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十步殺一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很遺憾的告訴閣下,我們的那位同族遇到了麻煩,他托我給您帶來一封信,"陸離拿出塔普給他的信件,盡可能用游戲的方式去組織語言.

前世有不少高手玩家在寫游戲攻略的時候都表示:用這種方式和npc互動,能最大限度的獲取他們的認可,從而得到更多的任務線索和更豐厚的任務獎勵.

就好比說,npc手里有一件黑鐵裝備,一件白銀裝備,都可以作為一個任務的獎勵.

對他們來說這兩件都是垃圾,但是對玩家來說,這就是質的不同.

卡羅萊娜的目光狀似無意的在陸離手指上停留片刻,然後拆開信看了起來.

"那些卑微的狗頭人居然能夠傷害塔普,看來礦場里的祭壇召出別的什麼東西,盜賊,你願意幫我一個忙嗎?"

"尊敬的大人,聽從您的吩咐,"陸離毫不猶豫,盡管他知道這可能是個麻煩.

別人可能會以為卡羅萊娜只是個哨兵隊長,是暗夜精靈族的美麗花瓶,從而不認為她能發布什麼好的任務,但是重生後的陸離可不這麼認為.

兩年以後的版本中,獸人軍團進軍低語森林,想要兵臨達納蘇斯城下,半路上遇見了影月谷的哨兵隊.

這個由三人組成,似乎揮手就能煙消云散的哨兵隊,幾乎覆滅了整個獸人軍團.

卡羅萊娜召喚了月神!

月神艾露恩,那是暗夜精靈等許多種族信仰的神靈,《曙光》游戲背景出現了很多神明,但大部分都是半神或者惡魔,像艾露恩這樣真正的神明絕不超過一手之數.

如果不是艾露恩從不殺戮,那一次將沒有任何一個獸人能夠走出低語森林.

說起來,陸離手上的至尊戒指,正是月神的兒子--半神塞納留斯用神力鍛造出來的.

有人說卡羅萊娜其實就是泰蘭德-語風--暗夜精靈的偉大領袖,大德魯伊瑪法里奧的妻子,對這種說法,官方無置可否.

卡羅萊娜微笑著對陸離說道:"我的部下深陷險境,可惜我有任務在身,無法前去營救,你能前去幫我把他帶回來嗎?"

系統:是否接受任務:月之女祭司的委托,前往狗頭人礦場,將探索者塔普帶回影月谷,任務時限:24小時,任務獎勵:未知.

果然,陸離毫不猶豫的彎下腰:"月神在上,尊敬的女祭司閣下,作為精靈族的一員,我必將全力以赴!"

這個任務非常難,因為陸離現在不過才五級,卻要面對八到十級的怪物,而且還要穿過一片怪物密布的叢林.

不過也不是死路一條,這不是副本,是在野外,他可以找幫手一起.

"#%$!&……"對著陸離說了一串晦澀難懂的上古精靈語言,卡羅萊娜一臉高深莫測的離開了.

陸離恭敬的後退兩步,身影變淡,隱匿到了陰影當中.

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被箭矢和魔法淹沒.

廢話,耽誤這麼久,錦衣衛的人早就得到消息,知道他在卡羅萊娜這里了.

卡羅萊娜在的時候,這些人不敢動手,卡羅萊娜一走,誰還客氣.

錦衣衛十幾個人瞬間出手,陸離也瞬間脫身,只能說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就是傳說中的意識,再慢兩三秒鍾絕對是秒殺當場.

前世盡管不是專業玩盜賊的,但是經曆的pk多了,這種躲避技能的技巧隨手拈來.

"分散著給我搜,大家小心一點,他只要一露頭就立刻集火,"指揮官一邊指揮自己人,一邊對著周圍的玩家大聲吼道:"錦衣衛辦差,不想死的滾遠點."

"神經病,以為自己穿越了啊,"醬油黨罵了一句,聲音小的只有他們兩三個人聽到.

"別嘟囔了,快點閃人,錦衣衛這伙人最特馬不講理,小心等會把我們一塊p了."

"也不知道剛才那盜賊怎麼惹的這些人,我看是凶多吉少了,"看笑話的旁觀者居多,也偶爾有人對陸離報以同情心.

"這麼多人搜,早晚找出來,"有好事者小說嘀咕道:"我賭這盜賊撐不過五分鍾."

"廢話,要賭咱們就賭最少多長時間這個盜賊會被殺掉,"好事者居然真的摸出一把銅子開始開莊了.

沒有人會認為陸離能夠殺到人,甚至沒有人認為他能逃走.

這邊上,錦衣衛的人已經來了二十幾個了,這些人揮動著武器,排著密集的陣型四處拍打,想要把剛剛隱身不太可能跑出去的陸離找出來.

過了整整兩分鍾,就在錦衣衛玩家差點失去耐心的時候,一顆大樹後面傳來了慘叫聲.

幾個附近的錦衣衛公會玩家沖過去之後,卻只看到一具正在化為數據的尸體.

幾個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嘗試著對附近釋放技能,結果一無所獲.

"看,在那邊!"周圍的醬油黨旁觀者清,激動的指著一個方向讓他同伴看.

他的同伴應聲看過去,就看到一個術士玩家低著頭一動不動,他的身後有一個盜賊正在揮動匕首,血花飄散中,一個暴擊將該術士秒殺.

整個擊殺過程用時不足十秒!

這十秒其實已經足夠錦衣衛的玩家發現陸離在什麼地方了.

看著沖過來的同行--一個盜賊,陸離微微一笑,迎了上去.

潛行技能冷卻中,兩個賊白刃交鋒,都沒有潛行.

系統:格擋成功,對方對你造成傷害減少50%!

系統:影襲技能完成81%,造成92%的技能傷害,目標被暈眩1秒.

技能完成,匕首收回,收回的過程中,刀尖下沉,輕輕一拉,一道血痕出現在那盜賊的後背上,還沒等拉到底,陸離的手腕一轉,刀尖變下拉為橫切,又是一道血痕出現.

暈眩的這一秒足足打出了三次普通攻擊傷害,那可憐的盜賊醒來之後,只感覺喉部一涼,踉蹌一步栽倒在地上.

陸離抓起地上掉落的裝備,腳下一瞪,整個人滾了出去,還沒站起來就消失了身影.

周圍原本議論紛紛的看客早就沒了聲音,他們大部分保持著呆滯的表情,注視著那個只攻擊一次還被成功格擋的盜賊,慢慢的化為白光,飛向了複活點.

同樣是一個職業,難道高手和普通玩家的差距就這麼大?

這種震撼無法言喻.

都知道高手很厲害,遠遠不如親眼所見給人的震撼.

錦衣衛的指揮官怒吼著發布命令:"法師,暴風雪給我鋪起來,術士第一時間上魅惑,有沖鋒技能的不要給我省,還有盜賊,全部潛行,等待機會."

又過了幾分鍾,不要說精神一直處于緊繃狀態的錦衣衛玩家,就連周圍的看客們都有點不耐煩了.

難道這個盜賊已經偷偷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