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4章:緊急任務
"喂,天才,幫我來按摩一下後背吧,最近這幾天訓練得太苦,肩膀很酸啊."

當沈征從植蟲者戰士兵營旁走過時,一個新兵看著他,不冷不熱地說.

他轉過頭,看了看那人,認得.

不就是那個適應值達到86的天才嗎?聽說是叫平雷.

此刻,這位天才坐在狼牙軍團第一編隊新兵營的小cao場上,身邊圍繞著一大群甘當小弟的新兵.

"對呀,天才,你最擅長的不就是搞保健嗎?"一個新兵戲謔著,"快來給平大哥服務服務吧."

"沒錯."又一個說,"我們不比你,天天這麼清閑地跟在小隊長的屁股後面,什麼也不用做就能領薪水.天天都得訓練啊,實在是累得很."

沈征冷冷地看著他們,並沒有說什麼.他不是來這里和別人打架惹事的,他要咬著牙堅持下去,要為了醫治妹妹絕症的希望而堅持下去.

于是他就這麼默默地走過.

"我在和你說話,你難道是聾的?"適應值86的平大哥語氣變得異常冰冷.

"上級指派給我的任務,是服務于第二編隊第三小隊隊長."沈征停下腳步,面對平雷,不卑不亢.

"這是和我這個真正天才說話的態度嗎?"平雷的眼中透出凶狠.

"平大哥,看來得教教他軍營里的規矩."一個新兵討好地說,"我過去幫您教訓教訓他?"

"那多欺負人?"平雷一皺眉,"傳了出去,說一個戰斗系的植蟲者,欺負一個保健兵."

"是……"那新兵不明白平雷的意思,有點含糊.

"要上就一起上."平雷冷笑著,"一群植蟲者打一個保健兵,就不會有人說什麼了."

"沒錯!"七,八個新兵大笑著,呼啦一下站了起來,一起向沈征bi近.

沈征站在原地,拳頭慢慢地握緊.他知道如果自己退縮,那麼將得到更多的屈辱.他在心里下了決心,這次一定要讓這幾個人付出血的代價.

哪怕自己要折斷幾根骨頭.

這是不利己的選擇.如果軟弱屈服,那麼這種欺凌就會一次接一次.必須咬著牙拼命,給他們留下難以磨滅的畏懼,他們今後才不敢輕易惹自己.

就如同再強大的獅虎,也不願無故惹最細小的毒蛇.

但這一場仗注定打不起來.就在沈征打算先動手搶先機的時候,緊急集合的警報響起,軍營中不論是新兵還是老兵,都急忙整理好自己的軍裝,向著各編隊的cao場.

"算你走運!"平雷狠狠瞪了沈征一眼,終于是快步跑開了.

沈征做了一次深呼吸,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樣的日子,還要堅持多久?

從那天植蟲結束到現在,已經有半個月了.半個月中,其他植蟲者進入了各大編隊進行新兵訓練,而他則被安排給了第二編隊第三小隊的隊長,當隨行保健兵.

這個職務說白了,就是小隊長的雜務兵,常被小隊長命令著在軍營中四處跑,為他辦事.

而每次經過新兵營,那些曾經羨慕嫉妒過他的新兵們,就總是會極盡奚落嘲笑之能事.

這種生活,簡直如同地獄.

歎息一聲,沈征也快步跑向了第二編隊的cao場──緊急集合警報是軍團中最高級別的集合令,聽到的軍人必須在第一時間內到達大cao場.

會有什麼事?他在心中猜測著.

很快,他來到了cao場中.第二編隊的一千名士兵有的已經按隊列站好,有的剛剛趕來.小隊長們正焦急地吼叫著,催促剛到的部下趕快站好隊.第二編隊的編隊長,那位三十歲左右,擁有沉靜平和氣質的黑發男子站在cao場的高台上,靜靜地看著部下的集合.

沈征已經知道,自己的這位頂頭上司名叫風宇.

三分鍾後,全員到齊.風宇審視著自己的這些部下,平靜地說道:"有任務.我們編隊和第三編隊執行,在狼牙鎮西邊的山谷處駐防,護送一支向十二軍區司令部進發的隊伍通過.大家在三分鍾內做好准備,在此地集合."

話不多,但已經把一切說清了.小隊長們立刻指揮著自己的部下返回軍營中,收拾自己的裝備.

"隊長,是有蟲潮嗎?"沈征拉住第三小隊的隊長問.

"不確定."隊長搖了搖頭,"但咱們狼牙軍團只有四個編隊,這次一氣派出兩個,可見不是小事.不過這與你無關,你只是個保健兵,在軍營里好好待著吧."

"不!"沈征說得斬釘截鐵.他的眼里放著光,因為他已經嗅到了"軍功"的氣息.這是一次立功的好機會,他不能輕易放過.

"什麼?"隊長有點不解."難道你想……"

"給我槍,我會做得比其他人更好!"沈征急切地說著.

"開什麼玩笑!"隊長皺眉搖頭,"保健兵就別跟著湊熱鬧了!"

"請相信我!"沈征目光中透出了急迫.

"別逗了."隊長的語氣中帶著嘲諷,"你雖然也是植蟲者,但說白了不過是個沒用的廢物.這次任務中說不定有殘酷的戰斗,你還是老實地待在軍團本部,別給我添麻煩了!"

"沒用的廢物",這五個字深深刺入沈征的心.他的眼里忍不住開始湧起憤怒的火.

"怎麼回事?"平和的聲音響起,風宇看到第三小隊長與部下在爭執什麼,便走過來詢問.

"編隊長!"兩人急忙敬了個軍禮,沈征搶在小隊長說話前先表達了自己的意願:"編隊長,請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參加這次行動吧!我會用我的實際行動證明我不比別人差!"

風宇靜靜地注視著沈征,緩緩點了點頭:"好吧,去領槍吧."

"是!"沈征興奮地敬了個禮,飛也似地跑了.

"編隊長,這……"第三小隊長有些不解,"讓他這樣的保健兵上場……"

"我想看一看,適應值98的不世強者,究竟只不過是一個虛有其表的廢物,還是真正隱藏著什麼潛能的怪物."風宇平靜地說.

幾分鍾後,隊伍再次集合,沈征已經領到了兩把槍──其一是隨身型的實彈手槍,另一是能發射迅爆彈的自動步槍.兩種都是大威力武器,與市面流通的平民槍械不同,它們都是專門用來對付蟲類的.

但這種大威力的武器,仍是無法與植蟲者的力量相比.

不過他有結實的身體,敏捷的速度,以及增長了一倍的力量──這些,都是在植入了築基蟲後得到的.

雖然這些與真正的戰士型植蟲者相比,簡直算不了什麼,但比起普通的戰士卻已經強大得多.他有自信──只要憑著這兩把槍,自己就可以殺死無數只該死的蟲子.

集合之後,再沒有什麼集中訓話了,車用卡車開了過來,士兵們上了車,隊伍就此出發.

"喲,天才也要去參加行動了?"同一車中,有新兵看到了沈征,立時又開始了奚落.

"這是要去送死吧?"一個新兵大笑了起來,"你身上背的那是什麼東西?槍啊,真威風!"

說著,抬起手來,無數的尖刺從他手掌中湧出,在手心處凝結成了一只拇指大小的硬刺.

"請天才來點評一下我的棱槍彈吧."那個新兵一臉得意地說,"可以穿透兩毫米厚的鋼板哦.不知你的槍有沒有這麼大的威力?"

"08毫米獵殺者分散彈,能擊穿1厘米厚的鋼板;20毫米迅爆彈,能將2厘米厚的鋼板瞬間炸出一個大洞."一個略帶激動的聲音響起,卡車一角里一個新兵將頭盔往上抬了抬,露出那張圓臉,對著那位正在吹噓的新兵說."你覺得自己比這兩把槍如何?"

"你……"那位新兵紅著臉瞪了他一眼,但在事實面前不得不沉默下去.

"你,你,你!"那圓臉兵指了好幾個人,"你們,還有我,不都背著這種槍?可你們竟然不知道這種槍的威力如何,真是可笑!我們都是新兵,雖然擁有了力量,但卻還不能熟練運用,現在我們的力量還不如普通的步兵,你們難道不明白?還嘲笑別人?在戰場上大意,可是會先死一步的!"

"借過!"說著,圓臉的新兵站了起來,自己貓著腰來到沈征旁邊,示意沈征旁邊的人和自己換個位置.那人正求之不得,立刻離開了.

沈征打量著這張圓臉,認得是在植蟲時幫自己說話的那人.

"謝謝."他低聲說.

"沒什麼."圓臉新兵一笑,笑容中帶著點羞澀,伸出了手."別理那些人,無聊透頂,自己沒什麼本事卻總喜歡嘲笑別人取樂,好像他們生命的意義就是這麼低級一樣.我叫方賀."

"沈征."沈征與他用力地握了握手.這個名字他永遠會記得,會記得對方曾在自己最痛苦時拉住自己的手,給自己以溫暖的力量.

"不知道這次任務會不會有戰斗."方賀一邊說,一邊把背後的步槍取了下來,仔細地擺弄著."真想看一看那些蟲力值在40以上的老兵們,戰斗起來是什麼樣子的."

通過了植蟲的人就被稱為植蟲者,而成為植蟲進後,力量的高低就會以具體的數值來區分,那數值就是蟲力值.數值越高者越是強大,但人數也越少.據沈征所知,自己所在的第二編隊一千人中,蟲力值達到60的只有不到十個人,而新兵中最高的也不過是30.

如果有一天,我的蟲力值達到了60呢?築基蟲會帶給我什麼驚喜嗎?

沈征暗想.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