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27 牲口快跑

中的戰況激烈淨化,而葉楓,則靜靜的站在倉庫中,欄內的每一個卷軸。

魔法藤蔓,葉楓看到這個卷軸時,微微停頓了一會,把它取了出來。

這正是我需要的,葉楓輕出一口氣,心情有些沉郁,但眉間的彎痕卻舒展開來,他轉過身,大步向倉庫外走去。

遠處的街角,小刀冷靜而躍動的操作著,每一次箭擊,都早在數秒前便開始算計,每一次殺傷,都幾乎完成到了最大極限的完美。

———啪!

一聲脆響,伴隨著難聽的慘叫,又一個戰士被小刀的一次箭擊放倒,而牲口哥一方,竟然只剩下了四個能夠戰斗的玩家。

葉楓在數十米外沉靜的看著小刀的戰斗,雖然並非同一職業,但對任何一場戰斗來說,都絕對有可以讓人吸收經驗的地方。

弓手,葉楓平靜的看著小刀的移動方式,每一個玩家,都會有自己所不覺察的頻率,比如,在一次進攻後,會移動幾步然後再開始下一次進攻,而這種頻率,是極其寶貴而不自覺的,如果在PK過程中,你抓住了對方的頻率,那麼將絕對會占到極大的便宜。

葉楓拈著法杖,不自覺的對著小刀模擬著自己的攻擊,如果是自己,那麼雖然或許不能殺掉他,但絕對可以讓這個弓手吃到大虧。

忽然,葉楓皺起眉頭。

數分鍾前還不可一世的瘋狂團的團員們,竟然開始了集體的逃跑,特別是他們地頭目牲口哥,抗著大斧頭便向複活點移動。即使是挑戰模式下,進入了複活點,也算是徹底安全,即使某些特殊的卷軸,也完全傷害不到他。

小刀一陣心急,連忙射出數支箭支,但卻都被牲口哥揮著斧頭一一擋掉,唯一一支沒被掃落的箭。也只不過給牲口刮掉了不到50點HP。戰斧的防禦,自然是沒得說的。

十米,八米,六米………

牲口離複活點的距離越來越近。有些複活點內的玩家看不慣他平時的所作所為,有點想要出來擋下道地意思,但卻又遲疑著不敢太過明顯。就在這猶豫之間,眼看牲口便要進入複活點!

忽然,葉楓從沉靜瞬間轉變為如絲地閃電!只一刹那,他的身形變銳利的仿佛劃開湖水的一道光線,朦朧而有一縷半透明地質感。

“漂浮之羽!”葉楓換上了漂浮之戒,依靠著空氣的力量,甚至在前進中略帶有一抹殘相,雖然遠不能和當初使用高級神諭卷軸時的那種景象相媲美,但這種和風追求速度地快感,卻絕對可以讓任何一個玩家沉迷其中。

“快看。那個牧師又回來了!”街道上一個看熱鬧的巫師推了推快要掉下來的帽子,楞楞的指著葉楓對同伴說道。

“媽的,怎麼這麼快?而且跑起來還有殘影的。這是什麼效果?好象盜賊跑起來才有殘影吧?”他的同伴,一個盜賊迷惑的撓著頭。有些眼紅的看著葉楓前進的效果。

“戳人,這是漂浮術地效果!”旁邊的一個法師模樣的玩家驕傲地哼了一聲,然後說著。

“日的,我們見識少還不行嗎?”巫師嘟囓了一句,給了法師一拳,把法師打得直嗆,但法師卻還不老實,又硬是吭了一聲罵了一句戳人。

這個小小地插曲對于正處于激烈戰斗的小刀來說,甚至還比不上牲口哥身上的一枚戒指值得惦記,已經殺了接近十人,但卻全部是遠距離滅殺,所爆出的裝備也統統沒有機會拾取,這最後一個對方的頭目,絕不能再放過了。

小刀開始試圖堵截牲口哥的逃跑路線,六米,對一個短跑健將來說簡直太短了,但對于一個速度出了名慢的戰斧,則是一段漫長的距離。

“老大,快點啊!”

喊話的竟然是那個胖子鑒定師怪獸,胖子眼神很不錯,早在兩個法師掛掉的那會,幾下觀察就對戰場形勢有了一個不錯的認識,于是提前便偷偷摸摸的跑到複活點附近埋伏了起來,形勢剛趕逆轉,這家伙就躲進了複活點,唯一值得稱道的是,這個胖子多少還記得自己有個老大,在看到老大逃跑速度太慢的時候,還能夠關心一下。

———唰!

一道箭痕如同刷過長空的星痕,忽然疾馳而來,恰巧截到牲口哥和複活點之間的一段距離,帶著漫漫的綠色痕跡,把周圍的空氣

出被顏料沖塗後的水色,而偏偏這一箭的速度又慢得在空中穿行了接近一秒之久,遲遲沒有落地或者滑行而去,就仿佛擋在人面前的一把利刃,讓牲口哥不得不停了下腳步。

“去死吧!”小刀隨即一箭直射,看起來完全是普通的攻擊。

———倏!

只一下,金屬摩擦肉靡的惡心聲音讓周圍的玩家們都嚇了一跳,甚至其中還間雜著骨頭被劃裂開的聲音。

啊的一聲慘叫,牲口哥撲通倒在地上,這一箭釘在他的右腿上,但很不幸,他還沒死。

不過牲口哥現在倒甯願自己死了,這一箭看似普通,卻和其他弓手的攻擊不同的是,箭支竟然沒有在系統規定時間後自動刷新,而是繼續停在了體內,一種說不出的刺感從傷口直傳出來,說是中毒,但又完全不像,那種刺入心肺的難受感覺,簡直讓他死得心都有了。

“媽呀,疼死我了!”牲口哥一邊疼得直吼,一邊還不忘繼續向複活點逃跑,顧不上仍在持續下降的血槽,腳步踉踉蹌蹌的,半天也沒挪動出一米遠。

小刀毫不讓步,一個疾沖上去,又是一箭命中,削去了近150點的生命

但牲口這厮還不放棄,自然如果放棄的話,就真不知道會被小刀整得多慘了,拖著條半瘸的傷腿繼續著逃跑大業,眼看著距離複活點只有不到兩米了。

“老大,快點啊!”複活點內的胖子也是干著急,複活點不允許肢體的任何接觸,雖然很想拉老大一把,但是胖子又害怕跑出去會被小刀干死,只好眼睜睜的在那叫。

“快個毛啊!疼死了!”牲口哥雖然疼得哭爹喊娘,但是卻也帶著一絲喜悅,複活點,親人啊,離你越來越近了,只要讓俺進了複活點,那一切就都好辦了!看著還剩余一小絲的血槽,牲口哥一陣心驚,灌著藥水一邊想著,這是什麼技能,竟然還有持續傷血的效果,***如果不是戰斧的皮厚,恐怕這會已經掛掉了。

“老大,他又來了,注意後面啊!”

“*你媽的小刀,你個垃圾***”

“*你

怪獸和其他複活點里的敗類們干著急卻沒有辦法,一個個只能猴急的或喊或罵,但這絲毫妨礙不到小刀對他們老大的追殺。

———嘩!

小刀的箭速沒得說,只看到一抹光線,箭尖就又一次貼到了牲口哥的腿邊,下一秒,挨了這下的牲口肯定就會壽終正寢。

牲口一陣欲哭無淚,但也絲毫沒有辦法,只好哀號著直叫,拖著他那條瘸腿身形搖晃的往前跑,複活點,複活點,只要跑進了複活點,他娘的就又是老子的天下了,到時候罵死你個垃圾弓手!老子人多打不過你,罵還罵不過你嗎?

複活點里的玩家們更是一個比一個急,十個人里有十個期望著這家伙就那麼掛在外面,有幾個玩家甚至動起了跑出去擋道的念頭,只不過想起來瘋狂團最近無恥而瘋狂的行徑,才克制住這種念頭。

眼看著箭尖便要和僅剩一絲血的牲口來一次更加親密的接觸,複活點里的大多數玩家都激動和興奮起來,嗎的,PK用卷軸不說,而且還是十幾口子打人家一個,這樣的劇情,拍成DEMO播起來惡揚善的標准樣板,如果主犯最終竟然逃脫了死亡的懲罰,那簡直就太遺憾了。

———撲!

牲口哥感到大腿又一陣刺痛,只見血槽中的鮮紅正淅瀝嘩啦的往下降,這個小刀,實在是狠毒,竟然使用慢慢刮血的技能箭,持續的痛感後還是逃脫不了死亡,想到這里,牲口哥恨的牙直癢癢。

但,一瞬間,一道光柱忽然映照在牲口哥的身上,一股清新的力量把這家伙粗壯難看的身子就那麼包著,讓小刀和複活點的眾多玩家都一陣驚訝。

———竟然有人給敗類加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