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擊殺獅鷲獸
()"大概還有兩個多小時就天黑了,我們等到天黑後就去會會那只獅鷲."齊東說道.

納比斯點頭稱是,他也認為天黑後去擊殺獅鷲獸最為合適.

獅鷲獸能在三千二百米處的高空清楚的看清一匹馬,視力極好.但它們卻沒有夜視能力,在夜晚,它們只能聚集微弱的光線看清周遭百米內的范圍.

納比斯作為巫妖,自然擁有夜視能力.齊東的夜視能力雖然不如納比斯,但別忘了他還有jing神力掃描這個技能.夜晚擊殺獅鷲獸是最好的選擇.

終于,天完全黑了下來.

"我們走."

納比斯把它的骷髏兵全部收回了個人空間,隨著他實力的提高,他的個人空間能容納的骷髏也越來越多.他沒有收起憎惡,讓憎惡跟在兩人旁邊.

"獅鷲距離這里多遠."

"不算遠,大概有五,六公里的路程.因為它在這附近的關系,很多異族不敢過來.如果沒有獅鷲的存在,這附近的異族還會更多."

一人類,一巫妖,一憎惡,十里路的路程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幾分鍾就到了.

這是一個距離泉城很近的小鎮.

"主人,他就在這座小鎮中最高的那棟樓上."

兩人走進小鎮,納比斯指著不遠處的一棟十八層高樓對齊東說道.

"十八層樓?"

齊東眉頭一皺,如果上去在樓頂戰斗的話,明顯對他們不利.借著自己強化過的視力,他勉強看到了上面有一個黑影.黑夜中,他的視力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沒關系,主人,不必上去.只要它覺察到我們的到來,就會主動飛下來攻擊我們.這座小鎮,已經被它當成自己的領地.任何進入小鎮的人或者異獸,都會受到它的攻擊."

"這樣就好,如果在高樓頂部戰斗,對我們實在不利."

"憎惡,你喊一聲,吸引它下來.聲音別太大,別引來其它可怕的東西,能讓獅鷲獸聽到就行."

現在憎惡的智力差不多有七歲小孩的水平,能理解納比斯的吩咐.

"嗚……"

獅鷲聽到樓下傳來的聲音,全身一緊,緊盯樓下.

"啁……啁……"

獅鷲發出尖銳的叫聲,隨後身子一撲,猛地朝下面齊東等人的位置飛去.這個距離它看不清地面,但根據聲音,它知道來犯者的位置.

即便它重傷掉階,也不允許它眼中的低級生命侵犯它的尊嚴.它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在它眼中,這個世界的生物都是低級生物.它在這個世界碰到過幾只比它厲害的生物,但如果它沒受傷,那幾只生物完全不會是他的對手.

"來了!"

隨著獅鷲的接近,齊東也看清了獅鷲的面貌.它擁有獅子般的後半身,鷹一般的頭和前肢.頭部和前肢覆蓋著棕紅se的羽毛.體長大概三米左右,雙翼展開,翼展差不多八米.它紅寶石般的眼睛中散發出冷厲的紅光.

齊東和憎惡面對獅鷲,納比斯躲到了不遠處的一棟居民樓中,巫妖不擅近戰,以他現在的體質,隨便被獅鷲撞上一下,恐怕就直接散架了.

"去!"齊東手中出現一把劍,"疾風劍",低級裝備,得自于魔法文明遺跡.他的手一甩,疾風劍向上飛了出去.

"嗖!"jing神念力控制著疾風劍,劍越飛越快,直刺向獅鷲獸!

以齊東現在的jing神力控制的低級武器,只要對方不是黑鐵九階中防禦力頂尖的異族或異獸,正面擊中的話,絕對會受傷不輕.獅鷲獸本就就帶傷,防禦力也不算出眾.齊東有自信,只要擊中,絕對能重創它.

獅鷲全力向下飛,齊東控制的疾風劍向上飛,兩者速度都很快.

"很好,它躲不開!"

直到疾風劍飛到自己身前七,八十米處,獅鷲才看到.躲不開,它迅速判斷出來.它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但卻並不慌亂.

它大嘴一張,"歐",發出一聲鷹嘯.

它鷹喙的前方,竟然突然出現了一塊小型的隕石,直徑約一米.隕石出現後,以極快的速度砸了下去,目標正是齊東的疾風劍.

"轟!"

隕石,疾風劍,猛烈撞擊到一起,發出震天的撞擊聲和強大的沖擊波.

獅鷲離爆炸點太近,被爆炸形成的沖擊波給震飛了出去.地下的齊東和憎惡也被沖地退後了幾步.

"不好,沒想到它還有這個技能!浪費了最好的機會!"

齊東一驚,看向不遠處的獅鷲.此時獅鷲已經緩了過來,剛才的沖擊對它造成的影響不大.不過齊東發現它的氣息萎靡了許多,看來以它現在的身體狀態很難再發出剛才那樣的魔法攻擊.

"隕石天降",是它剛才使用的魔法技能的名字.根據獅鷲各自的屬xing不同,它們一出生就會使用幾種特定的魔法.隨著以後的成長,實力越來越強大,它們魔法的威力也會越來越強.如果是白銀級的獅鷲使用"隕石天降"這個技能的話,就不會是僅僅出現一塊直徑一米大小的小隕石,而是會出現數百塊,乃至上千塊大型隕石.

恐怖,相當恐怖!

獅鷲獸冷厲的目光緊盯著齊東,它知道,就是這個在他眼里十分弱小的人類,剛才差點要了自己的命.若不是自己反應快,現在已經被那把劍給穿透了!

"呼……"獅鷲雙翅一震,又飛了過來.它的動作相比起剛才慢了許多,剛才沖擊得太猛,差點喪命,這次它學聰明了.

齊東顧不得心疼剛才損失的疾風劍,又拿出一把大斧,用jing神念力控制著朝獅鷲迎了上去.

但是,獅鷲本身動作就極快,再加上已經早有准備,躲開了這次攻擊.

"糟糕,來不及攻擊了."

獅鷲躲過齊東的攻擊,一個振翅,就來到了齊東面前.它恨極眼前這個人類.

"砰!"一聲巨響!

關鍵時刻,齊東身旁的憎惡及時沖出,同獅鷲獸撞在一起.

"嗚!"猛烈撞擊後,憎惡雙手緊抓住獅鷲的兩只翅膀,同獅鷲滾在了一起.翻滾了兩圈後,憎惡竟然把獅鷲給壓在了身下,暫時占據了上風.

即便受了重傷,實力退步,獅鷲的綜合實力也要勝過憎惡.但綜合實力強,不代表獅鷲的肉搏能力就高.獅鷲的實力主要體現在它的飛行能力和魔法上.特別是剛才使用了一記"隕石天降",引發它的傷勢,體質更弱,現在的它竟然被憎惡給暫時壓制住了!

獅鷲眼中閃過一絲凶光,鷹喙一張,喙前魔力聚集,是"隕石天降",它又要使用這個技能!使用完這個技能,它的舊傷會更重,實力或許連黑鐵九階都難以維持.但驕傲如它,天空中的王者,怎能被這麼一只丑陋的生物給壓在身下.拼著再次降階的危險,它也要擊殺這只丑陋的生物!

可惜,就在它的魔法要完成的一瞬間,一把血se長刀飛了過來,直刺向它的後半身!

噗嗤!

血se長刀全部刺入獅鷲的後半身.

"歐……"獅鷲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全身劇烈翻騰,連壓在它身上的憎惡都給掀了下去.

是齊東!剛才他見憎惡暫時壓制住獅鷲,來不及換武器,就用jing神念力控制自己的血刃飛了過去,刺向憎惡身下的獅鷲露出來的半邊身體.他本想控制血刃斬擊獅鷲的頭部,一擊擊殺.但獅鷲的頭部被憎惡擋住大半,為避免誤傷,只好控制血刃刺向獅鷲的後半身.

看到獅鷲在地上劇烈翻滾,尚未喪命,齊東又從手中的空間戒指中抽出一把大斧.

"去!"

巨斧飛了過去,如炮彈出膛.

獅鷲疼的還在翻騰,根本無力躲避巨斧,"砰"的一聲,它的頭被巨斧砸了個稀巴爛!

全身抽搐幾下,再也沒了動靜!

"呼……總算死了."齊東長出了口氣.

交戰過程,看似複雜,實際才過了一兩分鍾.這短暫的時間里,齊東jing神高度集中.不過還好,過程很順利.一切都和他事前計劃得差不多.他本來就沒奢望第一次的jing神念力攻擊能殺死獅鷲,雖然獅鷲使用出"隕石天降"這個魔法令他有點意外,但憎惡發揮得很好,成功纏住獅鷲並暫時壓制住它,給了自己殺死獅鷲的機會.

"如果我能同時熟練cao縱多把武器就好了,那樣就不必這麼麻煩,獅鷲根本躲避不開."齊東苦笑了下.

他曾經練習過同時cao縱多把武器進行攻擊.但可惜,他可以同時控制住多件物品浮起來,卻不能控制它們准確攻擊.控制所有的物品同時攻擊,需要一心多用,他現在做不到這一點.每次他練習控制多件武器同時攻擊時,只有一件武器能控制住,其它武器都會四散飛出,有次差點傷到他自己.

還有,jing神念力只能控制沒有生命的死物,有生命的他完全控制不了.

"太好了,主人!成功了!"

納比斯看到獅鷲已死,興奮地跑了過來.顧不上和齊東多說什麼,他就跑到獅鷲的身邊研究起來.甚至他連憎惡身上,被獅鷲獸挖出的幾個大血洞也顧不上查看.

齊東搖搖頭,走上前去,把插入獅鷲身體中的血刃拔了出來.然後就坐到一旁休息.

"咦,主人,這只獅鷲體內有青銅卡片!"

"青銅卡片!"齊東雙眼一亮,他手中的最強武器"血刃"就是開青銅卡片開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