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04 為君多采擷

片淡淡的嫩綠,齊著足踝的青草柔軟而整齊,散發著氣,在淡黃色和淺粉色的點綴中,一朵朵不知名的野花在草原上含羞斂放,各種奇異的鳴蟲們,在夜色下,愉悅而偷偷摸摸的唱著自己的歌曲,不遠處一條汨汨的河流,架設著巨大而古樸的水車,水流聲混著水車轉動的輕響,微明的月光下,映照出一首靜謐的夜光曲。

水車平原,眾多的玩家在采集著各種或普通或珍貴的材料,也有些低級的玩家,則在和各種傻傻的怪物進行著較量,即使是戰斗,卻沒有一絲殺戮的氣息和暴力的味道,低級別的玩家和造型簡單的低級怪物,只讓人感覺到憨憨的可愛。

水車平原並不是練級的好去處,這里是低級玩家和生產系玩家的天堂,或許上百人中,也很難在這里遇到一個高級別的玩家。

一叢低矮的小樹旁,一抹嬌纖的身影,正采擷著小樹上的嫩芽,白晢粉膩的手指纖長而柔滑,如玉一般躍動著瑩澤的光芒,輕拈著嫩綠的樹葉,在月光下更顯得皎潔無暇,她的身姿高挑窈窕,卻又婀娜姽婳,于幽靜兮,婆娑乎人間。

不盈一握的柳腰上系著一條白色的絲巾,配著同樣銀白色的羊皮小甲,把豐滿的胸臀映襯得更加挺聳緊俏卻又不顯輕佻,如霧般飄逸的秀發,既嫵媚動人,又端莊溫雅,嫻靜而朦朧,深邃的如同最幽暗的夜,輕掃在曲線柔和的雙肩上。凝膩地素手,帶著一對碧綠色玉鐲。把細膩的雙手襯托的更加嬌嫩柔嫵,綠色的玉鐲卻閃耀著乳白色的光芒,只要是識貨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對手鐲的價值。修長而渾圓筆直的雙腿被琉璃地絲襪裹束,既朦朧又浮凸,凝脂白玉一般在夜色下顯露出完美地輪廓曲線,豐潤秀麗的玉足被一雙粉色的靴子包揉,柔軟的粉色羊皮擬出清新地褶皺。竟然是劍士50級才能使用的雪透之靴。

不少從女劍士身邊經過的玩家。都不禁將目光在她身上停留數秒,有豔羨,有癡迷,有純粹地欣賞。也有赤裸裸的欲望,但,當玩家們把目光移動到她腰間那把細碎的暗紅色長劍時。都不約而同的流露吃驚和恐懼的目光。

紅葉劍!

據說只要割傷敵人,就能將對方的防禦減低為零的變態武器!而且,據說被它割傷的玩家,甚至會在死亡後的數小時內,也仍然帶著劇烈的痛感!

這種武器,曾被評價為《光明》中最狠毒最險虐地武器之一!

每一個剛剛還對女劍士有著一點點非份之想的玩家,都收斂起自己的詭念,這個女人,絕不是自己惹得起地。

但女劍士,卻對周圍的一切。沒有任何一絲在意地感覺。

她只是專心的采摘著樹葉的嫩芽,從其中挑選出最好的成色,然後一片片。撫平,分開。丟進行囊中的一只小盒子里。

冰霜之盒,可降低任何材料腐敗的速度,最高可將成色降低速度維持至每20天降低1點。

這絕對是任何一個生產系的玩家都夢寐以求的道具,其稀有程度和昂貴的價值,自然也讓人望而卻步。

女劍士只是淡淡的采摘樹葉,仿佛機械一般,把它們收集起來,但她的神色,卻伴隨著每一片樹芽的收集,而泛起一抹幽怨和哀傷的情緒。

為君多采擷,留給自己的,只有憂傷。

誰能知道她的哀傷?誰能知道她的悔恨,但苦苦找尋的人,在匆匆一別後,卻又了無蹤跡,即使再次面對,他又會原諒自己?

女劍士的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苦笑,融化了草原上每株植株的搖動。

如果讓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她的表情,恐怕都會為之傷心失落。

良久,一條樹枝上的嫩芽被采集已盡,女劍士慢慢轉過身來。

這是一幅怎樣動人的容顏?

或許沒有著如豆蔻年華的少女的可愛,但卻依舊漾著純潔無暇的新鮮嬌豔,那種成熟而冰冷的媚惑,帶著一抹生澀和清新,絕對比任何一個少女,都更加引人注目。不畫而黛的修眉染著最純淨的黑和最優雅的曲線,氤氳的秋眸被卷曲的長睫所籠,挺秀的瑤鼻精致如玉,不點而朱的唇如菱角般美好,水潤而甜蜜。被幾咎柔軟的長發貼拭著的雪白面頰,皮膚嬌嫩的吹彈可破,著淡淡的水色,細長的脖頸優雅的可以讓所有人都為之著迷。

但使人憐愛的,卻是她眸間那抹淡淡的哀傷,是哪個該死的人,讓如此美人傷心難過?

——————————————————————

一陣地底的旋風吹過,把岩石的碎渣拍打到干燥的石壁上,發出沙沙的聲音,好象大樹的枝葉產生摩擦似的。

葉楓揚著法杖,緩慢而有節奏的使用著微光照明。

+1,+1,+1………

少得可憐的經驗,在一次次釋放成功後,把藍色的技能經驗條,慢慢充盈。

終于,地穴的盡頭,一聲悅耳的提示,和從拐角出微微出的刺眼光亮,同時刺激著葉楓的感官。

“您的微光照明術已升級,目前等級6!”

葉楓呼出一口氣,最難以練習的技能,在不斷的演練下,終于也要邁入七階的質變境界了。

———滴答!滴答!

一陣水珠敲打岩石的聲音,有節奏的以一種讓人心安的頻率傳來。

葉楓停下腳步,謹慎的召喚出小精靈墨芬妮,一個成熟的玩家,絕不會親自面對危險,更不會在沒有試探的情況下,就貿然出擊,一次,兩次。或許幸運會挽救沖動,但,幸運絕不會決定一個玩家的前途和命運

墨芬妮以最快的速度帶來葉楓所急需的信息。

在她一陣游弋後,所帶來地地圖資料上,數十個暗藍色的光點,清晰的屹立在應該在數里之外的地方。

葉楓一陣微微的放松,暗藍色,NPC的顏色!在數里之外。有著數量眾多的NPC!

或許。地下城真的就在附近!

逐漸加快腳步,同時謹慎地提防著可能產生地突變,葉楓穿過最後一斷甬道,刺眼的光芒立即劍一般沖來。

“您進入了地下城范圍。身為人類玩家,請對您將面臨的一切情況小心應對。”

葉楓微笑,地下城。《光明》中一直如同傳說般的存在,據說城中有著最可怕地怪物和最豐厚的寶藏,甚至連上古已經消失的巨龍,也棲息于這種地方,自己,一個50級地牧師,有能力獲得什麼樣

地面一陣斑駁的耀影,葉楓的目光游離,一抹驚訝的神色浮現出來。

“血之淚!”

而且,是成片的血之淚!

鮮紅的植株形成海浪般的起伏。從岩壁上的石鍾乳落下的滴滴水珠,擊打在地面上發出方才地滴答聲,那水珠。竟然是完全的鮮紅色。

———這次行程,絕沒有白費!

葉楓抑制住內心的激動。一蓬暴雨似地冰凌從手中釋放出來,將成片的血之淚所在地面,完全包裹住,攻擊地魔法下,沒有見到任何生物存在的影子。

雖然只是二階的材料,但其功效和稀少程度,卻在《光明》中絕對可以和眾多的六、七階物品所媲美,在《光明》煉藥師的那個小***里,眾多的藥劑實驗和配方,都因為缺少這種稀缺的材料,而被迫停止或放棄。

但誰能想到,這地下城中,寶貴的藥材,竟然如同野草一樣瘋長,而且,其材質,必定比地面上的同類,更加優秀而豐富。

———采集!

看著自己僅僅三級的采集技能等級,葉楓不禁舒了一口氣,一抹僥幸的微笑流露出來。

藥劑師,這一生活職業的采集技能,目前來說最高只能練到四級!因此,大多數藥劑師,並不學習采集的技能。

但,也並不排除一些以節省為最大習慣的家伙,會學習采集、挖礦、收割等等等等的繁雜的技能的家伙。

葉楓,恰恰就是最節省的一員,試想,一個連哪怕一丁點MP都要控制使用的家伙,就不能單單用技術流來形容他的吝嗇了。

而現在,面對一大片寶貴的血之淚,三級的采集技能,已經足夠。

葉楓可以想象到接下來的幾天,自己將會如何奢侈的應用這種地面上最稀罕的材料,來進行實驗、配置,或許,更多的希奇藥方,將在下面的幾天里,在《光明》中誕生出來。

拍成DEMO,一DEMO,然後,發送到論壇上的煉藥師們經常去的那個小***里,讓那幫同行們痛心捶肺!

葉楓少有的流露出欣喜的神色,朋友,這種東西或許自己沒有,但,有時候某些志同道合的人,卻能夠闡述出某種更加特殊的友情。

采集,默默的采集,地下的深岩邊,一個辛勤的身影,在不斷的重複著最枯燥最單調的動作。

直到數十分鍾,一陣疲勞的感覺襲來。

葉楓舒展著彎曲良久的腰身,試圖尋找一塊休憩之處,他向山麓間的深處走去,一個拐彎,卻看到了眼前的一塊石碑。

“誅殺魔王者,將獲得神之守護。”

和冰牢入口的語氣、文字完全相同。

魔王?

葉楓搖了搖頭,可以獎勵給玩家神之守護來刺激他們獵殺的魔王,這種等級的怪物,在經曆過數小時戰斗的牧師來說,已經沒有了初次提及時的激動和興奮。

僅僅是一個惡魔的沼靈,就讓自己花盡了力氣,更高等級的怪物,以自己的等級50級,不過是體驗更多的虐待罷了!

自己的等級太低了!

一個50級的牧師,算得了什麼?

葉楓微微舒展著身體,開始向山麓的頂端攀登,寂靜的山脈,完全閃耀著地下城所應有的景象,昏暗的光芒,褐黃色的岩石壁壘,璀璨而神秘的微光生物,從山麓的頂端,向下俯視而去,一坐碩大而威嚴的城堡,顯現在第一個初臨此地的人類面前。

這是怎樣動人的風光?葉楓激動的捏緊法杖,這里,將是見證我成為真正的強者的地方。

地圖上,山下的城堡中一個個暗藍色的NPC,的來臨,他們,或許會給予葉楓神秘而有趣的任務。

葉楓調整著呼吸,他看到了不遠處的一片平原,地圖上,眾多的紅色光點,在那里蜂擁般的移動,那是經驗眾多的生物們。

地下城的格局,清晰而條理,比起地面上喧囂的城市,這里或許更加適合自己。

葉楓享受著山顛上涼風的吹拂,把潔白的牧師袍蓬得高高鼓起,猶如上古神話中優雅的神靈。

或許,又是練級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