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101 粉色的花蕊

流氓!”

小雪月痕雪白的臉蛋被葉楓的一句話氣得通紅,一時間千百種念頭湧上心頭,捏緊法杖想要釋放著魔法技能,但1秒的硬直時間竟仿佛走不過去一樣,身體仍然僵硬得仿佛灌滿了鉛水。

葉楓搖搖頭,一道痛不欲生捏准時間砸了出去。

———啪!

這個痛很精准的砸在惡魔戰士的手臂上,一下強烈的沖擊,惡魔戰士投擲的動作也被牽制了不少,雖然並未能打斷其攻擊的動作,但也的確使攻擊延後。

這一下,小雪月痕忽然明白了葉楓的目的。

卸下防具,才能夠使惡魔戰士給自己造成最大的傷害,而傷害最大,則反彈的效果也最好。

這麼簡單的道理,自己竟然沒能明白過來。

但想到要把長袍脫掉,小雪月痕不由一陣苦笑,為了擴大傷害而除去衣服,如果是男玩家,恐怕肯定會毫不猶豫,但自己作為一個女牧,又怎能這麼做?

葉楓對惡魔戰士攻擊的延遲,為小雪月痕爭取了一次釋放傷害反彈的時機,揮舞著法杖,一個完美的魔力罩籠蓋了她的全身。

-

10%的幾率,在關鍵時刻及時觸發,惡魔戰士對小雪月痕的傷害竟完美的反彈。

“微光照耀!”

隨著技能的奏效,最後的一擊,葉楓的光明魔法,微光的光柱從天而降,巨大的光芒帶著淡淡的香氣,如同揉溺了百合花地花瓣。蜜色中帶著殺戮的氣息。

-

一記微光系的魔法,竟然打出了200+的卓越數字!

雖然並不能看到具體的傷害,但和以往所見到的微光技能質變的外觀,還是讓小雪月痕驚訝的說不出話。

“你們是等級最高地牧師,但你們絕不是最強地牧師,有很多玩家,表面看起來並不怎麼強悍,但實際上。往往都挾藏著幾件秘密武器。”

這一瞬間。小雪月痕忽然浮想起很久之前夜天使曾經對自己和姐姐說過的話,是的,真正強大的玩家,往往都藏著幾件秘密地武器。自己是等級最高的牧師,但至少和眼前的這個男牧相比,自己相差地太多。太多。

這微光,絕不是普通的六級微光。小雪月痕輕抿著下唇,深吸一口氣,這個男人,似乎所使用的技能大多不是六級的技能,無論是讓自己和姐姐勞累半天的聖光蠱惑,還是剛剛釋放的微光照耀,如果認為一味的對他進行模仿就能成功,那麼其結局,恐怕大多是徒勞的。

無數的念頭。在一瞬間仿佛浮現了出來,但其實,卻不過是一個刹那。下一刻,恢複了硬直的她。以最快地速度,一道光線轟然砸出。

“神之射線!”

———唰!

伴隨著濃密的光束,一個-230的傷害出現在她地視窗界面里,不出意外,這一次攻擊後,惡魔戰士所剩余的生命,絕不超過800點。

“傷害反彈!”

一秒後,小雪月痕立即釋放了一個傷害反彈,這是她所剩余地最後的魔法值,除此之外,還僅能再釋放一個最低級的痛不欲生,如果奏效的話,反彈的傷害可以秒殺惡魔戰士,而如果不奏效,那麼還可以在關鍵時刻補上一個痛,總之,這只准BOSS最後經驗的歸屬,還相當難說。

可惜的是,自己並不會冰凌小徑,一直組隊戰斗的牧師,從未考慮過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來爭取經驗,這或許就是自己最大的弱點。

“痛不欲生!”

這是葉楓所選擇的魔法,關鍵時刻,葉楓所使用的,是最能夠信賴的技能。

一道光芒擊中惡魔戰士的手臂,立即打斷他的投擲,唯一可惜的是,葉楓並不會‘憤怒憎恨’的魔法,否則他一定會立即使用,至少絕不能讓惡魔戰士對女牧師身上的魔力盾產生興趣。

“微光照耀!”“痛不欲生!”

幾乎沒有任何間隔,痛的效果剛剛打斷惡魔戰士的投擲,一道殺傷最大的微光已經迎面砸出,而小雪月痕,也在下一瞬間一道痛砸了出來,經驗的搶奪,就在接下的一秒內,將發生分曉。

———轟!

一聲悶響,惡魔戰士忽然後仰,散亂的迷霧升起在他身側,在暴風中顫抖。

———叮!

“您殺死惡魔戰士,您獲4000點

悅耳的系統提示傳來,在惡魔戰士倒下的轟然聲中,數件物品掉落在地的嘩啦聲,顯得如此醒目。

死了!

葉楓輕吸一口氣,開始放松著戰斗而拉緊的細胞。

死了1

小雪月痕一陣失落,終究並沒有搶過對方,而經驗值自然沒有判定給率先動手並削去怪物生命值大半的自己,這一切,或許是因為地面上正逐漸消失的那些冰凌,這個被大多數牧師所忽視的魔法,竟然對于搶奪經驗,有這如此大的幫助。

———叮!

數見物品從惡魔戰士的尸體上爆出,閃耀著不同顏色的光芒,顯示著自身檔次的高低。

———面具!

在惡魔戰士所掉出物品中,竟然有一個淡藍色的面具。

看到這件物品的存在,無論是葉楓還是小雪月痕,都感到一陣驚訝。面具,絕對是《光明》中除去鞋子外,第二稀有的裝備種類,上億玩家,幾乎每個人都有鞋穿,而面具,則幾萬個人也難得有一個人帶著。冰雪的牢城,這種難得一入的地圖,所出的裝備,果然符合

份。

葉楓微微一笑,走過去揀起了這件稀有的東西,隨即,把地面上的金幣和其他幾樣東西也收入行囊。

觸手過去。一抹柔軟的感覺順著指尖傳來。

絲巾?

葉楓把接觸到指尖地物品拿起,順手翻看起來。

粉色的花蕊,需要等級1,敏捷+1,不占用裝備欄。

極其簡單的屬性,不占用裝備欄的特殊說明,意味這是一件裝飾作用大于裝備作用的道具。

的確,色彩斑斕的她。並不顯得喧囂浮華。粉色的底色,仿佛淡雅芬芳地樹影,而其上奇異地花紋,又好象水面上粼粼的波光。如同隱沒在秀發里的花苞一般閃耀和花蕊的光澤,輕微地抖動,整個絲巾又如同一陣迷霧般渺茫搖動。如果用她來紮束著女人柔美的秀發,必定如同最飄逸的瀑布般,惹人迷醉。

《光明》中有著眾多地裝飾物品,而其中,也並不缺乏美麗的讓人沉醉的道具,葉楓曾經送給稻冰冰的蝴蝶之刃,以及眼前的這抹頭巾,自然也屬于這一類別。

葉楓忽然拿起絲巾,遞到小雪月痕的面前。

“漂亮嗎?”

冷淡的文字,從視窗界面里浮出。顏色是葉楓最熟悉和習慣的紫藍,憂郁而拒人與千里之外。但,如果在看到這行文字時。也注視著葉楓的眼睛,那麼這文字。本身的含義,或許就能夠多出一些溫暖地解釋。

葉楓的眼神那樣靈動,和平時的呆滯,完全不同,輕漾著微閃地波光,透明一樣,澄澈,而深邃,如同被陽光所映著的湖面,讓人感覺到他地真誠,溫和,清新,柔煦,無爭,和優雅。

小雪月痕的內心泛起一抹波紋,原以為眼前的這個牧師,不過是個愛好掠奪別人戰利品的家伙,雖然事實也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但他的眼睛,卻那樣使人感到親切。

“嗯,漂亮。”

小雪月痕微抿著唇,輕輕的吐出悅耳的音符,他要送給我嗎?任何一個女孩,在看到葉楓的動作,以及他溫柔的表情,恐怕都會浮現出這個念頭。

“真的?”

她迎來的是葉楓的疑問。

小雪月痕點了點頭,而目光中也流露出一絲迷惑,難道不是送給我的?

果然,下一刻,葉楓竟然在詢問了一個女孩一抹絲巾是否漂亮後,又厚顏無恥的裝了回去。

這一動作幾乎讓小雪月痕楞住,但葉楓竟然做得理直氣壯到了極點。

如果換做是稻冰冰,恐怕此刻已經氣得要哭出來了。

而如果是葉薇妮,則恐怕習以為常,一聲輕歎後流露出哀怨的神色。

但小雪月痕,卻呆了呆,緊接著嘴角微揚,一抹淡淡的苦笑讓人迷醉之極。

“你經常這麼逗女孩子?”

女牧師抓緊著一切時機,打量著葉楓的外貌,他的頭發和寬大的斗篷,遮住了大半個臉,只有在戰斗時,才有機會顯露出全貌。

葉楓有些迷惑的瞥了小雪月痕一眼,表情無辜至極。

“是嗎?不要和我說,你是真的不知道那條絲巾是不是很漂亮。”

如果是任何一個其他男人,那麼他剛才動作無非出與兩個原因:第一,為了使目標生氣;第二,為了挑逗目標。

但任何一個光明玩家都應該記得,光明中,你所能想到的一切可能的原因,最終肯定會很意外的多出一條。

對葉楓來說,他顯然就是那被漏掉的一條———如果說還有一個人真的只是打算確認道具的美麗與否———那麼那個人,肯定是葉楓。

二年前那次沉重的撞擊,帶走的不僅是他的記憶和語言能力。

“你漂亮嗎?”

葉楓的下一個問題,讓小雪月痕簡直摸不著頭腦,但她還是微微點了點頭。

這並不是驕傲,任何一個美麗的女孩對自己的相貌顯然都有自信,而小雪月痕的美麗,更是毋庸質疑。

但讓小雪月痕更加摸不著頭腦的,葉楓竟然皺了皺眉頭,仿佛他心中的判斷標准受到了天大的挑戰。

如果換做一個脾氣急噪的女孩,恐怕這時候一定會罵上一句有病或者變態,然後憤然離去,但小雪月痕,卻再次露出了苦笑,她的笑,柔媚而溫存,可以讓任何人為之心神甯靜。

“算了,可以告訴我,你都學了哪些技能,又都能夠使用哪些技能?”

從上次龍山見到葉楓時起,心中的疑問,終于有了可以解答的一天,小雪月痕生怕過分糾纏與漂亮和不漂亮而錯過這麼好的時機。

自然,這個問題是不會得到答案的。

葉楓忽然轉身,揚起法杖對著後方釋放出一蓬微弱的光芒。

“微光照明術!”

伴隨著光芒的照射,在遠處的平台上,一堆讓人惡心的肉狀物體顯現出來,而它,正是方才散發著麻痹地刺的生物,另人作嘔的綠色皮膚,疙疙瘩瘩的肉瘤布滿全身,不時的有各種黏液從千瘡百孔的體表流溢而出,整個身體,癱軟而蓬亂,散發的氣息,是腐敗而爛的,如果沒有這次微光照明,恐怕任何人都想象不到,這樣一種生物,竟然會存活于這個世上。

惡魔沼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