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2章:植蟲
狼牙鎮守護軍,狼牙軍團軍營門前.

"沈征?那個適應值達到98的天才?"接到沈征的報到卡,迎接新兵的老兵立時瞪大了眼,急忙站了起來,向他敬了個軍禮,這讓沈征好一陣手足無措.

"天才,是那個天才!"來報到的少年兵有幾百人,近處有人聽到了這話,立時圍了上來.

"天啊,可不就是你!"有的少年兵叫了起來,親熱地和沈征拉關系."還記得我嗎?那天我們在同一隊列接受測試呢!"

"天才,給我簽個名吧!"有少年兵激動地叫著,遞上了紙筆.

"也給我簽一個吧!"立時有不少少年兵沖了上來,其中還有十幾個少女兵,望著沈征的目光里充滿了曖昧.

沈征有些激動.之前還是個默默無聞的小打工仔,如今突然間就好像成了天王巨星,這種強烈的對比,讓沈征感覺有些頭暈.

"哼,有什麼了不起!"與眾人的熱烈形成對比的,是另一個高大少年的冷哼."適應值再高也沒有用,還要看是對哪一種蟲的適應值才對!如果不是戰斗蟲,那仍是廢物一個!"

"喲,這不是適應值達到86的那位天才嗎?"少年兵們轉頭打量著那人,然後有人笑了起來.

"你這是**luo的嫉妒吧?"

"沒錯.傻子都知道,適應值越高,就越容易與戰斗蟲完成融合.他這明擺著是嫉妒."

"不,我看是詛咒才對.天才,你還是一邊涼快去吧!嫉妒適應值98的真正天才?呸!"

那位高大的少年紅著臉,恨恨地瞪了沈征一眼後,向報名處的老兵遞上自己的報到卡,頭也不回地進基地去了.

沈征看著他的背影,心中突然有些忐忑.

是的,他說得沒錯,只是適應值高是沒用的,關鍵要看那是對哪一種蟲的適應.

人類的力量是無法與蟲相比的,但人類的智慧彌補了這一點.早在兩千多年前的地球之上,研究出了"蟲科技"的人類,就已經利用實力強悍的戰斗蟲,來強化自身.

具體的方式,是將某一類蟲的蟲卵植入自己的身體,通過特殊的科技手段,將其與自身細胞融合,最終擁有這種蟲的力量,這就叫"植蟲".

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植蟲",只有擁有超強體質者,才有這種可能,而體質越好,就越能完美植蟲,這種完美程度用數字表示,就是植蟲的適應值.

適應值越高,就越容易輕松完成植蟲,越容易與戰斗蟲相融.

戰斗蟲的種類很多,但大致只有兩類──近戰類和遠攻類.近戰類的蟲可以讓植蟲者擁有近戰的巨大力量與強大的近戰武器,遠攻類的蟲可以讓植蟲者擁有制造並發射尖刺,腐蝕液甚至是火焰,寒冰和光線的能力.

只有可以植入這兩種蟲的植蟲者,才算是真正強大的戰士,普通人可以依靠的"超人".

我真的會是那個絕代的天才嗎?

沈征不由得不忐忑.帶著這種忐忑,他在幫別人簽名之後,與眾人一起進入了基地.在基地的cao場一角,三百名少年兵集合在一起,組成一個方陣.

"別緊張."一個軍官站在方陣的前方,沖他們笑笑."你們雖然只是理論上的合格者,但有史以來,還沒有哪個適應值合格的人,無法完成植蟲.所以你們也是實際上的合格者.接下來要進行植蟲,希望你們能以輕松的心情完成."

"是!"少年兵們異口同聲.

很快,他們就被分成了十組,分別帶入了基地大樓中的實驗室里.在那里,穿著一衣白大褂的軍醫們正忙碌地准備著植蟲儀器,和蟲卵盒.

"天才,你看你看!那就是戰斗蟲的蟲卵盒!"有少年兵在沈征身邊低聲說著,手指著牆壁前金屬架上那一排排六角形的盒子.

"別這麼叫我."沈征有點不好意思了.

"別謙虛了,適應值98,這可是從古到今都沒有的.""對呀,你可是真正的天才.""我們能和你一起植蟲,真是莫大的榮幸啊!"

周圍的少年新兵們七嘴八舌地說著.

"啊!"就在這時,第一個接受植蟲的新兵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嚇得眾人都一哆嗦.

坐在植蟲椅上,被牢牢束縛住的新兵在拼命地掙紮著,但卻無法脫離椅子的束縛.穿白大褂的軍醫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輕輕按動一邊電腦控制面板上的幾個按鈕,調整著各項數值.

連接著一根透明大管子的注射針狀牢牢紮在新兵的手腕上,那只手腕被固定得很緊,絕不會因為新兵的掙紮而弄掉注射針.

管子的另一端,是一個全封閉的儀器,有兩米多高,看起來樣子像是一只巨大的蛹.六角形的蟲卵盒就放在那儀器中,一枚圓圓的蟲卵已經被提取出來,被壓縮軟化後順著管子如液體般流出,正慢慢注入新兵體內.

"適應值只有64的家伙,真是麻煩."軍醫一邊調整電腦,一邊不大高興地嘟囔著.

不久之後,蟲卵完全被注入新兵的體內,新兵的全身的肌肉立時緊張了起來.

"打開調節能量場."一位高級軍醫,指揮著眾軍醫忙了起來.很快,以植蟲椅為中心,一個圓形的光罩快速生成,將新兵包在其中,新兵的顫抖與掙紮就漸漸變得緩慢,最後完全平靜了下來.

"成功了."一位軍醫看著電腦的幻光屏點了點頭."我們多了一位近戰戰士."

"展示一下你的力量吧."另一位軍醫笑著關了那個圓光罩,打開了椅上的束縛帶.

那位新兵疑惑地站了起來,身子突然再抖了兩下,然後一甩手.

有什麼東西立刻破開了他的衣袖甩了出來.那是一面鋒利的刃狀肢,有著鋼鐵般的堅硬與蟲甲的質地.

"我感覺到了強大的力量!"新兵興奮地說著.

"接下來的日子里,你會接受考官的訓練,了解這力量的使用方法."一位軍醫說,"訓練結束後,如果你的蟲力值能大幅度提升,你才會成為真正的超人般的戰士.好了,下一個!"

正在這時,實驗室的門突然打開,一位五十多歲,高大威猛的高級軍官在兩名護衛的陪同下走了進來,實驗室中的軍醫立時都對著他立正站好,敬起了軍禮.

"那位天才呢?"那高大的高級軍官掃視眾人.

"在這里!"一個少年兵指著沈征,一臉的興奮.

"很好!"軍官看著沈征,點了點頭,"我們第三編隊需要的正是這樣的人才!年輕人,你已經榮幸地被吸收入狼牙軍團最精銳的第三編隊了!"

"喲,卡特斯編隊長搶人的速度可真是一流."門再次打開,又一位高級軍官在護衛陪同下走了進來.此人一頭黑發,身材高大而修長,表情略帶陰沉.

"不錯."隨著這位高級軍官而來的,還有兩名被護衛陪同著的高級軍官.其中年近四十一頭金色長發的一位,一進來就點了點頭."新兵的歸屬,是要由軍團長統一調度的."

"看來這位新人很搶眼啊."另一位高級軍官看著沈征,點了點頭.這人看起來三十剛出頭,一頭黑發,面貌英俊,透出一種沉靜平和的氣質.

"長官!"軍醫們立正站好,向著這幾人敬禮.

"優秀的人才,應當由優秀的人來指揮."第三編隊長卡特斯看著另三位同僚,哼了一聲.

"那麼說,沈征應該歸我們第一編隊了?"表情陰沉的那位說.

"應該是我的."金色長發的說.

"我對他也很感興趣."氣質沉靜平和的說.

"不愧是天才啊!"新兵們低聲議論起來,"還沒植蟲,四大編隊長就已經開始搶人了."

"真是羨慕他啊!"

"沒辦法,人家可是天才."

議論聲低低地響起,新兵們注視著沈征,全是一臉的羨慕與崇拜.

"卡特斯,把他讓給我,這屆的新兵,我一個都不要了!"金長發的軍官對第三編隊長說.

"這話我原原本本地再返還給你."卡特斯冷笑.

"我對他可是志在必得."表情陰沉的那個說.

"我也不想將他讓給別人."氣質平和的說.

爭論由此開始,從某某人上次征兵時占了便宜,說到某某編隊的人才已經太多,嚴重破壞了四個編隊實力的平衡.總之,為了沈征,四位編隊長爭得面紅耳赤.

這讓沈征有些興奮,激動,又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門再次打開,一位六十多歲的威嚴老者走了進來.老者穿著與眾不同的軍官服,新兵們一看其上的肩章,就立刻挺直身子站好.

軍團長的肩章.

明顯,這位老軍官就是狼牙軍團的最高指揮者──狼牙軍團長梁隆.

四位編隊長不再爭了,見梁隆進來,他們一起立正站好,敬了標准的軍禮.

"我聽這邊這麼熱鬧,就來看看."梁隆看著四人,緩緩說道."沒想到是我的四位編隊長在吵架."

"不是吵架."氣質平和的黑發軍官笑了笑,"只是我們都是愛才之人而已."

梁隆也笑了,目光移向了新兵中的沈征,這讓沈征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也讓其他新兵們眼中的羨慕更濃了.

"你就是沈征?"梁隆問.

"是!"沈征急忙學著軍官們的樣子,敬了個不大標准的軍禮.

梁隆點了點頭:"好好干,未來會是光明的."

"是!"沈征大聲回答.

"你們也別爭了."梁隆看著四大編隊長,"先讓他完成了植蟲再說吧."說著,沖主持植蟲的高級軍醫一點頭.

"沈征,你先來吧."高級軍醫立刻會意.

四大編隊長也住了嘴.

沈征帶著忐忑的心情,慢慢走了過去,坐在了植蟲椅上.控制電腦的軍醫按了幾外鍵,立刻有結實的束縛帶將沈征牢牢地固定在椅上.

"先試一下遠程類的戰斗蟲嗎?"主持的軍醫問梁隆,梁隆點了點頭.

立刻有軍醫過去,從架子上取下一只六角形的盒子,小心地塞入了那像大蛹一樣的儀器里,很快,儀器中的某一部分就將盒中的蟲卵取了出來,並從其中提取了一點點的體液,混合了一些透明的液體後,順著那透明的管子,一直輸送到新換上的注射針內.

"植蟲之前,先要辨別被植蟲者,是否適應這種蟲."一位軍醫在沈征面前解釋著,樣子很友善.這並非因他看沈征特別順眼,而是知道這位天才前途不可限量.

沈征點頭.

軍醫拿起注射針,輕輕地刺入了沈征的左手腕中.沈征沒感覺到什麼痛苦.

另一邊,一位軍醫盯著電腦的幻光屏緊張地調整著數值,從梁隆到四位編隊長,也都盯著那個幻光屏.

"不行,不匹配."半晌後,那位緊張的軍醫搖了搖頭."他的各項數值顯示,他無法與遠程類戰斗蟲相匹配."

"不匹配?"眾人都有些吃驚,而沈征則緊張起來.

"這麼看,他應該是近戰的超級猛士了."梁隆眼中滿是期待,示意軍醫換另一種類型的戰斗蟲.

方才的蟲卵盒被取了出來,另一個裝著近戰蟲蟲卵的盒子被塞了進去.蟲卵中的一點體液被提取出來,與透明液體混合後輸送到注射針上,注入沈征手腕.

軍醫再次緊張地盯緊了幻光屏.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