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野望
g,更新快,無彈窗,!

待到哈利帶著喜悅的心情離開,肖恩靠在椅子上,仰頭望著虛無的空間,他想起前世聽過的一種理論,大多數人達到一定級別以後,向上晉升的空間便會越來越小,無法打破頭頂上的天花板,便只能停滯不前.

降臨在這樣一個充滿危險而精彩的世界,個人的力量當然至關重要,它能保護你不受到傷害和欺壓,維護自己的尊嚴和底線,但是僅僅除了力量是不夠的--肖恩一直在試圖勾勒出這個世界的大概輪廓,擁有了力量之後,他也曾經試想過隨心所欲,把這一切當成游戲,盡情地享受樂趣.

可是很快他又放棄了這個想法,即便憑借著身體里還未開發完全的哨兵之力,加上那個毫無存在感的系統,自己似乎也沒法為所欲為--誰知道除了那些電影角色之外,會不會突然跳出一個不講道理的漫畫人物,天神組?生命法庭?甚至于某個全知全能,無法想象的高等存在?

與其隨隨便便張揚出頭,然後猛地撞上天花板,還不如慢慢積累實力,直至打破那層限制自身的無形壁壘.肖恩輕輕一笑,他記得前世某款戰術競技游戲,往往能活到最後的,都是那些苟著不冒頭的陰險家伙.

"網絡上的輿論攻勢還需要繼續擴大麼?"淡漠的聲音在辦公室里響起,肖恩毫不吃驚,天網的小號紅皇後時刻保持著對安布雷拉的監控,而它自己則俯瞰著這顆星球.

"暫時停止吧,畢竟請水軍太過分的話,很容易被人看出來."他搖頭道.

沃森頓的丑聞事件會發酵的如此迅速,當然是依靠天網的力量在其中推波助瀾,這個差點在另一個世界里毀滅全人類的人工智能,在網絡之中宛若無所不能的神明,化身無數馬甲,做一次抨擊無良企業的正義鍵盤俠簡直不要太輕松.

"這種程度的打擊,只能給沃森頓造成一點麻煩,即便有司法部門的介入調查,最後的結局也只會推出幾個替罪羊,然後不了了之."

肖恩微微闔上雙眼,精神力量如同無形的絲線,向著虛空緩慢延伸,解鎖程度達到百分之二十五以後,他除了身體方面的改造之外,似乎還開發出了心靈能力.

倘若繼續發展下去,或許過不了多久,肖恩就能坦然面對那位全世界最強大的心靈掌控者了.

目前為止,能讓他感到威脅的危險人物,除了以後將會受到伽馬射線輻射,變身成綠巨人的布魯斯-班納博士,就是時刻遨游在心靈海洋,隨時可以進入人類思維的X教授.

前者擁有近乎無上限的恐怖力量,而後者能輕松控制任何人的思維,除非像萬磁王一樣時刻戴著能夠屏蔽精神影響的特殊頭盔,否則任何人與之正面為敵,都毫無勝算.

當然,那位變種人劊子手威廉-史崔克,曾經使用過陰謀詭計,讓世界上最強大的心靈掌控者,差一點殺死自己的所有同胞.

可是想要躲過一位心靈掌控者的窺探,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肖恩輕聲歎息,看來只能使用嘴炮戰術這種主角必備的秘技了.

"面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他輕聲呢喃著.

…………

臨海別墅,斯塔克宅邸.

"我一直在呼你,沒聽到對講機響嗎?"身材高挑的女秘書端著咖啡送到地下實驗室,從阿富汗前線回來的托尼,一直待在這里.

說實話,這種巨大的轉變讓佩珀幾乎都有些懷疑,回來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老板,雖然托尼以前也會有安心待在實驗室,進行發明創造的日子,可是那一般不會太長,而且這期間居然都沒有帶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回來過夜.

這種反差的行為,實在很不符合托尼-斯塔克一貫的個人風格,冷冰冰的機器和溫軟嬌媚的女人,永遠都是這個小胡子男人的最愛.

"嗯……有什麼事嗎?"托尼漫不經心的問道,他正忙著校正手臂上的機械,看上去像是能量炮之類的.

"奧巴代在樓上等你,我想你應該去見他一下."佩珀放下手中的咖啡,輕聲建議道.

要知道斯塔克工業的處境可不樂觀,托尼那一番關閉武器制造工廠的言論,直接讓股價如雪崩般暴跌,如果可以的話,董事會那幫人應該很想拿到砍死這個任性妄為的花花公子.

"你不是說以後不再造武器了嗎?"佩珀看著自家老板抬起手臂,掌心的能量炮閃爍著白色光芒.

"一個飛行穩定器而已,造不成什麼傷害."托尼撇撇嘴,拍下啟動能源的按鈕,"嘭"的一聲,巨大的後坐力直接把斯塔克甩到牆上.

看著似乎受到驚嚇的秘書小姐,托尼勉強的笑道:"這是個意外."

指揮著智能管家賈維斯整理好凌亂狼藉的地下實驗室,托尼才邁著輕松的步伐走上樓,他從未像現在這樣自在過,關閉了斯塔克工業的武器制造工廠,不再沿著父親的道路繼續前進.

他從來只做自己,獨一無二的斯塔克!

托尼帶著愉悅的心情看到了奧巴代,這位最高執行長坐在一架斯坦威鋼琴面前,手指輕輕彈動著舒緩的旋律.

相比起喜歡泡妞搞發明的托尼-斯塔克,奧巴代更像是一位巨頭企業的掌舵者,有著讓人親切的社交技巧,愛好古典音樂和上等雪茄,一切的行為規范都無比符合上流社會的富豪形象.

"公司怎麼樣?"托尼出聲問道."好吧,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情況很糟糕."

"董事會覺得你的創傷後應激障礙很嚴重,准備發布一條強制令,換而言之,他們打算踢你出局."奧巴代彈完一小段《C大調鋼琴協奏曲》,便坐到托尼的身邊.

"就因為股票暴跌40點?我們不是早就預料到了嗎!"托尼重重拍著沙發,大聲道.

"跌了56.5點."一旁的佩珀提醒道."有人暗中做空了斯塔克工業的股票."

"那不重要,控股權在我們手上!"托尼情緒有些激動地問道.

他從意外身亡的父親手上接過斯塔克工業,這是家人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托尼絕不允許任何人奪走它!

"托尼,董事會也有權利的,他們在找借口讓你出局,說你和你的最新研究方向與公司的最高利益不符."

奧巴代一臉無奈,仿佛他也為此很頭疼一樣,實際上董事會之所以做出這種決定,全是這位光頭執行長在暗中挑動.

強自辯解了幾句的托尼,忽然覺得心煩氣躁,他並非毫無理由的關閉武器工造工廠,新型能源才是斯塔克工業的未來方向,而且比軍火生意的市場更為廣闊.

"我在想辦法幫你挽回局面,但你得給我一個合適的理由,讓我找幾個工程師分析一下這玩意兒……"奧巴代盯著托尼胸口的發光體,眼中閃爍著貪婪.

"想都別想!"好似被觸及逆鱗一般,托尼憤然起身離開.

方舟反應堆給予了自己嶄新的生命之火,任何人都別想觸碰它,哪怕關系親密如奧巴代,貿然提出這個要求,也被托尼毫不留情的斷然拒絕.

看著快步離開的托尼,光頭執行長面色僵硬了一瞬,隨即再度恢複笑臉,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