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 049 所謂牧師的真諦




最後一刻,葉楓的手緊緊的抓住冰之淚,采集術的最後一點動作,一絲不漏的全部完成。

聖潔的光芒降下,籠罩著並不算大的范圍,但它的威力,卻是空前的。

冰之淚周圍十數米的范圍,光線強烈的如同正午,人魚女王被聖潔的光所沐浴,發出痛苦的呻吟,澄淨的河水,被波滾著翻動,潑灑的暴雨,也被映出七彩的顏色,大地間,仿佛一切東西,都受到了這光芒的影響。

只有葉楓,和傷痕嚴重的雪芒,光屬性的他們,感受到了舒適的氛圍。

雪芒的傷口開裂著,露出可怕的血紅色的肌肉,人魚女王經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她呻吟著,痛苦的皺著眉頭,十分惋惜的看著冰之淚,但卻無力的順著水流而去,甚至沒有握緊嫩綠色笛子的力氣,玲瓏的笛子,順著河水飄來,被雪芒用牙齒咬住銜了起來。

葉楓喘息著,試圖恢複耗盡的魔法力,但又一瓶魔力藥水飲下,卻絲毫沒有作用。

“帶他進來吧。”一聲蒼老但威嚴的命令,這聲音幾分熟悉,葉楓分辨出,正是方才那聲似是而非的歎息所攜帶的音韻。

雪芒緩緩前行,它的面前如同隧道般,出現一個數米見方的裂口,這個空間,彌漫著聖潔的光芒,在昏暗的無橋之河,正幻化出另人驚訝的景象。

葉楓仍緊握著冰之淚,當他意圖把它收進行囊的空間時,卻感受到手心一團莫名的力量,如同黑洞般的吸力,直向相反的方向拖拽。

葉楓看向老人,老人正用冷酷而無情的眼神直視著自己。

“神之沐浴!”

老人蒼老的聲音訴說著古老的咒語,只是瞬間,如幕的光影直射,葉楓的生命值如同噴湧的鑽井般向上直升,而雪芒,撕裂的傷口也以驚人的速度愈合。

老人有些虛弱,在使用了技能後迎來一陣喘息。

“好快!”葉楓感受到自己手心的冷汗,這個老人的施法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老人的目光暗淡而渾濁,但那種發自內心的威壓感卻真實的如同緊貼著面對他的任何一個人的臉孔。很久了,葉楓不記得是多久,從未有過的緊張感,恐懼、壓抑,竟如同岩漿迸發一樣,從心頭一並湧出。

戒律!

葉楓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戒律屬性竟是如此不堪一擊,對恐懼、吶喊的抵抗竟然如同虛設。

“你是誰?”老人面無表情的問道,葉楓的手指發出輕微的顫抖,卻根本無法將冰之淚放入到行囊中去。

“風野,是個光明牧師。”葉楓緩慢的輸入語言,在老人的逼視下,葉楓幾乎無法抑制出手的沖動,冷靜,要冷靜,葉楓不停的提醒自己,但他的戒律,卻沒有絲毫的抵抗。

“竟有人在我面前自稱光明牧師?”老人發出不屑的嗤笑,他的實力在昭示,這笑聲的主人,絕對有這個資格。

“把冰之淚留下一半。”老人忽然發出虛弱的咳嗽,並劇烈的喘息,但葉楓不敢有絲毫的輕動,剛才的神之沐浴,那種幾乎是瞬發的釋放速度,絕對表示他可以在自己取出回城卷軸前就把威力同樣空前的攻擊魔法砸在自己身上。

“雪芒,把笛子給他。”老人停止了喘息,鷹騭一般的陰森眼神,凝視著葉楓,一切都顯示著他的要求不容拒絕。

A級水平的獨角聖獸,竟然完全服從的把銜著的人魚之笛遞來,嫩綠而光潔的笛身,仿佛嬰孩初生的手指般光滑細致,雪芒喘出的氣息,劃過笛孔,發出詭惑而迷人的動聽微音。

可怕的存在,葉楓忽然冷靜下來,當意識到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後,老人故意施加的那種威壓,對葉楓所產生的效果,反而遠不如方才強烈了。

60級,目前《光明》中等級最高的人,也不過如此,而十個等級60的玩家,也絕不是雪芒的對手。

這個老人竟能把雪芒調教的仿佛馴養的家犬一般,即使他的狀態是如此虛弱,又有誰敢輕視與他?

“我不想要笛子。”葉楓卻忽然輸入了一行細小的文字,變相的拒絕老人的要求。

“你覺得吃虧?”老人不屑的嘲笑,陰沉的目光下,葉楓甚至還不如一只螻蟻,雖然這只螻蟻竟然膽敢拒絕了自己的要求:“你已經得到了最寶貴的東西,即使我直接取走整個的冰之淚,你從我這里得到的,也會使你受用不盡。”

“我得到的?”面對著不屑的眼神,葉楓沒有絲毫憤怒,更沒有自卑的情緒,葉楓只是忽然感覺到一種奇妙的感覺,這種感覺,在現實中,似乎也曾經時常流溢過自己的身體。

是那種控制一切的感覺,控制!

葉楓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但思路卻越來越清晰,我會超越你!不管你是誰,不管你有多強大,將來會持有這種不屑的眼神注視你的,是我!

是的,我已經得到了最寶貴的東西!

經驗!

這個老人所展示的一切,絕對是最寶貴的經驗!

一直的隱忍不發,把虛弱的自己完全隱藏在雪芒身後,即使在雪芒被削弱到極限的時刻,仍然沉靜如山,直到出現絕佳的機會才猛然一擊!

牧師的真諦!

是的,牧師的道路,牧師最重要的真諦!葉楓的心情不可抑制的興奮起來,心跳的速度微微上揚,原本有些蒼白的面色,也浮現出玫瑰般的潮紅,緊抿的唇,散發出激色的氣息,葉楓第一次顯現出略微張揚的情緒,但只讓人覺得飛揚如斯,而沒有一絲絲厭煩。

牧師的真諦,絕不在于治療的強大,也絕不在于加持的強效,更不在于光明魔法的攻擊效果!

這些不過是表象而已!真正強大的牧師,在于他能夠把握最關鍵的一刻!

葉楓看了看逐漸恢複過來的雪芒,略微有些羨慕,但隨即取過嫩綠色的人魚之笛。

看到葉楓的動作,老人的眼神中卻散發出更強烈的嘲弄,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個人的心中,就有一千種不同的理解。

你以為自己真的掌握到牧師的真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