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艾格文故居


體力消耗差不多時候,陸離才敢放慢腳步,他小心翼翼的從背包里拿出那張陳舊的羊皮紙.

這張羊皮紙和他剛才看到的那幾張完全不同,它更陳舊也更古樸精美,甚至就連上面的筆跡都帶著一種很奇妙的韻味,這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中級工程師所能擁有的東西.

結構圖:艾維的傻瓜炸彈

配方:工程學

需要:中級工程師

使用:教你學會制作"艾維的傻瓜炸彈".

艾維的傻瓜炸彈:可供對工程學一竅不通的冒險者使用的傻瓜型炸彈,幾乎每次都能命中目標!對半徑5碼范圍內的所有目標造成2000點火焰傷害.

陸離前世僅僅見過一次艾維的傻瓜炸彈,而且還是在拍賣行中,這顆一次性消耗品被抄到了300個金幣,按照當時的金幣價格,差不多相當于五萬現實幣.

艾維的傻瓜炸彈不是常規工程師所能做出來的東西,或者可以說,艾澤拉斯大陸已經沒有人能夠制作艾維系列的任何物品了.

因為地精一族這位最偉大的神級工程師早在數千年前就把自己玩死了,他夢想造出一顆能夠把卡雅羅山夷平的超級炸彈,結果這顆炸彈在制造過程中發生了爆炸,將他和他的十幾個子弟全部炸的粉身碎骨,他們的實驗室和實驗筆記也在強烈的爆炸中化為粉塵.

只有一些比較不被重視的門徒存活下來,這些人或多或少的繼承了一些艾維系的遺產,只可惜他們對炸彈太過于熱衷,不斷地獻身于炸彈的事業,紛紛的玩死了自己和自己的同伴,于是就沒落了.

做這個炸彈有風險,但是利潤也逆天的豐厚.

任誰也想象不到,在這個偏遠的海濱小城會有一張被認為失傳的艾維配方,而且還是艾維系的精華--炸彈.

炸彈的作用很多,除了不能pk,刷怪打boss都可以使用,尤其是刷怪,簡直就是經驗收割機.

陸離只要做出一批炸彈,他的等級就會坐火箭直沖而上了.

愛不釋手把配方看了一遍又一遍,陸離才戀戀不舍的把它放回背包,這時候他才想起來剛才還撿到一件裝備.

獸魄護肩(黑鐵):護甲18,敏捷+6,寵物攻擊+20%,裝備需求等級10,耐久35/35.

陸離簡直要吹口哨了,這是一件獵人專屬的鎖甲裝備,寵物攻擊+20%,好到沒有朋友,堪稱獸王獵人最極品的屬性之一,拿到拍賣行去賣,最起碼也要10個金幣.

只是不知道這件裝備是從那位獵人兄身上掉的,還是從包里掉的,如果是從身上掉的……實在是太可憐了,一個等級超過十的高手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衛兵的刀下.

不遠處的北方城堡是聯盟的地盤,掌控在塞拉摩軍隊的手里.

而塞拉摩則是由庫爾提拉斯海軍上將之女,法師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在先知麥迪文的指引之下帶領著洛丹倫的逃亡者在卡利姆多東岸建立起來的一座城市.

陸離來到這里,就是要找尋隱居的大先知.


前世做一個任務的時候,聽到npc說過艾格文的故事,其中有這麼一段.

她(艾格文)傳送到了卡里姆多大陸,在棘齒城的岸邊修建了一棟漂亮小屋,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後來她建造了一個占星之井,從中看到了她兒子(麥迪文)的末日,當她看到卡德加和洛薩斬殺麥迪文的一刻,她的心碎了.

她決心用她全部的魔力將她的兒子複活!

在儲存了二十年的魔力之後,她終于做到了這一點--麥迪文複活了,而且徹底擺脫了薩格拉斯的邪惡靈魂.他決心為他的惡行贖罪,所以他四處游曆,並含糊地警告各個種族的首領:為了對抗燃燒軍團,他們必須團結一心.

再後來,艾格文為了她的孫子犧牲了自己最後的魔力,這位活了上千年的提瑞斯法守護者被懷疑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關于她的兒子,故事中說,麥迪文帶走了卡拉贊的能量,幻象,回憶,一切的一切.他說:"現在,就讓我們重新開始吧……",然後變成一只烏鴉飛走了.

在圖書館的文字記載中,這位大先知"隱沒到古老的傳說中去了……"

而陸離希望能夠在棘齒城外的海邊找到那棟漂亮的小屋,並且找到可能隱居在小屋里的麥迪文.

小屋並不難找,陸離很快便看到了這棟海邊岸上的小屋.

平靜的海面如同一面鋪天蓋地的大鏡子,小屋就在鏡子的一角上,常青藤爬滿了屋頂,上面開滿了淡紫色和嫩黃色的小花,星星點點,密密麻麻……

小屋門口石井邊的老樹上,垂下了一只灰色的秋千.

可以想象的到,在同樣幽靜的黃昏清晨,會有一位看似普通的老人坐在秋千上,滄桑的目光注視著海面.

她可能回想起了自己提瑞斯法林地的生活,那些男生們嘲笑自己的話語似乎還在耳邊;她也可能回回想起薩格拉斯,那個被她囚禁到無盡深淵的強大惡魔;她也可能回想起聶拉斯-埃蘭……

哦,埃蘭啊,那個她決定一起生個兒子的男人,暴風城的宮廷魔法師.

清涼的海風吹拂著她嘴角的笑容,然後她想起了自己的兒子,孫子……

一個為了艾澤拉斯和兒孫貢獻出一切的女人,陸離緩步走到秋千前,深深地鞠了一躬,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法師,超脫半神的存在,願你在翡翠夢境的世界里得到安息.

艾格文是陸離最喜歡的npc之一,甚至要超過悲劇英雄阿爾薩斯,這一次荊齒城之行,目的在于見到麥迪文,事實上,見不到麥迪文,對他來說也不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艾維配方和獸魄護肩早就讓他賺回了傳送費.

能瞻仰一下艾格文的故居,相比較來說更有意義.

然後他坐在秋千上,拿出了背包里的一本書.

我這一生都只忠于自己,我所做的一切選擇,都是心甘情願,自由意志的結果.我從來沒有被任何人,任何事物所奴役,挾制,連神也辦不到!我可以因崇拜,尊重而向他人低頭,但絕不因屈從而低頭!

陸離輕撫這封面上這些鐫刻出來的文字,神色愈發的堅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