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41 風雨摧殘的百合花

“你怎麼什麼都不會?”

葉楓的一句話幾乎把影舞氣得吐出血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沒職業道德的牧師,牧師不就應該加持狀態,補充治療麼,可眼前的這個家伙,非但讓他加個狀態難得要死,治療更是沒給自己丟過,甚至還閑得沒事對著BOSS砸痛不欲生!

如果你砸得血多也就算了,但偏偏就砸出了可憐的3點,而現在竟然還興師問罪似的,好象舊社會的周扒皮罵高玉寶你怎麼這麼懶!一樣怪自己什麼都不會!

影舞咬了咬嘴唇,忍住了怒氣。

“你會什麼?”

影舞看了看葉楓的裝備,雖然有好幾件看起來很特殊,但幾乎全部都閃著暗色的光芒,論檔次絕對比不上自己一身A+的裝備,而牧師,更是弱勢職業,眼前的這個小牧除了一件袍子分不清級別,其他的裝備絕對都是低級的貨色,就憑他,也能指責自己什麼都不會?

的確,《光明》中的大多數法師都會學習護盾,烈火注重反彈,而大地護盾則注重防守的厚度。

但影舞卻一樣都沒有學。

不學護盾的法師只有兩種:第一,菜鳥;第二,變態。

影舞顯然屬于變態,而她變態的理由,則是右手的那枚戒指------嗜殺之戒!

注:嗜殺之戒,需要等級1,法力+5,知識+5,抗冰凍10,抗石化10,近身物理攻擊傷害減30,魔法攻擊傷害-20。法力攻擊上限+10。

這個戒指是葉薇妮送給她的,而她,如同交換信物似的,同樣送給了葉薇妮一個淡藍色的戒指。

影舞擁有十三個技能,而十三個技能,無一例外的全部是攻擊和持續傷害的技能,自身的加持、狀態魔法。只學了一個。

平時總是和葉薇妮在一起的她,從未擔憂過狀態地問題,但象今天這樣持續長時間的戰斗,還是第一次遇到,兩人的解毒藥水全部用盡的情況。也是第一次出現。

葉楓用行動回答了影舞的問題,一蓬碧綠的水霧優雅的劃著弧線,以最完美地角度把女法包裹在內,如同在婀娜的女體外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輕紗

影舞絕對稱得上美人,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膚。帶有些栗色地雙眼靈動而婉轉,只是微有些薄的唇,透著一絲嚴厲和不該屬于女生的英氣。但正是這一點,使她整個人顯得英姿颯爽,別有一番風味。

可惜這一切在葉楓的眼中,就如同秋天的滿地落葉,存在,但和自己無關。

葉楓輕輕地搖了搖頭,對因為連續使用了幾次對MP消耗大的法術而感到有些不舍,但這個動作看在影舞眼里。卻變成了嘲笑------我會什麼?我就會個盾,可是你卻不會。

或許在影舞看來,這個風野顯然是在針對自己,因此嬌豔的嘴唇咬得更加用力了,幾乎滲出了淡淡地蒼白色。

但此時在葉楓的眼中。影舞的一切動作都完全無視了,他看到的。只有變了戰斗方式向三人靠近的風之蛛王。

風之蛛王在距離三人不到十米的位置忽然停下,發出一陣輕微的咝咝聲,這一個動作讓三人的臉色同時一沉------召喚下屬!《光明》中大多數BOSS都會使用地惡心招式。

果然,很快一群怪物領主從空間中憑空出現在三人的面前,而葉薇妮微微皺了皺眉頭,強忍著疼痛向右邊的角落指了指。

那是整個祭壇中最好的位置,一個可攻可防的角落,如果風之蛛王使用近程攻擊,那麼頂多能夠攻擊到站在最外圍地兩人,如果運氣好的話,甚至只能攻擊到一個人。

葉楓看了看葉薇妮還在流血地腿,輕歎了口氣。

“微光複蘇。”

葉楓對葉薇妮又釋放了一次魔法,很快將因為流血而又失去了不少生命值的她治療痊愈,但隨即,她的生命又開始流失,顯然,被蛛王嘶咬到的傷口不是簡單的治療術就可以完全治愈的。葉楓皺了皺眉,忽然沒有任何先兆的抓起葉薇妮的手臂,輕輕的把她攬到了一邊,自己則站到影舞的身後。

影舞微微一怔,在葉楓碰到葉薇妮的瞬間,她皺起了眉頭,如果葉楓看到她的表情,相信一定能夠體會到她的怒火。

但當看到葉楓不過是躲在了自己的身後,影舞克制的咬了咬唇,這還是她第一次和牧師一起做戰,雖然聽說過一個隊伍總是把虛弱的牧師放在最後,但對葉楓這個大男人把兩個女人放到前面仍然感到不滿,更何況葉薇妮還受了傷。

“你這人好差勁!”影舞是那種心直口快的女人,心里想著什麼就說什麼,同時狠狠的瞪了葉楓一眼,但隨即蛛王又投擲了一次閃電,影舞無奈的只好在前方召喚了一次冰牆來抵擋著。

葉楓卻忽然從行囊中取出一條絲巾,皺著眉頭遞給了葉薇妮,葉薇妮微微一怔,似乎對葉楓的這個動作感到十分意外,看她的表情,就好象看到了萬年的冰川忽然融化一樣。而葉楓則同時又從行囊中取出了數樣素材。

配藥,在戰斗中配藥,葉楓並不是第一次。

30級時,因為疏忽而被十多只巨石怪堵在了一個小小的狹窄洞穴里,而恰好身上的回程卷和藥水也消耗殆盡,無奈的葉楓在小小的洞穴里現場配置了幾瓶體力藥水,這才解除了困徑。

這一次,配藥卻是為了止住葉薇妮的傷。

妖靈海的海水,七彩湖水,當然還有剛剛采自殺意之森的龍草以及其他一些材料。

影舞在自己的面前又布上了一道冰牆,借著冰的遲緩作用,減慢了小怪的攻擊頻率,這樣,可以暫時不管它們而專心對付

瞥了一眼葉楓,她張了張嘴想要葉楓給自己加一個治療,但輕啟著櫻唇,卻還是忍住了,隨即從行囊中取出一瓶抗性+7的體力藥水飲了下去。

葉楓在專心的煉制藥品,每一個細節,都刻意追求著完美,在他看來,做任何事情,都要盡可能的做到最優秀,這對某些人來說,是一種固執的思維。

葉薇妮只是靜靜的注視著葉楓,但美目中卻包含著一種特別的感情,有幽怨,有深情,有複雜的柔情,卻也包含著一抹淡淡的仇恨。

時間很快過去,幾秒後,葉楓的掌心多出一瓶金色的藥水,龍之心。

遞給葉薇妮後,葉楓又恢複了那種呆滯,方才的那種專注的穩重和沉靜,仿佛被雨水沖刷過的頹廢的街道,又恢複了它的陳舊和空虛。

葉薇妮側過臉,只是輕輕的說著謝謝,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是否能讓其他人聽見,但她的手指卻因為用力而有些蒼白,一抹激動和悲傷,在中和後慢慢融化,轉變成一絲緊蹙著眉的微笑,他以前何曾這樣關心過自己?

不,他並不是在愛關心自己,他只是在做他認為應該完成的事,一直是這樣,以前是,現在也是。

如果不是這樣,自己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麼?自己會背叛他麼?

葉薇妮看了看正專心向著風之蛛王對放風刃魔法的影舞,不由得搖了搖頭,寂寞的身影一瞬間顯得是那樣的虛弱無助,蒼白而絕美的面容,如同一朵經過風雨摧殘的百合花,嬌豔,卻柔弱憔悴。

已經不能回頭了。

祭壇中,一道冰毯在地面上快速的凍結。

“冰凌小徑!”

葉楓走過去,站到了葉薇妮身前,隨手甩出一個魔法,和影舞的魔法殺傷相比,葉楓的冰毯顯然微不足道,但殺傷的頻率上卻有過之而不無不及,不時得讓數只怪物為之一定。

“光明之焰!”

緊接著,葉楓又砸出一團光云,整齊的落在外圍的怪物身上,把已經被影舞殺傷的怪物群中剩余血量較少的小怪刷死數只,如果只是影舞一個人來攻擊,那麼她肯定要使出一個強力的范圍的魔法,消耗的MP自然也會很多,但葉楓一個光明之焰,卻顯然省掉了影舞的不少魔法。但一切還不過是個開始。

計算著場景中剩余怪物的生命值,葉楓輕呼一口氣,都是些血量剩余較多的怪物,是時候使用強力的攻擊技能了。

一個光球隨手揮出。

“微光炸彈。”

白熾的光團在怪物群中停頓,然後瞬間爆炸,如同利劍似的光芒噴湧而出,頓時幾個數百的數字在三人面前顯現,將場景中剩余血量都很高的怪物炸的四分五裂。

真是一次窩囊的封推,起點的抽風真是太YD了。

兄弟姐妹們,砸點推薦票來補償一下小白受風雨摧殘過的心靈吧!

除了哀傷,只剩下幽怨了………

黑夜中,只有我柔弱無助的窈窕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