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 046 人魚女王的笛子




雪芒經受片刻的虛弱喘息,卻忽然後蹄一蹬,向人魚女王發出沖刺,舍棄了光明獨角獸強大的魔法攻擊,但威力卻增加的更多。

星之沖刺!

尖銳的額角前竟聚集起一團白芒,如一把鋒利的長槍,宇宙間穿梭的流星般直刺向正在施法的人魚女王,尖銳的白芒和女王舞出的淡紫色雨霧,同時擊打在對方身上。

被削弱後的雪芒,即使防禦力也下降了許多,人魚女王的夢魘之雨竟把雪芒的皮膚也劃出數處傷口,鮮紅的血液順著潔白的身體流淌下來。

人魚女王也並不舒適,雪芒的星之沖刺雖然並未實實在在的擊打到女王的要害,但強大的沖擊仍讓女王的嘴角流出嫣紅的鮮血,映襯著女王嬌豔雪白的冰肌玉膚,如同百合花瓣上柔嫩的甜蜜花蕊,顯得分外媚豔。

“哼!”

葉楓清楚的聽到人魚女王發出清脆的怒哼,這還是葉楓第一次遇到可以發出人類語言的生物。

人魚女王的素手輕揮,身後的剩余的十余只黑暗人魚,竟然向著葉楓的方向游弋而來!

“原來一開始,就被覺察了。”葉楓不再抱有幻想和僥幸的躲藏,徑直從岩石後站起,被雨水打濕的頭發披攏下來,遮蓋住他的眼睛,但卻把臉旁的輪廓映襯得更加鮮明,修長而有力的手指,略顯蒼白的輕捏著冰白色的法杖,在一彈指間,換成了藍色光芒傷害更為強大的庇佑之杖,昏暗的河道之間,一身暗色法袍的牧師,顯得是那樣脆弱,卻又那樣從容。

“光明之焰!”葉楓冷靜的釋放光明之焰,砸向最初游弋到魔法范圍內的人魚,無情的剝奪她們的生命。

八次,由于戰斗中人魚會少量恢複體力,因此七次光明之焰顯然是不能夠滅殺的,葉楓盡量減少著贅余的動作,這一切的景象如果放到其他玩家的眼里,絕對可以算得上一次魔法動作教學課。

葉楓冷靜的站在岩石的一側,這樣,同時能夠進攻自己的,至多只有四到五只人魚,800多的血量,不會被四到五次黑暗急雨秒殺。

與此同時,雪芒和人魚女王的戰斗更加激烈,雪芒不斷通過沖刺來攻擊人魚女王的身體,而人魚女王則是使用著夢魘之雨和雪芒抵抗,時間的流逝,雪芒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而流出的鮮血也逐漸變為暗紫色。

夢魘之雨的毒!

雪芒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但眼神卻越來越堅定,雖然並不能夠了解這種僅生存在天空的聖獸,出于什麼樣的原因,竟會來到陰暗的無橋之河,但顯然兩個強大的生物,絕對都對那顆即將成熟的冰之淚垂涎三尺。

冰之淚。

葉楓靜靜的看著散發著淡淡迷霧的冰樣的晶體,輕輕的默念著誘人的三字,冷靜的釋放魔法,MP3000+,區區幾次光明之焰,還用不到飲用高抗性的超級藥水。

但人魚女王似乎完全識破葉楓的想法,她一邊靈活的在淺水游弋,躲閃著獨角獸的傷害,同時不時連續打出夢魘之雨,一旦雪芒即將放出更強大的攻擊,她便會向深水處游離,不僅擁有讓人癡迷的美貌,她的智慧,同樣也不低劣。

雪芒注意到人魚女王的意向,開始向後退卻,這只A級的聖獸顯然也懂得退卻的妙用,它忍耐著,積蓄著力量,攻擊模式再次從消耗體力較多的沖刺,變回魔法的召喚。

“光明之焰!”

白色的光霧把退後到深水的人魚女王整個籠罩,但人魚女王卻忽然從腰間取出一把嫩綠的輕笛。

人魚之笛!

據說可以召喚人魚的笛子,甚至有傳言,它的價值,絕對超過S級武器的價值!

“———嗚律!”粉潤的唇輕含笛身,有些刺耳,但卻帶著強烈節奏的音符自女王嬌豔的口間發出,誘惑的音色,嫩綠色的笛子仿佛也在她的威嚴下發出顫抖。

———嘩!

一瞬間,原本平靜的水面,竟然再次出現數十個小的旋渦。

召喚!

葉楓握緊了手心的法杖,人魚女王竟然又召喚了數十只黑暗人魚!

“光明之焰!”並沒有震驚于人魚女王的行為,葉楓繼續釋放魔法,但卻明白,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任何可能揀漏的機會,即使不提兩個超水准的強大生物,便是這數十只黑暗人魚,甚至也足以將自己滅殺。

不能死!

我還從未死過,也絕不會死在這里!

《光明》一旦進入戰斗模式,唯一能夠停止下來的方式,只有把對方滅殺!

葉楓冷靜的繼續向地面上偏離河道的一方退卻,手中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延緩,數只當先的黑暗人魚已經游到可以釋放黑暗急雨的范圍,黑色的雨霧在下一瞬間,已經向葉楓打來!

“光明之焰!”葉楓的魔法也同時而至,四次,已經經受過四次打擊的人魚們,只不過流失了一半多一點的體力。

-102!-117!-108!-105!四蓬痛苦的雨霧砸到葉楓身上。

能夠攻擊到葉楓的,只有四只黑暗人魚!

葉楓再次飲下體力藥水,目前葉楓最強有力的回複魔法不過是6級的大回複術,400點HP的補充,在每次流失接近440點傷害的攻擊下,實在不值一提。

葉楓忽然意識到,自己這個牧師,是不是有些偏離了原來的道路?

不,我的治療術已經是最高級的,能夠使用6級大回複術的,也僅有5人而已。下一刻,葉楓推翻了這種想法,但,這個念頭卻仍然在他的心頭留下了痕跡。

只是目前的缺陷,仍舊在于河道的地形和范圍式的攻擊下,根本無法進行有效的躲閃。

“唉………”

這一刻,葉楓忽然仿佛聽到一聲蒼涼的歎息,那聲音恍如天籟,雖蒼涼衰老,卻顯得是那樣的溫和嚴肅,當他仔細尋找聲音的來源時,才從那種奇妙的感覺中脫身而出。

是誰?

葉楓一陣急噪,這種已經許久沒有過的感覺,竟然一瞬間侵襲了葉楓的心房。

亂了?

黑暗人魚再次揚起上肢,黑色的雨霧把葉楓忽然驚醒,他急忙再次釋放著光明之焰。

五次,再有三次,前方的數只人魚將化為飛灰,但之後呢,越來越多的人魚,是自己能夠應付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