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19 挑逗心跳的加血

究還是小雪月痕站到了前面。

最讓她感到無語的是,在進入通道的時候,作為隊長的她,在和NP對話後竟然還替葉楓也支付了500金幣,想不到這個家伙連500金幣也不肯付,真是小氣!

不過從葉楓的臉上,根本讀不到任何端倪,而且即使在心里,葉楓也沒在意過這些東西,如果知道隊長會把隊員的錢一起支付,雖然不至于替小雪月痕分攤,但葉楓至少也會支持AA制。

對于葉楓來說,誰站前面顯然都可以。

最初決定自己站在前面,無非是為了釋放微光炸彈的時候可以方便觀察包圍自己的怪物的生命值,而且一開始的葉楓,也對小雪月痕的技術並不放心。

不過在考慮到自己的低防禦和生命,以及裝備的耐久問題後,葉楓還是搖了搖頭,因此即使小雪月痕沒有提出自己站前面頂怪,葉楓也會要求人家那麼做的。

這一切,小雪月痕自然不清楚,加上之前葉楓一直冷酷的表現,在她的心里,葉楓已經成為了一個只顧自己利益的自私的家伙。

但是一進入通道,小雪月痕就沒有時間想這些事情了,漫布通道內部的怪物群,如同螞蟻般湧來,而且,這螞蟻還都是巨大無比的。

唰的一聲,不到三秒,距離入口最近的一只小蝙蝠就撲了過來,張著鋒利的獠牙直向小雪月痕的脖子嘶咬過來。

小雪月痕一滯,想要往後面躲閃,卻忘記了葉楓正在自己的身後,一下兩人撞在了一起。眼看小蝙蝠血紅地利口就要咬上小雪月痕雪白的肌膚。忽然,小雪月痕感到胸口一緊,一只手掌已經摸上了自己豐滿挺聳的雪峰,然後一股大力傳來,只一下,自己的身子就被扯向了一邊。

“坐標錯了!”

葉楓有些惱火,飛快的輸入文字,同時向小蝙蝠砸出一個痛。但小蝙蝠硬挨了一下魔法後。還是一口嘶咬咬在了葉楓的手臂上。

小雪月痕面色一紅,本來還有些不忿葉楓的動作,但趕快查看了一下視窗界面里的坐標信息後,發現自己果然走錯了位置。不由得有些羞慚,就在剛剛,在通道地外面。這個風野還特地給自己強調了好幾遍,但沒有想到里面地怪物這麼多,一時走神竟然還是走錯了坐標。

“痛不欲生!”

看著沖過來的怪物雜亂無章,而小蝙蝠僅有一只貼在前面,葉楓深吸了口氣,必須盡快吸引幾只小蝙蝠,否則如果沖來的怪物都是石怪和黑暗地精,那麼殺傷力恐怕就不是兩人能夠補充上來的了。

一下痛砸到了一只黑暗地精地腿上,然後它前進的腳步一頓,隨即被身後的小蝙蝠超過。

“跟我一樣。用痛來把地精和石怪拖住。”

聽到葉楓地命令,小雪月痕也開始照做,但一下痛之後。卻並沒有阻住怪物的腳步,反而讓一只石怪爆怒起來。

時間。很顯然,打擊的時間不正確,而方位也大有問題。

這就好象用鞭子抽一個人,如果是劈頭蓋臉、在他想要前進的時候打,那麼他恐怕只會後退;而如果是追在他的身後打他的屁股,那麼恐怕任何人也會沒命的向前跑。

葉楓皺了皺眉頭,或許是自己的不對,能夠用痛來打斷怪物的動作,並不是每個牧師都行的。有地人,總是對別人寬松,而對自己嚴格,在一個團隊中的其他成員出現問題時,他們往往想到的不是怎麼追究責任,而是把錯誤歸咎于自己不應該把任務地重擔加在那個人身上。這種人顯然就是指葉楓,而略一停頓,葉楓再次攬住了小雪月痕,只不過這一次,卻是把她推向了自己身後。

前面的位置,還是需要自己來站。

“微光炸彈!”

位置一變換,葉楓就干脆直接釋放出最強力地魔法,小蝙蝠的HP值並不短,一次打擊不足以使他們致命,而只需要它們幫助自己擋著後面的怪物,沒有必要特別強調滿血。

光球被葉楓擲向怪物群的後端,這樣,爆裂後會吸引它們向後移動,而不是向前,對減少傷害和牽制是有極大好處的。

“痛不欲生!”

一次強力魔法後,葉楓緊接的,便是痛,再次阻住一只石怪想要前沖的念頭。

回複術!”

小雪月痕緊抿著唇,有些緊張的對葉楓釋放著治療,自己好丟人,根本幫不上什麼忙,一抹粉紅的羞慚把她嬌人的面孔映的更加光潔,只可惜這抹容顏,卻根本不會被正專心面對著怪物的葉楓看到。

葉楓根本沒有時間考慮任何其他事情。

一邊要關注自己身上增益魔法的時效,同時還要控制沖過來的怪物的隊型,注意自己生命的同時,還要記得觀察裝備的耐久度,而對時間的控制、魔力的補充、魔法組合的安排,全部都要在大腦里過上一遍才敢謹慎的使出。

這種壓力,只有對一個長時間習慣緊張的玩家,才能夠更加有效的刺激他發揮自己的潛力,而這一切,顯然對一個長期獨行的玩家,更為有利。

一陣涼風吹過,一只石怪還是沖到了最前面,與兩只小蝙蝠一起,打擊著葉楓,葉楓微皺著眉頭,這次的操作,並不成功。

———砰!

石怪轟然的一擊打在葉楓的身上,葉楓胸口一悶,雖然沒有疼痛的感覺,但伴隨著腳底的一陣刺痛,黑暗地刺也在同時發難,葉楓的生命瞬間便降低了

咬了咬牙,葉楓快速的思考,是否治療的念頭在葉楓的腦海停留了一瞬間。

還剩余不足500生命,如果那個女牧師在自己背後給自己來上一下,死亡就可以把自己拽入深淵了,這個念頭讓葉楓一陣苦笑,第一次,自己竟然把生命交到了別人手上。

葉楓微微一笑,揚起法杖,但出手的,卻是標准的光明之焰。

———嘩!

一蓬光云之下,五只小蝙蝠同時被攻擊到,而同一時間,小雪月痕的神之射線也釋放出來,兩道光芒的剝奪下,頓時有兩只小蝙蝠徹底失去了生命。

同時攻擊葉楓的,還有五只小蝙蝠和一只石怪,而能夠攻擊小雪月痕的,則只有一只黑暗地精。葉楓深吸一口氣,如果自己死掉,除了有可能爆出幾件裝備外,對小雪月痕,不會有任何好處,或許,自己長時期的獨行,真的使自己無法再相信任何人了。

———撲!

一次猛烈的攻擊,五只小蝙蝠的攻擊頻率完全一樣,在同一刻或用魔法攻擊,或用魔法嘶咬,都擊中了正在發動魔法的葉楓。

葉楓正准備釋放的微光複蘇,在關鍵時刻竟然被打斷了!

而在魔法攻擊後,他的生命,也僅存不到

只需要一次黑暗地刺的攻擊,加上石怪的揮打,葉楓的血槽,就將再見不到一絲鮮紅。

意外的危急,讓葉楓的心跳瞬間加速,而一抹驚疑也泛上心頭———小雪月痕,這個女牧,並沒有給自己加血!

每個牧師都有自己的加血習慣,有的人,看不得隊友的生命不滿,而有的人,則總是習慣在對方的生命到達一定的下限時才給予加血,葉楓,則僅有過一次為別人正面治療的經驗。

但最讓人感到恐怖的,還是那種總是在隊友生死一線時,才用挑逗對方心跳的方式,釋放一次兩次的治療,葉楓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希望,這個小雪月痕,不是最後一種。

但下一刻,葉楓面臨著兩個簡單的選擇。第一,立即對自己釋放微光複蘇,可是卻會喪失一次攻擊的大好時機,而同時,補充起來的HP,也會在石怪即將到來的下次攻擊中消耗完畢,換句話說,如果現在選擇治療,則只能是拖延一下時間。第二,如果釋放痛不欲生,那麼將會打斷石怪的進攻,但那樣的話補血的任務就只能交給小人魚瑪姆和身後的女牧師,相較之下,小人魚那點杯水車薪的治療,只能是點綴而已,關鍵,還要看身後的女牧!如果她願意救治自己,那麼將是最好的結局,而如果她不救治自己,繼續攻擊就會斷送自己的生命!

葉楓略一思考,一個魔法釋放了出來。

“微光複蘇!”

+

葉楓選擇了治療,而不是進攻。

安全,才是第一位的,無論何時,都不能把生命交到別人手上,一瞬間,葉楓仿佛領悟一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