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兄弟會
g,更新快,無彈窗,!

曼哈頓,炮台公園.

一個相貌平平無奇的中年男人穿過人來人往的大道,提著黑色的公文包,走進狹窄陰暗的小巷子,按照記憶里的路線前行,來到一座掩藏在街區深處的老舊建築.他按動門外的電鈴,一會兒以後,門上開出的小窗口被打開,露出一張充滿警惕的臉龐.

"你找誰?"

"變異且驕傲!"

中年男人冷冷的答道,雙方像是冷戰時期的接頭特工似的對著暗號,哐當一聲,加固的鐵門被打開,提著公文包的男人目不斜視,徑直走進去.

邁入大門的瞬間,平平無奇的中年男人倏然一變,黑色風衣下出現了一具凹凸有致的藍色身軀,魔形女身姿婀娜的行走在這座上個世紀的老舊建築里,途中偶爾可以看見一些相貌怪異的家伙,他們都是萬磁王招募的手下,具備與眾不同的超能力.

砰!

一具魁梧的身軀像炮彈似的,被扔在魔形女瑞雯的腳下,她頓住腳步,發現是腦子不太好的劍齒虎維克多,這頭智商低下的野獸,不知道又怎麼惹怒了那位脾氣不太好的變種人領袖.

樓上傳來轟動的響聲,好似無數金屬碰撞發出的尖銳之音,瑞雯偏過頭,看向蹲在走廊上的癩蛤蟆陶德,埃瑞克很少會像這樣大動肝火,她想象不出究竟是誰激怒了這位力量強大的萬磁王.

魔形女扭動著腰肢走上樓,獨屬于萬磁王的房間里一片狼藉,紙張如雪花片般散落滿地,金屬制的桌椅器具統統翻倒,而造成這一切破壞的始作俑者,腰背挺直的站在電腦前,如同一座沉默的雕像.

"發生了什麼事,埃瑞克?"萬磁王平息心頭的怒火,這個世界上會如此稱呼他的人,只有少數的幾個.

"人類既然想要一場戰爭,那麼我就滿足他們!"戴著頭盔的老人聲音冰冷,電腦屏幕上的網頁新聞,全是關于變種人被抓捕殘殺,用于進行非法到活體試驗.

瑞雯走上前,粗略地瀏覽一遍,黃色瞳孔中也浮現出憤怒的火光,眼眶微微發紅,看著那些同胞被綁在手術台上,猶如牲畜般任人宰殺的殘酷境況,仇恨宛若烈火般啃噬著心髒,一陣陣撕裂的疼痛侵蝕著身體.

"埃瑞克……"

"這就是我和查爾斯分道揚鑣的原因……他總是認為人類充滿著美好和善意,所以期待著有朝一日,變種人能夠和人類和諧共處,共同生活在這顆星球上."

萬磁王已然恢複冷靜,他盯著電腦上的新聞報道,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忘記了,又或者是不願意承認,沒有哪個種族會接受一群異類,尤其是對方還能給自己造成威脅,這不是什麼人種歧視,而是徹徹底底的種族之爭!變種人需要更好的生活,我們厭倦了被追殺,排斥,東躲西藏,像地溝里的老鼠一樣!"

"我們既不是異類,也並非怪胎--變種人是進化道路上的先行者,我們為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感到驕傲!這一次,我要讓全世界都正視我們的存在,即便是查爾斯也不能阻止我!"

萬磁王語氣激昂,蟄伏了半個世紀之久,他認為時機已然成熟,變種人受夠了暗無天日的躲藏日子,他們要以一次正式的亮相登上舞台,向世人發出自己的聲音!

自由島的高端元首峰會無疑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萬磁王設計了一種轉換裝置,能夠使普通人基因突變為變種人--雖然在強制性的轉化過程中,會暴力性的破壞人體原本穩定的基因鏈條,導致自身基因崩潰,至少有一半人會因此死亡.

但是這位仇視人類的變種人領袖可不在乎這些,他就是要以這種方式來警告人類,變種人不是任由宰割的弱勢對象,他們是爪牙鋒利的獅子,而人類自己恰恰才是弱小的羊羔.

"也許我們可以換個方式,來給那些人類敲響一記警鍾."

萬磁王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圖文資料,不禁回想起自己被關進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悲慘日子,每天都擔心被送進毒氣室,或者成為某位軍官取樂的對象.那是埃瑞克經曆過最黑暗的日子,他親眼目睹那些納粹軍官是如何殘殺猶太人的,就好像把他們當做牲畜一樣,驅趕著走進大坑,然後槍殺掩埋,或者送進毒氣室,用于試驗化學武器的強大殺傷性.

本來埃瑞克也逃不過這樣的淒慘命運,一位叫做塞巴斯蒂安-肖的納粹科學家發現了他的與眾不同,為了激發自己身體中的強大能力,對方當面親手槍殺了他的母親,極端憤怒的情緒之中,他覺醒了控制磁場的天賦能力,從此開啟了"萬磁王"的傳奇一生.

遇見相愛相殺的老友查爾斯之前,埃瑞克只為複仇而活著,而殺死肖以後,他選擇為了同胞而戰,變相繼承了仇人的理念,建立一個屬于變種人的美好國度.

"我之前就覺得襲擊自由島這個計劃的風險太大,這麼多國家的政治人物因此喪生,變種人會成為世界公敵,但是拿沃森頓公司開刀就沒問題,人類政府或許會震怒,但是不會觸動他們那根敏感的神經."

魔形女瑞雯搭著埃瑞克的肩膀,她因為襲擊自由島的計劃,偽裝成一名政府公務員,暗中拿到了參與峰會的要員名單,以及行程和安保分布.

作為萬磁王最信任的幫手之一,瑞雯心里並不認同埃瑞克的襲擊計劃,這並不會改變變種人同胞的困難處境,反而會引起人類政府的打壓和警惕,徹底掀起兩個種族之間的戰爭.

那個時候,變種人的生存環境會變得比冷戰時期更加艱難,查爾斯多年以來小心維持的脆弱和平,瞬間便會被打破.

"你說得對,現在確實不是和人類征服正面對抗的最佳時機."萬磁王聽從了瑞雯的建議,他輕聲歎息道:"瑞雯,你還是這麼年輕,而我和查爾斯已經老了."

魔形女沉默下來,她記憶中那個意氣風發的萬磁王,已經悄然成為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雖然仍然充滿力量,但卻已經不再年輕.

"我和查爾斯走向了不同的道路,但是初衷都是一致的,我們都希望同胞能夠自由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不再畏懼別人異樣的眼光."

萬磁王眼中帶著濃濃的緬懷之色,誰能想象得到,半個世紀以前,他和變種人的另一位領袖X教授曾經互相信任,並肩作戰.

收斂偶爾冒出來的懷舊情緒,萬磁王的面色漸漸冷硬,猶如鋼鐵一般,沉聲道:"我要用沃森頓的毀滅,來讓世人警醒,變種人並非任人欺凌的弱小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