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配方


事實上,地精工程學雖然博大精深,但棘齒城這種偏遠之地能有個狗屁的工程學大師.

不過最初級的工程學在哪里學都一樣,只有等到專精的時候,才需要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導師,為了把地精聲望刷回去,陸離只能硬著頭皮跟著衛兵隊長,去學習棘齒城偉大的工程學.

衛兵帶著陸離,沿著木質的橋面穿行而過,一路上,看到陸離的npc個個神色不善,這就是聲望仇恨帶來的副作用.

上了岸之後,轉拐右拐來到了一處門外放了兩個機械人偶的小房子.

地精的身材和侏儒有的一拼,他們的房子在陸離眼中確確實實只能是小房子了.

走進去之後必須要彎下腰,好在房間里的沙發還可以容納他的屁股,坐下來之後才能把脖子直起來.

"哦,加比,你為什麼要帶一個不受歡迎的精靈到我這里來?"地精工程師帶著一副造型奇特的眼睛,轉過頭來的時候,陸離能看到鏡片後放大的眼球,簡直就是驚悚.

"雖然是不受歡迎的搶劫犯,但是他帶來了贖罪的金幣,"衛兵隊長諂媚的笑著.

"哦,你要學習工程學?"地精工程師的臉色好看多了,只不過他試驗台上坩堝里的東西已經到了關鍵時候,只是扔過來一本半新不舊的書本,然後補充了一句:"五個金幣."

陸離差點吐血,在其他地方,一般的生活技能學習不過是五十個銀幣罷了,這些貪財的矮子居然黑了自己十倍.

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想要把聲望刷回去,這些付出是必須的,更何況他如今被超過六十級的npc監視著,只能乖乖的掏錢.

系統:你獲得地精的好感,聲望達到中立.

系統:你發現棘齒城,獲得兩百經驗值……

聽到系統提示,陸離終于松了口氣,至少這里的npc不會對他動手了.

地精對有錢的大爺一向禮遇,衛兵隊長對陸離施了一禮,滿意的扛著地精火槍離去.

陸離打開工程學技能書,扉頁上是淡藍色墨汁勾勒出的地精語,他是完全看不懂的,幸好這是虛擬游戲,擬真度再高也只是游戲,他對技能書使用了學習之後,這本價值五個金幣的初級工程學技能書便化為虛無.

地精工程學訓練師對陸離的學習方式視而未見,一邊專注著自己的試驗,一邊下逐客令:"如果沒有別的需求,就請你離開吧,我現在非常忙."

"尊敬的大師,請問您這里有配方出售嗎?"不管好壞,實用不實用,每個生活技能訓練師都有自己獨特的配方,陸離知道眼前的訓練師也不例外.

"哦,在那邊的台子上,三金幣一張,如果要的話直接付錢吧,卑劣的精靈,你可別指望我為你講解這些獨門絕技,"因為聲望只是中立,地精工程師的態度說不上友善.

陸離也不生氣,走到旁邊布滿灰塵的橡木桌前,上面幾張薄薄的羊皮紙.

結構圖:藍色焰火,娛樂的東西,算不上獨特配方,大陸各地都有類似的配方出售,當然不值三個金幣.

結構圖:精致手工火槍,傷害比較一般,需要的材料一點也不便宜,做出來的僅僅只是青銅武器罷了,同樣是一件不使用的東西,陸離搖搖頭,將圖紙扔了回去.

又看了兩張,陸離徹底失望了,看來這個地精工程師最多也就是中級的水准罷了,這些圖紙全都是無人問津的低端貨,他不報什麼希望的拿起最後一張.

良久……

"大師,你這里的圖紙全都是出售的嗎?"陸離努力的平息著狂亂的心跳,唯恐對方看出自己的激動.


他完全多慮了,地精工程師顯然已經無法再分出哪怕一絲回頭看一眼的精神,他不耐煩的尖聲斥道:"看中哪一張,把金幣留下,快點給我滾出去,不然我會讓你見識一下工程師的怒火!"

陸離拿著最後一張配方,快速的拿出三枚金幣丟在地精的試驗台上,大步走了出去.

剛從店里出來,迎面飛過來一只箭!

難道暴露了,陸離心里就是一沉,唯恐下一秒就是一群npc圍過來奪走他的圖紙.

弩箭釘在他的肩膀上,打掉了他七十多點血量,攻擊似乎非常不錯的樣子,但是,這個攻擊對六十級的npc來說,恐怕就低到沒譜了吧.

正在他困惑的時候,一群npc沖了過來……

然後從他身邊沖過去,將機械人偶另一邊的一個……一個巨魔亂刀砍死.

陸離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有邪惡陣營的玩家在主動攻擊自己,這些npc不是沖著自己來的.

曙光里有一些地區和npc屬于中立陣營,棘齒城就是如此,他們對光明陣營和邪惡陣營的玩家沒有任何偏向,但是無論任何人,只要在他們面前做出攻擊行為,就會被他們認為這是對他們的挑釁.

就如同剛才,二話不說上去直接p死.

六十級npc,而且是一群,可憐的邪惡陣營獵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變了尸體.

咦,不僅變成了尸體,還掉了裝備.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更何況是天上掉下來餡餅,陸離跑過去將東西撿起來,丟進背包,然後他沖出小鎮,立刻化身獵豹,小心翼翼的避開鎮外怪物,沿著海岸線,向著塵泥沼澤的方向狂奔.

"我的配方,咦,我剛放在這里的配方哪去了……"地精工程師的小屋陡然爆發出一陣尖厲的大吼,"該死的精靈,偷走了阿卡勒的炸彈配方,可惡,可惡,衛兵,衛兵!"

"大人,請問有何吩咐?"衛兵聞訊趕來,震驚的看到了已經近乎瘋狂的地精工程師,平日里當成寶貝的瓶瓶罐罐碎了一地,各種材料和配件撒的到處,這些幾乎讓他破產的舉動仍然不能平息他的怒火.

"一個精靈,加比隊長剛剛帶過來的精靈,他……他……"地精工程師阿卡勒突然說不下去了.

搶走?

騙走?

偷走?

地精狡猾奸詐,唯利是圖,賣東西的時候漫天要價,但是又非常堅決的維護已經完成的交易.

地精種族比較經典的台詞里,其中就有一句話說:"休想從我的錢袋里拿走哪怕一枚金幣,在地精的字典里沒有退款這兩個字……"

阿卡勒頹然的坐到肮髒的地板上,他不得不承認,與其說陸離是搶走,騙走,偷走他的配方,還不如說買走了那張配方,他們是在系統大神的見證下,你情我願的完成了交易.

"嗚嗚嗚,偉大的阿卡勒虧損了,阿卡勒用三個金幣賣掉了他全部的家當……"悲傷地地精工程師忍不住痛哭起來,哭的非常哀傷,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幾個衛兵非常理解的同情一把,地精一族號稱只賺不賠,虧了錢比殺了他們還要嚴重,怪不得阿卡勒表現的這麼悲傷.

ps:突然想起當初在棘齒城的遭遇,其實我是不小心點到那個聯盟玩家,但是那些衛兵根本不給我解釋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