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狂瀾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輛黑色賓利停在沃森頓大廈門口,馬庫斯-沃森頓和隨行的保鏢從車里下來,還沒來得及邁進大門,一群新聞記者像是黑壓壓的蟻群似的,朝著這位財閥集團的掌舵者撲過來,即便被幾個身強力壯的保安擋在外面,也阻攔不了他們連珠炮似的發問.

"沃森頓先生,網絡上流傳著你們實驗室利用變種人進行非法的人體試驗,請問這些是否屬實?"

"據說沃森頓公司和羅伯特-凱利參議員存在著不正當的交易?"

"凱利參議員是不是接受了沃森頓的實驗,由于副作用基因產生變異,成為了變種人?"

"……"

一條條消息像驚雷在馬庫斯耳邊炸響,他竭力保持著平靜,一言不發,面色冷硬的在保安簇擁下,擠開蜂擁而來的新聞記者,進入沃森頓大廈內部.

乘著電梯到達辦公室,積攢了一肚子怒火的馬庫斯召集手下的高層雇員,開口質問道:"誰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負責市場的漢密爾頓,戰戰兢兢地打開電腦,所有的新聞媒體和門戶網站,全部充斥著關于沃森頓的各種消息,負面新聞鋪天蓋地,那些變種人痛苦掙紮的慘狀,還有被殘忍解剖的視頻和圖片,以飛快地速度在互聯網在傳播開來.

"二十分鍾之前,有人匿名在網上散布了這些資料……"

馬庫斯覺得腦袋發暈,他努力保持著冷硬面色,深深呼吸幾口氣,平靜著內心的焦躁情緒,多年來商場厮殺的豐富經驗,一眼便能看出這是有人在背後操縱,刻意引導著輿論走向.

例如抨擊沃森頓最為凶狠的號角日報,這個名氣不大的八卦小報,不知道從哪里找來詳細可信的照片和資料,刊登在頭條版面,而且報紙的內容中非常明顯的暗示,沃森頓公司和被爆出真實身份是變種人的凱利參議員,有著不可告人的罪惡交易,一個為了名聲不惜出賣變種人同胞的卑劣政客,另一個則是毫無人性,依靠血腥和暴力來牟取財富的無良資本家.

在號角日報的老板喬納-詹姆斯親自撰寫的報道中,甚至還有有意無意的暗示,不久之前奧斯本和安布雷拉受到凱利參議員的大肆攻訐,其實是出自某位企圖壟斷醫療行業,阻止新生力量發展的財閥集團的暗中授意,至于對方究竟是誰,老奸巨猾的報社老板自然不會指名道姓,只是留下讓讀者自行腦補的空間.

這個向來喜歡報導一些花邊新聞的八卦小報,反而比那些官方媒體更快站出來,仿佛不畏強權的正義之士,率先發出自己的聲音.

緊接著其他媒體也爭先報道,生怕落後業界同行半步,一時之間沃森頓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巨大的輿論壓力使得政府部門不得不介入其中,短短二十分鍾時間,這個占領著行業頂端位置的巨頭企業,便好像就淪落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看清現有局勢的馬庫斯,想到那些虎視眈眈的競爭對手,還有對公司極端不利的消息,這不是僅僅依靠危機公關或者金錢勢力就能擺平的事情,一旦這件丑聞不斷發酵,引發社會的議論和抨擊,那麼沃森頓也許會因此跌落塵埃.

當一頭老虎威風凜凜的時候,森林里的百獸都會卑躬屈膝,表示忠誠,可是一旦它出現半點衰老的樣子,立即就會有其他的野獸跳出來,張開鋒利的獠牙和爪子.

"究竟是誰在背後操縱這一切?"

馬庫斯疑惑不已,難道是小奧斯本和那個所謂的紐約天才,這些初出茅廬的年輕人,真的有這種凌厲狠辣的手段?

老人有些站立不穩,雙手撐在桌子上,他甯願相信這是某個盯上了沃森頓的資本巨鱷所為,率先引爆輿論攻勢,搶占道德高地,借助政府頗為關注的變種人問題,來給沃森頓造成致命打擊,一連串的手段下來,幾乎讓對手毫無反擊之力.

驅除心中的寒意,馬庫斯跟在場的高層管理商討了一下對策,並且積極地讓公關部門發出通知,而他自己也聯系一些跟沃森頓私交不錯的政治要員,應對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

…………

哈利興高采烈的走進安布雷拉,原來的消沉頹然一掃而空,宛如一個凱旋而歸的將軍,直接沖到肖恩的辦公室.

"下次能先敲門嗎?"肖恩頭也不抬,忙著簽署著一堆文件,"也許我正在辦公室里跟秘書調情,你這樣闖進來會讓場面很尷尬."

哈利滿不在乎的擺擺手,揭穿道:"我記得你根本就沒有秘書,不考慮給自己配一個嗎?以你的身份確實需要幫自己處理瑣事的秘書,還有負責安全的保鏢."

"或許我可以給你介紹,保證身材和相貌都很不錯!我認識一個跳芭蕾舞的……"說著,奧斯本少爺的話題又偏到一邊去了.

"我猜你急忙趕過來,不會是為了和我聊女人吧."肖恩無奈地抬頭,結束上一個話題.

哈利這才忽然想起此行的目的,一臉掩飾不住的雀躍笑容,他幾乎忍不住要跳起來,表達內心的激動心情.

"沃森頓要倒黴了."他哈哈大笑,想到自己今天早上在董事會上的意氣風發,"被人爆出非法進行人體試驗,各大媒體紛紛跟進爆料,據說已經有政府部門介入了,股價崩得比斯塔克工業還要快."

"上帝是公義的,懲戒惡人,善待義人."肖恩淡淡說了一句,對于這個結果他並不驚訝.

不過想要借此搞垮一個財閥集團,卻是想得太過簡單了,身為醫療行業的壟斷巨頭,沃森頓公司或許會遭受重創,但是不可能就此倒閉,站在他們背後的利益勢力,不會坐視這頭龐然大物輕易倒下.

"你好像早就知道了."哈利的眼神古怪,自己的這位好友似乎總能提前知道一切,並且做好准備.

"忘記了嗎?我有一雙看透未來的眼睛."

哈利撇撇嘴,他可不相信這種神棍式的說辭:"那我甯肯相信你跟吉普賽人學過什麼占卜的神秘魔法."

"接下來該怎麼做?要不要趁勝追擊,給沃森頓一點苦頭吃?"記仇的奧斯本少爺可沒有忘記,之前沃森頓的狠狠打壓.

"什麼都不要做,自然會有人為我們主持公道的."肖恩瞥了一眼桌上的報紙,想必那位號角日報的老板,應該已經收到了自己的善意回報.

"畢竟這可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燈塔國家."年輕人嘴角勾起一絲笑意,語氣中蘊含著淡淡的譏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