒人注意到,在那殘骸內部,正有一團黑色的東西在蠕動著.它的動作並不大,只發出輕微的聲音,慢慢將一些困住它的變異鋼鐵殘片,用力地推開.

一塊鋼片發出了一聲脆響,離得遠的人聽不到,但近處的沈征卻聽了個清楚,他雖然胃里難受得很,但警惕之心卻沒有放下,立刻用步槍對准了那處,慢慢地走了過去.

那團黑色的東西仍在動著,似乎感覺不到有人在靠近.

"這是什麼?"沈征帶著驚愕望過去,看到的是焦黑鋼鐵中一只小貓般大小的蟲子,正在掙紮著,他立時端起了槍,對准了那只焦黑的蟲子.

突然間,一道光芒從那焦黑的殼里射了出來,晃花了他的眼,不等他有所動作,那焦黑蟲子的外殼已經突然破碎成灰,一只散發著微弱光芒的蟲子閃電一樣射了過來,六只尖腳狠狠地刺進了沈征的額頭.

劇烈的疼痛傳來,緊接著是一陣麻痹,沈征驚恐地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整個人像雕像一樣地呆立在那里.

一種耳朵無法聽到,但卻能深深刺入腦海的蟲鳴聲在他的額頭響著,他感覺到額頭在刺痛與麻痹之後,就開始癢了起來,那種癢入心入肺,讓人恨不能一槍將自己的頭崩了,以結束這種比疼痛還可怕的痛苦.

但沈征辦不到,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聽自己的使喚.他感覺有什麼東西從自己額頭襲入了自己的身體,在麻痹著自己的神經,並慢慢將這占領.他感覺自己的全身都被一種看不見的網粘住,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拉這張網,讓自己開始按這般力量的意志行動.

"我不能就這麼死了,如果我死了,小影怎麼辦?"豆大的汗珠從全身滲出,沈征的腦海中浮現出妹妹的身影.

"不能死,不能死!"

他在內心中狂吼著,要用自己全部的力量與這外來的巨力戰斗,為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最親愛的妹妹!

然而,這一切似乎都是徒勞的,片刻之後,伏在他額頭上的那只小蟲子,就像鑽泥的泥鰍一樣,慢慢地鑽入了他的額頭,進入了他的頭顱之中.他能感覺到,有一種可怕的力量在包圍自己的大腦,自己的意識開始要變得模糊了.

"不!"

絕望而瘋狂的內心狂吼中,沈征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那蘊含在他體內一直平凡無奇的力量突然爆發開來,那築基蟲帶來的強壯體格力量,突然間千百倍地放大,在一瞬間里就將他神經受到的全部損傷修複!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