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 040 風華絕代的葉薇妮




“———切!”看到葉楓竟然‘裝逼’的學習了複活術,旁邊的玩家都發出一陣不滿的噓聲。

牧師30級就能夠學習的技能,安眠小夜曲,它有著一個通俗的名字———複活術。

很難以想象,一個50級的牧師,竟然到現在才第一次學習複活術,但同時,更難以想象的是,一貫獨行的葉楓,也會學習這個對他看起來絲毫無用的技能。

《光明》並不歧視任何玩家,更不歧視任何職業。

《光明》唯一歧視的只有死人,死人,沒有選擇的權利。複活術更不需要目標的同意,只要目標不立即回到複活點,複活術就可以複活任何目標,在葉楓看來,它的唯一作用,就是害人。

複活術絕對是最難以練習的技能,1級的安眠小夜曲,甚至只恢複死者10點HP,畢竟《光明》里有痛覺的兩件事,其一是打BOSS,其二就是PK,而最痛的,當然就是死亡。

讓一個人不停的死,只為了給牧師練習複活術,相信絕對需要極大的毅力。

目前已知的複活術練到6級的,只有小雪月痕一個………

但是很多玩家在看到葉楓手中41級的庇佑之杖的時候,他們發現這個衣著破破爛爛的家伙,竟然好象不是在‘裝逼’。

葉楓只是淡然的學習技能,然後離開了工會大廳。

綠葉城晨曦的街上,靜謐的風彌漫著微甜的氣息,葉楓打開在線交易平台,把剛才從劍士和聖騎士身上爆出來的裝備放到了平台上。

從劍士能夠看到自己行囊中的裝備,葉楓判定此人身上肯定有極品的東西,但卻只爆出了失落的古文書和那把巨劍,而聖騎士反倒爆出了一個不錯的頭盔。

銀月頭盔,需要等級44,防禦+10,魔法防禦+10,MP回複速度+5%,MP上限+20。

發達了,葉楓微微一笑,如果這是頂輕帽該有多好?

把頭盔擺到了平台上,標出了200W金幣起的價格,如果拍賣成功,2W信用點的回報,至少一年內,葉楓是不會缺錢了。

這些都不重要。葉楓摸了摸行囊里的小喇叭,道具的表面溫溫的有點熱度,仿佛還帶著小丫頭的體溫,葉楓忽然感覺一陣溫暖,不常見的微笑也浮現在葉楓的嘴角。

“退出。”葉楓把道具放回行囊,沉靜的點選了退出選項。

————————————————————

晨光沐浴著整個天心市。

市中心一坐華美的摩天大樓,在朝陽下煥發出新一天的魅力,一輛最新款式的黑色磁懸浮飛車停在大廈的天台上,在天台等候多時的一眾男女帶著豔羨和崇拜的目光注視著從車門下來的女人。

先是一截完美的足尖,銀黃色的細根水晶鞋,足尖的位置露出朦朧的玉趾,粉紅的豆蔻頂端還閃著鮮紅的亮澤,瑩澤的絲襪絕不是熟釹才會選擇的黑色,黑絲是很性感,但那不過是失去最甜蜜的青春後為吸引雄性荷爾蒙而不得不借助的道具,真正充滿年輕氣息的胴體,是不需要借助任何物品的。

繼完美的玉足,是秀麗的足踝,那足踝是那樣勻稱光滑,柔若無骨的竟仿佛筆削一般,白淨的如同象牙的雕塑,聖潔而瑩澤,每一寸肌膚,都冰雪似的高貴,足踝之上的小腿,輪廓完美的讓造物主也為之瘋狂,修長的大腿渾圓而有彈性,在絲襪和裙襯邊相接的地方,露出一截細膩的粉白,一陣輕風撫過,帶起佳人身畔的香氣,那絕不是產自任何一種香水的味道,而是散發自美體內的天然體香。

葉薇妮,25歲,身高1米69,體重42千克,三圍完美的可以讓任何女人自卑,即使是一套淺灰色的職業套裝,也無法使她稍顯哪怕一點點晦暗,反而把她完美的身資映襯的更加風華絕代,她的秀發總是高高挽起,令她的粉頸更顯修長,如天鵝般高貴冷豔。

天心市追求葉薇妮的男人,絕不在兩位數之下,而僅僅這一坐摩天大樓中,愛慕暗戀葉薇妮的男子,也絕對超過百分之八十。

但葉薇妮如天鵝般高貴,如寒雪般冷豔,自身冷若冰霜的氣質不曉得拒絕了多少別的女人眼中的金龜婿。

“總裁,早!”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走到葉薇妮面前,微笑著問好。這個男子看起來十分瀟灑,舉止間不僅合體而又有風度,只是雙眼的目光在掃到葉薇妮V字領的套裝領口時一掠而過一絲貪婪和陰鷙的表情。

“劉副總,你也早。”葉薇妮微微一笑,嘴角漾起的那一抹風華,仿佛給整個天台都帶來了春天一樣的氣氛,就連叫做劉副總的男子,也忍不住在心中直稱贊面前的尤物。

“葉總吃過早餐了沒?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吃個早點?”劉偉注視著葉薇妮水潤的雙眸,心頭湧起一陣原始的欲望,幾乎忍不住想要立刻把佳人按到在胯下蹂躪一番,只不過,這種念頭卻是萬萬不敢表現出來的。

“不了,劉副總,在公司應該以公事為主,雖然現在還沒到上班時間,但請你還是盡量把私事在來公司前就做好。”葉薇妮微微皺了皺眉頭。

半小時後,葉薇妮斟起一杯淡如茉莉而又醇郁如詩的夏多妮白葡萄酒,象一個初涉情海的小女生一樣,枕著制成布偶形狀的枕墊,蜷曲起完美的雙腿,躺在了柔軟的真皮沙發上,兩只除去鞋子的美*替在一起,柔軟的水晶絲襪把秀麗的足趾映襯的嫵媚而細膩,順著修長的雙腿,纖細的柳腰倚在沙發面上,把豐滿的酥胸襯托的更加渾圓,細長的脖頸上羞紅的面頰漾著使人沉醉的微笑,秋水般的雙瞳也如霧般籠起了一層氤氳的氣息。

“是他,我再次見到他了。”

輕呷一口醇酒,微紅著面頰呆呆的笑上幾秒,再輕呷一縷醇酒,然後再繼續那迷人的微笑,葉薇妮竟保持這個姿態幾乎一個上午。

如果讓任何一個她的愛慕者看到心目中的女神現在的模樣,一定會激動到不知所以,甚至有可能因此而興奮過度腦血管爆裂。

但葉薇妮只是淡淡的微笑,不時泛起一絲羞澀的粉紅,直到她的目光定格在桌上的相框。

風華絕代的面頰上立刻露出一絲愁緒,淡掃的蛾眉輕蹙著,先前的愉悅和羞澀立即一掃而空。

“是我對不起他,但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