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卷 092 葉楓的醫生
晨曦朝氣蓬勃,一縷縷清香沁人心脾。

中夏的陽光穿過已經常綠的樹葉,把斑駁的樹枝撫弄成一道道黑色的陰影,在街道上留下一片片流動著的亂疏。

七月份,正是天氣剛熱的日子,城市中,青春的少女,紛紛換上最時尚最清涼的裝備,纖腰美腿,白皙的手臂,挺俏的美肉臀,無不刺激著他人的目光。

穿過街道,人煙逐漸沒有那麼繁密,但景色卻顯得更加甯靜、柔和。

城郊的一處白色二層建築里,和平時嫵媚的披肩發不同,唐清露留著高高挽起的秀發,穿著一件白色大褂,豐滿的酥胸把領口高高撐起,衣襟下一雙著著透明絲襪的美腿伸得筆直,原本冷若冰霜的俏臉也羞得粉紅,一陣輕微而急促的喘息正不易察覺的,從她粉紅色的櫻唇間,慢慢吐露。

而一只不屬于她的手,正伸在她修長的玉腿之間,粗魯的摸索著滑膩而有彈性的肌膚。

“是不是這里嘛,表姐?”小手的主人,沈雅琪正一臉倦樣的皺著鼻翼,可愛的嘴唇微微嘟起,一副不滿意的樣子。

唐清露抿著唇,一排整齊的貝齒將芳唇咬得有些蒼白,嬌嗔得瞪了小表妹一眼,隨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在沈雅琪的小腦袋上敲了一下。

“別亂摸了!針灸哪是你這個樣子認穴的!”

“那怎麼認穴?表姐,你的肉好多啊!”沈雅琪一副神經粗大的模樣,說起話來絲毫沒有顧及唐清露的感受,小手又再次過癮地在唐清露渾圓而修長的大腿上捏了一把。

“掐死你個臭丫頭!”唐清露被沈雅琪說得一陣羞急。伸出一只玉手往沈雅琪可愛的小耳垂上掐去,但又怕太過用力弄痛了小丫頭,終于還是僅僅捏了一捏。

“快點,小丫頭,我的病人要來了。”姐妹倆鬧了一陣,沈雅琪還是一副沒什麼精神的模樣,而唐清露看了看牆上的掛鍾,開始催促起來。

沈雅琪伸了個懶腰。似乎昨晚並沒有睡好。但還是很乖的站起來。

這時,門外卻傳來有節奏的敲門聲,一下輕一下重,每次地間隔甚至都機械地如同秒表般精確。仿佛敲門者正抑制著自己的情緒,如果他並不加以壓抑的話,甚至會產生忽然破門而入的念頭似地。

沈雅琪有些好奇的停下腳步。而唐清露卻仿佛已經習慣了這種敲門聲,而她的表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

“進來。”

門外走進一個穿著和時節不太適宜地長袖襯衫的男子,額前的長發遮蔽住雙眼,只露出微尖的下巴,緊抿的唇和筆直而削挺的鼻梁。

“啊!”沈雅琪差點叫出聲來,趕忙用小手捂住唇,隨即打開隔壁的門,倏得便鑽進了房間。

“是他!進來的人竟然是他!”沈雅琪輕輕拍打著胸脯,一顆心撲通撲通直跳個不停。略微平靜一點點,便趕忙把眼睛貼著門縫,向外面窺視起來。

進來的正是葉楓。

葉楓的穿著很普通。甚至稱得上土氣,使他整個人看起來仿佛是剛剛從鄉下進城地民工一樣。

如果不是輪廓優雅的臉型。恐怕他現在的模樣絕對不可能引起沈雅琪地注意。

唐清露看到葉楓,卻流露出一種怪異的表情。

有同情,有憐憫,卻也有一種溫存和憐愛地情緒。

“昨天怎麼沒來?”

葉楓走到唐清露的辦公桌前,忽然有些局促似的,仿佛一個面對老師的小學生,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忘了。”葉楓抽過一張紙,用筆在紙面上劃著筆畫,留下端正而俊挺的字跡。

看到這個答案,恐怕大多數人都會以為不過是隨口的推托,但唐清露卻輕歎了一口氣,優美的鼻翼微微一顫,甜蜜的香唇間呼出一抹淡淡的微香。

“坐吧,我們來一起想一想你昨天都做了些什麼事好不好?”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實際上,這卻是以往每天兩人必做的功課。

“我吃了一碗面。”葉楓皺著眉頭,冥思苦想,良久才在紙上慢慢的書寫。

唐清露卻十分耐心,微微點了點頭,仍然用十分柔和的語氣,仿佛她面前真的是一個小學生一樣:“吃完面以後呢?”

葉楓緊蹙著眉頭,卻很久也沒有動筆。

“別著急,慢慢想。”唐清露站起來,倒了

,遞了過去。

兩人之間,這種關系一時竟仿佛警察和審問的犯人一樣,但唯一的不同,唐清露是和藹可親的,而葉楓,也是完全沒有抗拒的心理。

沈雅琪一直抿著唇,在隔壁偷偷窺視著這一切的情景。

距離很遠,她並不能聽到表姐和葉楓之間的對話,但忽然之間,葉楓的側影,給了她另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只是無論如何也記不起來。

“吃完以後,我去睡覺。”葉楓忽然一陣明悟的模樣,手速飛快的在白紙上書寫起來,他的表情也在瞬間認真起來,當他認真的時候,他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心跳,在逐漸加速,面色浮現出微微的興奮之情。

“那麼今天早上呢?做了些什麼?”唐清露溫柔的看著眼前的男子,他和一切其他男人都完全不同,沒有一絲任何的侵略之心,沒有一絲任何的占有欲,他是那樣的淡然,仿佛無欲無求,他的眼神,總是那麼的平靜,沒有一絲一縷的惡意,就好象一個完全不懂得俗事的孩子。

人們總是說,嬰孩的眼神,是最美好的,絕沒有任何惡的情緒在內。1 6 K小說網.手機站wap.1 6k.Cn

但,嬰孩的無惡,也同樣無善,他們是好奇的、無知的,面對一切沒有任何判斷的。而眼前的葉楓,卻僅只是慈和的淡然。

他的眼神,澄澈而清淨,沒有任何一種言語能夠形容,只有,也許,傳說中最平和的神靈,或許就是這種眼神。

唐清露忽然有些出神的凝視著葉楓,冥思下的葉楓,所散發的氣質,也完全飄逸出人的神采,和以往不同,今天的葉楓,仿佛完全換了一個人似的,他身上所有的那些可以引起別人憐憫和同情的元素,仿佛都在一瞬間清洗而空,身上土氣的衣衫,也完全被那種優雅的氣質所熔化,這一刻,他就如同天國中的王子,高貴而迷人。

“寫一寫晚上吧,好嗎?”

葉楓忽然第一次在面對唐清露的對話中,采用了詢問的方式發言,而這排淡藍色的字跡,竟也顯得有些激動似的發抖。

“好的,你願意寫什麼都可以。”唐清露依舊是溫柔的眼神,

“吃完面,我去玩了游戲。”葉楓飛快的劃動著筆尖,如同夜里興奮的精靈。

“玩游戲?”唐清露流露出驚訝的表情,數個月來,每一次葉楓來到自己的診所,上百次的對話,卻從未能讓葉楓回憶起自己的以前,甚至連前一天所做過的事,他也會忘個一干二淨,但現在,他竟然說自己在玩游戲!唐清露完全無法想象,一個大腦有著障礙的人,如何在虛擬的世界中游玩。

但隨即,唐清露釋然了。

如果是現實的冒險,在唐清露看來葉楓或許的確無法勝任,但如果只是在虛擬的世界中,他應該不會有危險吧?或許,他只是個純粹的生產系玩家,每天只是平和的不于任何人相爭的從事著生產,過著愜意而悠然的生活。

唐清露看著平和而溫雅的葉楓,想象著葉楓在游戲中做生產時的模樣,一個大腦有障礙的人,應該很困難,卻又十分快樂而容易滿足吧?

“我忽然有一些印象,”葉楓快速的書寫,數個絹雅的文字之後,略一停頓,又繼續寫了下去:“是《光明》!”

唐清露目光中的訝異之色愈發強烈,但臉色也逐漸泛起一抹興奮的潮紅。

葉楓竟然有了起色!這個自己治療了數個月的男子,竟然有了起色!

葉楓並不曾忘記,自己的每一個夜晚。

在虛無的環境下,自己是如何的冷靜,沉穩,如何的睿智而強大,但在每次面對唐清露時,卻不知因何原因,而從未提起過,即使是每到白天,自己也總是一種虛弱而衰靡的狀態,仿佛整個人完全轉換一樣。

但現在,葉楓忽然有了一種迫切的感覺,仿佛每一個細胞都告訴自己,銘記著夜晚的每一抹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