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06 雙面薇妮

付鬼混之球,獲得職業技能提升的機會。

葉楓搖搖頭,用十大不可能任務的任務道具,來換取一次技能升級的機會?系統難道把玩家都當成了傻瓜,難道以為玩家都不知道在戰斗來練習技能?

但,在仔細的閱讀了下面的注釋後,所帶來的感覺,不再是不屑和輕視。

“所謂的職業技能提升,是指精修一個法術,將這個法術進行改進,該法術不包括禁咒魔法。”

一絲失望感從心底傳來,當看到法術改進的文字時,葉楓頓時浮現出以後改進禁咒的念頭,但,仿佛NPC事先已經料定了會有人要求改進禁咒,尚未提出要求,便已經回絕了底線。

普通的技能提升後會有多大的威力,葉楓並不能保證,但鬼混之球,卻是實實在在的任務道具。

或許它的數量並不只一個,再以後,也許還能在浩瀚的光明世界中,找尋到另外一個兩個,但,如果找尋不到呢?

葉楓歎了口氣,陷入到沉思中去。

這是葉楓第一次感到無法決斷,一邊是提升技能的誘惑,而另一邊,則是最高級的任務的指引。

“微光照耀!”

良久,葉楓忽然在空間中釋放出一道光柱,帶著淡淡的香馥,乳白色的光柱顯得聖潔無比。

“提升微光照耀!”

一次魔法釋放後,葉楓做出了選擇,道具,便是用來使用的。而技能,則會伴隨自己一生。剛才,或許是他最後一次釋放這種魔法了。

———叮!

“您的技能已經提升,您遺忘了微光照耀,您獲得新技能‘微光照耀•改’。”

清脆的叮當響聲後,系統提示如期而至。

葉楓地目光掃向整齊的技能欄,原本排在第十三位的這個技能,被下移到了最後一位。看到那排既陌生又熟悉的數字。葉楓的目光忽然明亮起來。

藍色!

藍色的技能!

只有任務或者書冊學習的技能,才會顯示成藍色,這意味著,自己再次空出了一個技能欄。自己可以再學習一個新的技能!

一陣興奮從心底湧出,這個鬼混之球,付出地值!

忽然。葉楓從行囊中取出了最早地那本古文書。

“失落的古文書!”

急忙翻開書頁,第一頁,在原本一直顯露著坐標的那一頁,變成了一片空白。

“果然如此。”

葉楓長出一口氣,第一個鬼混之球自此消失,而第二個,還尚未出現。

一個人連續兩次獲得高級神諭卷軸的幾率有多高?

葉楓地答案是100%,|>

而一個人連續兩次獲得鬼混之球的幾率有多高?

葉楓淡然的笑了笑,搖著頭,天知道!

看了看朦朧地天頂。一大塊黑壓壓的岩壁遮蔽住整個上方,葉楓忽然記起這里是地下城,在地面上習慣于通過天色來推斷自己還剩余多少在線時間的方法。在這里並不適用。他看了看時間界面,七月十六日凌晨三點二十二分。

或許又是做藥的時間。翻動了一下自己的行囊,無論是體力藥水,還是魔力藥水,都幾乎消耗殆盡,剩余的幾瓶藥水大多是狀態藥水和輔助藥水,稍微計算了一下將要花費的大概時間,葉楓走進了神殿旁邊的旅館。

一進入旅館,葉楓便取出了一大堆制藥的藥品、材料和瓶瓶罐罐,檢查了一下生產疲勞度,便進入了論壇中高級煉藥師們經常聚集的那個小***。

這是一個類似論壇分區一樣地***,但卻有著高級認證的功能,其中的會員,在整個《光明》,也不過數十人而已。

但,這數十人,全部都是煉藥地狂熱者,其中一個叫烏龜源的家伙,曾經一度被認為是上古時期一個劣等民族地後裔,但後來,被逼急的烏龜源終于亮出了他的真實姓名———王老虎,這以後,大家才對他使用了正常的眼光而不再歧視。

葉楓開始隨便翻起***中的最近幾篇日志。

第一篇,赫然就是烏龜源的大作:如果給我一噸血之淚!

文章的立意顯然就圍繞著如果自己獲得了一噸血之淚,那麼自己會怎麼怎麼樣的揮霍它們,用它們來研究探討無數的新配方,烏龜源還特別意淫了一種YD的藥品名———三植花玫瑰,據說這種藥品可以提升男玩家對女玩家的魔法攻擊殺傷!

看到這篇文章,即使一貫沉靜的葉楓,也忍不住想起烏龜源那一臉落腮胡子的熊樣,三植花玫瑰?虧這個家伙想得出這麼惡心的名字,男玩家對女玩家的魔法殺傷?也只有這種猥瑣的家伙

出來。

不過,葉楓卻真的決定,在自己揮霍那大片的血之淚時,一定要拍成DEMO,

第二篇,是一個新進入***的玩家所發送的。

從名字上看,這個玩家似乎是個女人,雙面薇妮,但,葉楓在看到這個名字的候,卻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葉楓本想直接關閉這條日志,但略微一瞥,日志的標題卻吸引了他。

昨天是誰煉制出的‘麻痹的猛毒’?

這一標題頓時讓葉楓感到迷惑,自己所研制的猛毒,還從未在任何人面前使用,更不曾提起過,但現在竟然已有其他人知曉?

點選著雙面薇妮的個人資料,但一切卻都是神秘的未知,葉楓沉靜了數秒,開始把日志的全文也仔細閱讀起來。

‘煉制出‘麻痹的猛毒’的朋友,應該是這個最有名的***里的一位吧,能否出售一批貨物給我?我會給出高價,另外,如果有其他珍稀藥品,也請聯系我。’

葉楓繼續把全文看完,也絲毫搜索不出其他的情報,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有人知道了麻痹的猛毒的存在。

葉楓蹙著眉頭,難道是系統的提示?

葉楓忽然打開自己的好友欄。

三個人,破天荒的,竟然有三個人同時在線。而烏龜源,這個猥瑣的家伙,也恰好來臨。

葉楓發送出一條短信,收信人,正是經常自稱《光明》第一煉藥師的龜源。

“麻痹的猛毒是你煉的?”葉楓試探的問著。

不一會兒,龜源的回信便來了:“不是,我只是給出了配方,怎麼,風野你想煉那玩意?搞到獨眼怪的汁液了?送我點!拿來!順便給我的新藥做個廣告!”

葉楓思索了一會:“如果有人煉出這種藥品,是不是會有系統提示?”

龜源似乎僅對獨眼怪的汁液有興趣:“不會,怎麼可能會,這種藥品雖然逆天,但畢竟不是S級的玩意,只不過在超白金玩家的購買目錄中,系統會自動刷新出來,然後超白金玩家就會知道,世界上又多了一種牛叉的藥品了!———快點,給我點汁液,有個大美女富婆正高價收呢,讓俺賺上一筆,家里老婆孩子一大堆呢!”

葉楓輕出一口氣,原來又是該死的系統提示。

但,似乎一條新的賺錢道路又產生在面前,相比以往辛苦的做出數十瓶體力、魔力藥水,來換取幾萬個金幣,如果出售特殊效果的珍稀藥水,恐怕要比普通活賺得多的多。

或許可以和那個雙面薇妮,聯系一下。

——————————————————

地面上,冰雪的牢城。

一個小隊經過長途跋涉和艱苦的戰斗,終于磨到了大廳二層。

小隊由四個玩家組成,盜賊,巫師,戰斧,和一個衣著性感的隱藏職業———暗影女法。

走在前面探路的盜賊,正縮頭縮腦的埋怨著天氣的惡劣,忽然,他發出驚訝的叫聲。

“怎麼了?”女法師似乎是隊伍的頭目,皺了皺秀美的眉頭,輕聲問道。

“洞!大………洞!”盜賊正站在一個巨大的地穴前,一直抬著頭亂瞥的他,在昏暗的光線下,幾乎沒有發現地穴的存在,差點一腳踩了進去。

女法師和戰斧、巫師,這時也圍了上來。

巨大的洞穴深邃看不到底,仿佛隨時准備著吞噬掉好奇的人類。

“怪不得那個牧師不見了,肯定是下去了!”巫師摸著自己的下巴,肯定的說著。

“放屁!這洞要是跳下去,那還不死人!”戰斧粗聲大罵。

“還好我感覺不對,不然就掉下去了!”盜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驚嚇中恢複過來。

三個活寶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討論。

良久,女法師忽然搖了搖頭,似乎在做著什麼計算,而結果,卻不怎麼滿意。

忽然,她眨動著風情萬種的雙眸,一瞬間,她的腦海中浮現出冰牢入口處的那塊石碑———神之守護!巨大的利益誘惑下,似乎做出了決定。

“你們三個回城,我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