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48 鳳之召喚

夏季的天黑的很晚,但夕陽已經徹底落山,黑沉沉的天空如同嗜睡的老人,成片的暗云浮動著微微的轟隆,似乎將有一場大的雷雨到來。

綠葉城的中心廣場上人聲鼎沸,正是玩家們進入游戲的最高潮時間。

從廣場向東五十米,是一坐塔型的建築物,這是一些大的團隊在城鎮中租界的聚會地點。

這坐塔型建築的頂樓,一個一臉激憤的小盜賊,和一個滿臉陽光燦爛的小法師,正面對著一個神色飄逸的男子。

這個男子穿著一件普通的暗色質地法術長袍,衣料普通的甚至連光芒都沒有,而他的手中,則握著一根黑呦呦的木頭,如果讓任何一個法術系新人玩家看到,恐怕都會很熟悉的說出四個字:新人法杖。

這身裝束如果拉到廣場上去,一定會被其他玩家當成是剛剛從新人村里傳送過來的鄉巴佬。

但對面的小盜賊和法師,等級顯然也在35以上,他們面對這個男子的時候,卻一副尊敬無比甚至有點崇拜的表情,而如果被小刀看到這個男子,一定會恨得咬牙切齒,這個男子,竟然就是和小刀有著極大過節的召喚師職業里排行第一的鳳之召喚!

片刻,鳳之召喚忽然微微一笑,用一種帶有悅耳的磁性的聲音說著:“你們確定他有那麼厲害?”“鳳公子,我們拍的DEMO您也看到了…………”盜賊立刻興奮無比的回答著,看他的表情,就好象這個鳳公子簡直比《光明》主神還要牛逼一樣。

“公子,那伙瘋狂團的流氓里有一個人我也認識,通過我和他的接觸。可以推算出那個牧師一下微光至少能夠加成300+的HP!這說明他身上肯定有特殊地物品!”法師神色沉著的說著,滿臉幸福的表情比小孩見到了滿屋子的糖果還可愛。

“好的。你們辛苦了。”鳳之召喚的語氣依然沒有什麼變化,平淡的好象白水一樣,但這句稱贊的話聽到盜賊和法師的耳朵里,就仿佛吃到了蜜糖一樣,頓時眉開眼笑起來。

“那,鳳哥,我們走了!”兩個家伙對著鳳之召喚微微一躬身,而鳳之召喚則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兩個人便從房間地出口走了出去。房間里,僅留下一身普通衣著的鳳之召喚。在對著塔下忙碌的人流思索著什麼。

時間是那樣的平淡,靜靜得仿佛掌心的漏沙,又好象河流中的水漓,匆匆而過,良久,鳳之召喚忽然歎了一口氣。

他打開自己的好友面板,一個黃色的人名浮現出來,四個熟悉的字眼:半只西瓜。

“西瓜,在嗎?”鳳之召喚啟動了自己的超白金通道,用語音直接和半只西瓜對起話來。

片刻後。半只西瓜地聲音傳了過來:“在,什麼事?動物園的?”

鳳之召喚搖著頭微微一笑:“認識那個風野吧?我記得你說過認識一個高等級的男牧師。”

“認識,你們地那個什麼夏公子。不是在通緝他麼?”半只西瓜沒好氣的說著。

鳳之召喚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仿佛能體會到半只西瓜在說這句話時的不滿情緒,美女可愛的表情也仿佛在一瞬間浮現在他的面前,有些無奈地頓了一會,他才繼續回複著。

“夏地事是他的事,我提這個風野。是為了另一件。”

“什麼事。說。”

“我想你幫我聯系他一下。”

“聯系?你想什麼壞主意?”

“………”鳳之召喚被半只西瓜一直不怎麼友好的語氣噎了一下,頓了頓才繼續說著:“我想和他打一場,如果我贏。就幫他擺平夏通緝他地事。如果他贏,那麼就要給我十大不可能任務地道具。”即使是被半只西瓜一直很惡劣的語氣對待著。鳳之召喚仍然耐著性子,盡量讓自己地信息顯得謙卑和彬彬有禮。

“狗屁!”半只西瓜幾乎是立刻恢複了一句粗話,很快,又添上了一句:“你就是豬八戒做夢娶媳婦-----盡想好事!人家一個牧師,憑什麼和你全服第一召喚師打?再說了,你們通緝他也好幾天了,不也連人家的毛也沒碰到麼,現在怕丟人了,就想讓別人送上門來,順便還送你們件十大不可能任務的道具?”

半只西瓜機關槍似的一段話,頓時讓鳳之召喚尷尬不已。

停頓了好一會,半只西瓜的話又傳了過來:“沒事我就關通信了,一下還要和阡陌他們去做任務呢!”

鳳之召喚一陣苦笑,自從自己加入了夏公子的黑羽團,這個半只西瓜就從沒對自己用好氣說過話。

無奈的捏著自己的人中,鳳之召喚繼續懇求起來:“這樣好嗎,你通知風野,就說條件由他開,只要和我單挑一場,他的賭注不變,而我的賭注,他想要什麼,隨他開口!”

半只西瓜似乎猶豫了一會,過了半晌也沒有開口,而是回複了一條信息:“我試試,如果他同意,我就通知你,不過你們黑羽團的人也太不要臉了,人家一個牧師和你這個動物園的打架,不是擺明了要欺負人家嘛!”

影舞有點胖,在葉楓看來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實,但是聽到她的耳朵里,卻簡直比砍了她一刀還要刺激人。

葉楓的手指觸到影舞的酥胸,一陣觸電的感覺讓她幾乎昏過去,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在游戲里被葉楓就這麼糟蹋了,影舞的表情簡直就象被天雷雷到一樣。

而葉楓卻只感覺到溫軟滑膩的手感傳來,讓他不由得用力捏了一下,這一下嬌軟的感覺,使影舞雪白的胸在葉楓的手指下微微變形,輕微的疼感讓本來已經幾乎懵掉的影舞頓時清醒過來,影舞已經不哭了,如果她能夠克服毒性直接站起來,相信葉楓一定會被切成幾十段,但好在這只是她心中所想,並不能實現。

葉楓皺了皺眉頭,忽然用兩只手抓著影舞的兩只乳峰向上翻動,在影舞看來,這個LM顯然是在侮辱自己,但葉楓卻只是翻看著上面是否有傷口一樣的痕跡,同時還有點奇怪,這個人的胸部怎麼和自己不太一樣?

失去記憶後的葉楓,自然從未見過女人的身體,只是苦了對葉楓一無所知的女法師。

葉楓懵懵的,把影舞的袍子更加往下扯了扯,長袍的領口已經下滑到了她的腰間。

平滑的腹部和彈性的腰肢,一覽無余的暴露在葉楓面前,而腰肢以下,似乎有一抹淡淡的烏黑,也即將滑到長袍的上方。

影舞的心跳立即急促了起來,這個風野,他,他如果敢到那一步,就算拼了命也不能讓他得逞,看了看召喚天雷的選項,影舞的心情緊張到了極點。

果然,白皙滑膩的纖腰上一處刺眼的鮮紅顯露出來,這正是被蜘蛛王的毒液所侵蝕到的地方,一枚細小的蜘蛛針刺,正紮在冰一樣潔淨的肌膚上,而它的麻痹作用,讓影舞顯然已經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葉楓用手指觸摸了一下傷口,這一下,影舞感覺到了疼痛,緊皺著眉頭咬著牙冷哼了一聲。

“疼嗎?”葉楓把目光移向了影舞的眼睛,他的目光空虛而冰冷,仿佛來自另一空間的死神。

這聲音讓影舞微微一怔,想不到這個LM竟然也會關心別人的疼痛,但當她看到葉楓的眼神時,這種想法立即被推翻了,這個人的眼神,為什麼這麼無情?不,不僅是無情,而應該是空虛和空洞,仿佛在昭示著這對眼眸的主人,是那樣的孤獨和寂寥。

一瞬間,忽然有一種憐憫對方的情緒,竟然在影舞的腦海里浮現出來,任何人,如果看到葉楓的眼神,恐怕都會產生這種難以名狀的感覺。

葉楓用指尖輕輕拈著針刺的頂端,忽然用力一扯,只一下,細小的針刺便被拔了出來,而影舞則發出疼痛的悶哼聲,細微的汗珠在她皎好的面容上沁了出來。

葉薇妮並沒有錯過眼前的景象。

微微把臉扭到一邊,但還是忍不住微閉著雙眼,用余光觀察著葉楓的動作,看到影舞羞憤欲死的表情和赤裸著的完美胴體,內心卻湧出一股酸酸的味道。

她的眼睫一直在輕微的顫抖,昭示著內心的複雜情緒,或許因為這一會的冷落,讓她感到一抹淡淡的失落感。

葉楓忽然取出數種材料和藥劑瓶,在影舞的面前配置起藥水來,很快,一瓶難聞的藥水被葉楓捏著影舞的鼻子灌了下去,一分鍾後,藥水的效果大概就會發揮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