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 017 做,要有技巧的!




沒錯,是叫做虛無之鏈。

黑暗之風瞥了一眼葉楓,葉楓的目光澄澈而清純,沒有一絲欲望和雜質,黑暗之風的目光游弋到葉楓的脖頸處,灰灰的領口光禿禿的,沒有任何裝飾,隨即明白過來,眼前的這位職業排行榜中牧師第5名的風野,的確是個徹頭徹尾的窮光蛋………

“那個項鏈好象才是E級的,屬性實在太差了,風野你拿這個吧!”黑暗之風取來一條淡藍色的純銀項鏈。

沐光之鏈+1,A級別-,需要等級50,知識+6,法力+6,HP上限+10,MP上限+60。

迄今為止,《光明》中有一條定理:凡是和MP,HP連得上關系的裝備都是好東西。眼前的這根項鏈卻除外。HP和MP的上限加成是很好的屬性,但對葉楓來說,僅僅70點顯然太少了,說是杯水車薪也不為過,不過畢竟也是50級的A-物品,並且是同類裝備中的+1的極品(裝備+1,即為體力,力量,法力,知識,敏捷等5項屬性會比普通的裝備多+1點,+2即為多加2點,依次類推,以後關于+N的解釋不再贅述),知識和法力各加6點的屬性還是不錯的,拿去市場上賣怎麼也能賣個10W、8W。

葉楓卻搖了搖頭:“這個太貴了,我不要,如果沒有什麼事,我想走了。”

沒有人知道,一瞬間葉楓卻有些慚愧。

無論是眼前的項鏈也好,還是牧師鞋也罷,亦或是那枚藍寶石戒指,都不是葉楓真正想要的東西。

在看到桌上那條灰暗的項鏈的一刻起,葉楓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搞到這件裝備!

雖然並不清楚為什麼這條項鏈會被黑暗之風和桌上的其他裝備一並一股腦的存進倉庫,但顯然這些東西在黑暗之風的眼里都不算是什麼。

不過,如果葉楓一開始就選取這條項鏈,也許並不會引起黑暗之風的注意,但是當葉楓在選取了牧師鞋後忽然反悔,恐怕就會引起黑暗之風的好奇了,更何況這個房間里還有其他兩個看起來並不和善的聖騎士。所以,干脆選取一枚看似不錯的戒指,然後再討要這個項鏈做添頭,這是不容易引起對方在意的最好做法。

葉楓面不改色的把項鏈和戒指裝備起來。

“風野,請等等。”

並沒有出乎葉楓的意料,別人眼巴巴的拿出一大堆裝備擺明了要給你便宜占,自然是有事情要講,會讓自己就這麼離開才怪。

葉楓轉過身來,目光灼灼的看著黑暗之風。

“風野兄弟,看得出來你是個高手,既然大家都算得上高手,所以我有些事情也就直接講出來算了。”黑暗之風把桌上的雜七雜八的東西全部存起來,很直爽的說道。

高手?葉楓霍然想起自己也是職業排行榜上前5的人物。

“說實話,我對風野兄弟你制藥的技術很欣賞。現在的游戲雖然因為藥水的抗性普遍很高,而且怪物並不算太強,所以很多玩家都依靠冥想或者使用技能的方式來回複HP和MP,但是,等以後,比如說象葉楓兄弟這樣懂得高級制藥術的人多起來,那時候大家就都會瘋狂的磕藥練級和PK了。”黑暗之風侃侃道來。

葉楓皺了皺眉頭,一條私密信息發了過去:“那你的意思是?”

“我有幾個伙伴,他們也學習了制藥的生產技能,但是從剛進游戲到現在,也只偶爾幾次做出過抗性10以內的藥水,不過象風野兄弟這樣一下拿出幾十瓶卻是想也不敢想,請問風野兄弟你是怎麼一次就能拿出那麼多的高品質藥水的?說實話,我就是想跟你取個經。”

葉楓楞了一下,難道說制藥竟然如此困難?為什麼自己制藥的時候卻象玩似的?怪不得很少見到有人出售高品質的藥水!

“用高品質的材料,才能做出高品質的藥水。”葉楓想了想,還是決定如此回答,畢竟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做的藥那麼好。

“高品質的材料?風野你是指哪幾種材料?”黑暗之風沒想到葉楓如此輕松就告訴了自己,本以為他會奇貨可居,把秘密藏在心底。

“關鍵是樹葉,水車平原的樹葉,品質90以上的最好。”葉楓沒打算保留,畢竟這種事情完全算不上秘密,相信大多數制藥的人都曾經用過90品質以上的樹葉做過藥品。

“奇怪了,”黑暗之風蹙著眉,道:“我也有伙伴具有高級的采集術,可以說采集術的水平和他相當的,全光明不超過10個!我們制藥的材料品質絕對是可以保證的,但也並沒有做出過象風野兄弟你做的這麼好的藥水來。”

葉楓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其實我並沒有多少經驗,我第一次做藥,就沖到4級的制藥術,今天不過是我第3次做藥而已。”

“什麼!”這下不光是黑暗之風,就連一旁的霧城二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失聲叫了出來。

“你說……你……是第3次做藥?!”霧城騎士的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帶著一絲不甘和嫉妒。

葉楓只是點了點頭。

“那你現場做一次給我看看!”霧城騎士有些不平的說道,他看得出來,大哥對這個牧師很客氣,其實不過是為了讓他能夠給自己一些做藥的經驗,如果這個人只是隨意的幾句話就搪塞過去,那太對不起大哥的態度了。

“阿武!”黑暗之風大聲呵斥了霧城騎士,同時向葉楓遞去一個抱歉的眼神,雖然事實上他也很想看看葉楓是怎麼做藥的。

葉楓皺了皺眉頭,看著責怪的眼神里卻滿含期待的黑暗之風,終于點了點頭。

一抹花雨湖的水藍素,一劑藥店所賣的普通魔力藥,兩片品質95、96的水車平原的樹葉,一滴烈炎山谷的惡魔之血,10毫升妖靈海的海水。

幾種來自不同地點的不同材料,在葉楓的手中開始變幻著光彩,在別人手中,他們不過是廢物,即使是在懂得制藥術的玩家手中,也絕不能象葉楓一樣混合著幾種元素自如的被操縱。

“叮———超級魔力藥水制造完成,抗性+2!您的生產耐性已經到達臨限極點,三日內您將無法再進行生產活動。”

在葉楓看來,這不過是最普通不過的一次生產行為,有些特殊的是這次的抗性更低一些,但在黑暗之風和霧城二人的眼里,則好象一次奇妙的魔術。

黑暗之風用詢問的目光看著霧城騎士,而回答他的是霧城騎士迷茫的眼神。

“為什麼我就做不出來?”霧城騎士喃喃的低語,事實上他也無法看出葉楓的制作過程和自己有什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