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 024 稻冰冰財不露白




稻冰冰不是小白,雖然她有時會表現的傻乎乎,雖然小美女有著一對讓人垂涎的豐挺玉乳,但是稻冰冰絕對算得上一個很有眼力勁的女孩子。

這個風野,果然很厲害!

不知不覺中,稻冰冰對葉楓的稱呼,從大色狼、大流氓,逐漸轉變為大變態,終于不自知間還原成為了風野。

“———痛不欲生!”很快一只倒黴的骷髏士兵作為實驗品,幫助葉楓在研究的道路上前進了一步,而葉楓又轉向另一只在不遠處巡邏的家伙。

真正的練級不是這樣的,和平時葉楓的練級方式相比,現在簡直是在休閑了。

但現在的打怪方式,卻絕對是最輕松的,站在高處的岩石頂端,隨意攻擊周圍的怪物,即使每次只能攻擊一只,並且殺的極慢,但這絕對是安全的,並且很愜意。

“———咒縛術!”稻冰冰粉嫩的小手舉起一只不曉得從哪里拿出來的閃著藍光的法杖,很清脆的念動咒語,一團如同旋風似的法術頓時圍住正被葉楓攻擊的骷髏士兵。

-50!

葉楓一怔,很快明白過來,稻冰並竟然是一個巫師。

《光明》中的巫師,絕對是比牧師要吃香的多的職業。會治療,會免疫,甚至連複活也照樣勝任,唯一和牧師區別的是———牧師通過加持增強隊友的防禦、體質,而巫師則通過詛咒,來削弱敵人的實力。

“———削弱術!”小丫頭再次舉起雪白的小手,捏著法杖念動咒語,天知道這小丫頭平時都在干嘛,竟然連最基本的1級技能都沒有練好———連放咒都要用念的,而不是意念。

-60!

這次葉楓一陣驚訝,60點!自己一個普通的痛不欲生,按道理只能殺傷骷髏士兵35點而已,但在小丫頭兩個小小的技能效果之後,竟然增加了幾乎一倍的傷害!

但稻冰冰還沒有完,舉起法杖又是一通咒語:“碎刃術!”

“呼———”這是一個減攻擊的魔法,其實在骷髏士兵根本不可能碰到二人的情況下,這個技能幾乎是浪費的。但施法完畢的小美女仿佛有些勞累,不但輕聲呼出一口如麝似蘭的氣息,甚至還掏出一張漂亮的小手帕擦了擦可愛的小鼻子,然後用兩只靈動的大眼睛直盯著葉楓,仿佛在說,我該做的都做完了,看你的了。

葉楓無語,隨手甩出兩個痛不欲生,失血已經過半的骷髏士兵再次倒在地上。

“繼續。”葉楓又吸引來一只滿血的骷髏士兵,雖然經驗被稻冰冰分去了幾乎40%,但打怪的速度也明顯有所提高,現在竟然說不清楚是誰帶誰練級了,如果早知道巫師的削弱能力這麼強大,葉楓或許就不會選擇純光的牧師。

“———痛不欲生!”一道聖潔的光芒之下,骷髏士兵如往常一樣扣掉了35點HP。

而稻冰冰卻沒有出手,小美女不但不動,竟然在巨岩上找了一塊乾淨的地方,很淑女的半跪坐著冥想起來。

“你………沒魔了?”葉楓試探著詢問,僅僅用了兩個技能,就沒了MP,這也太………

“是!”稻冰冰回答的理直氣壯。

“你們巫師都這樣?”葉楓產生了老大疑惑,雖然剛才稻冰冰簡單的兩個低級技能就讓自己的傷害力相當于提升了一倍,但她的回複速度

………如果每個巫師都是這樣,誰還願意和巫師組隊升級!

“別的巫師沒有我厲害!”稻冰冰一副很認真的樣子,點了點頭:“不過人家只喜歡鑒定。”

葉楓停止了攻擊的動作,快速的輸入文字:“高級的削弱術和咒縛術減多少防禦?”

“和0級一樣!就是耗魔少一點,持續時間久一點。”

葉楓沒有繼續詢問,轉過身向那只失血接近一半的骷髏士兵繼續甩動痛欲生。

“大笨蛋!”稻冰冰趁著葉楓轉社的間隙,偷偷的摸了摸掛在雪白凝膩的脖頸上的那串粉紅珍珠。

潤澤之珍珠,需要等級10,敏捷+2,魔法防禦+2,附加效果:巫師所有技能效果加倍,消耗MP上升200%。

嗯,財不可露白,千萬別讓這個大壞蛋看到了,不然這個大窮鬼要起貪心的。

稻冰冰調皮的收了收領口,這個該死的風野,也不打聲招呼就把人家傳送到這里又陰森又偏僻的破地方來,害得人家連衣服都沒有換,想

到這里,稻冰冰不禁又氣呼呼的狠瞪了葉楓一眼。

葉楓正仿佛很專心的在毆打著那只骷髏士兵,但稻冰冰卻看不出來,葉楓的心里也有著心理活動。

臭丫頭!身上肯定有特殊物品,竟然還裝做很小白的樣子不承認,早晚把你爆掉讓你哭個夠!

稻冰冰的那兩下子,如果用在一個希里糊塗的家伙身上,一定會騙的十分奏效,但是,象葉楓這種以研究游戲參數為樂的變態,最基礎的

職業基本技能有什麼效果,效果的程度能達到多深多淺等等等等的了解———簡直就可以象背誦自己有幾個手指頭、腳趾頭一樣簡單。

葉楓一個小小的痛不欲生,從35點傷害竟然增加到60點傷害,稻冰冰身上沒有特殊的東西才怪!

葉楓仿佛把骷髏士兵當成小美人一樣暴打起來,好象能打出一件很極品的裝備一般。

“———叮!”

一聲悅耳的脆鳴聲很巧合的從岩下傳來。

“呀,出東西了!”剛剛還在冥想的稻冰冰立刻活潑起來,兩只小腳丫踩著可愛的童鞋幾步走到岩邊,從高高矗立在周圍平地上

的岩頂向下俯視。

“嗯,運氣不錯,是蝴蝶之刃!”稻冰冰只往岩下看了一眼,就隔著將近十米的距離給出了判斷。

葉楓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有點興奮的小美女,小美人的頭發早就打開,長長的烏絲直潑散下來,順著風流的撫摩,有幾根頑皮的長發擦動著

被小美人緊挨著的自己的面頰,那感覺癢癢的,而一抹淡淡的香氣正很不該的從身邊彌漫至自己的每一個嗅覺細胞,這是一股淡淡的處女幽香

,很純,很純,沒有一絲其余的味道,溫香、柔軟,是那麼的清新,而又令人癡迷。

“你怎麼知道是蝴蝶之刃?”葉楓向岩底望了望,近十米的距離能分辨清楚那是一把小刀就不錯了,而稻冰冰這家伙居然一口斷定那把刀

口恐怕不超過十公分的小刀的型號。

“我視力很好啊,我們家從我外婆那一代就視力很好,將來我的………”稻冰冰得意的炫耀,卻忽然發現自己下面要說的將來………很讓

人害羞,壞蛋!大壞蛋風野,每次問自己問題都是在勾引自己亂說,呸,下次再也不理你了。

嗯,不過人家平時不是這麼講話的嘛!真奇怪!

稻冰冰不再說話,改成撅起小嘴巴看著葉楓跳下岩石,順著高低不平的坡道走過去,撿起地上的蝴蝶之刃。

“我第一次打到這個東西。”葉楓走回巨岩頂端,輕輕把玩著匕首。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稻冰冰忍不住用一根修長如蔥的玉指摸了摸光滑的匕身,瑩亮的筆身蜿蜒如蛇,但卻隱隱散射淡藍的冷光,把整

個金屬部分都襯托的如同一顆柔和的寶石,匕首的護手如同兩片美麗的蝴蝶羽翼,不僅樣式優雅,甚至生動的仿佛隨時呼之欲飛一樣。

這個,這個匕首,雖然屬性不怎麼樣,但是很漂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