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新藥上市
g,更新快,無彈窗,!

清理乾淨的星環大廈,肖恩靠在椅子上,雙眼微闔,手指輕輕敲打著扶手,他在回憶著剛才發生的戰斗,能量操控似乎越來越熟練,從最開始的赤紅光束,到如今凝聚成無形的力場,正在慢慢地進步.

或許有一天,他也會像漫畫中的那個強大角色一樣,擁有轟碎星辰的恐怖實力.

艾麗卡站在男人的身後,雙手輕柔地捏動著肩膀,恰到好處的力道,讓肖恩緊繃的神經不自覺放松下來.

"我們可以更加徹底一點."艾麗卡提議道,她俯下身子,柔軟的嬌軀散發著一股幽香,"把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趕盡殺絕,他們只會惹來更多地麻煩."

聽著黑發女郎飽含殺意的話語,肖恩淡淡一笑,把頭靠後一點,枕在軟綿的胸脯上,他沒有想把街頭英雄根除殆盡的想法,不管是夜魔俠還是懲罰者,都在神盾局的監控名單上,一次性除掉那麼多關鍵人物,也許會造成意料之外的影響.

"一個丹尼-蘭德足夠讓他們清醒了."肖恩睜開雙眼,眸光深邃,輕聲道:"而且我只是看中了他的蘭德集團."

他打開電視,屏幕上正在播放年輕鐵拳的死訊--

"這里是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前方記者奧莉婭娜-法拉奇為你發回報道.昨晚十一點三十二分,蘭德集團的新任總裁,丹尼-蘭德先生在與地產大亨詹姆斯-韋斯利先生商談合作時,失足從星環大廈墜落,不幸身亡.蘭德先生是紐約著名的企業家,幼年時期與父母乘坐飛機不幸遭遇空難……根據紐約警局最新的調查結果,殺害丹尼-蘭德的凶手疑為地獄廚房的夜魔俠,一個以暴力行為觸犯法律的蒙面義警……"

肖恩反手把艾麗卡拉到懷中,他感受著女郎的溫軟嬌軀,輕笑道:"看到了嗎,這就是權勢的迷人之處."

"金並活著的時候,紐約警局一半的警察都收過他的錢,檢察官和警察局長都把這位黑道皇帝當成社會名流,與之結交談笑.現在,韋斯利掌控的勢力比起金並更加龐大,他是紐約的地產新貴,和市長先生一同出入酒會,威脅陪審團,收買警察……這些低級的伎倆早已不需要他去做了,那些想要得到利益的人,自然會明白怎麼做."

"這就是我要把你拉入黑暗的原因,艾麗卡."肖恩貼近了女郎,溫熱的氣息噴吐在耳垂上,像是一陣細微的電流經過,"要做制定規則的人,而非去遵從別人的規則,唯有如此才能擺脫一切束縛,得到自由."

艾麗卡內心顫動,她無比迷戀男人身上的黑暗氣息,有些人喜歡光明帶來的溫暖,有些人則沉醉于黑暗給予的吸引.

自從被黑空複活以後,她就擺脫了以前的自己,腦海中那些感情和記憶,恍若另一個陌生人似的,最初還能激起內心的些微波瀾,到後來心湖便徹底平靜下來.

"兼並,收購,打壓,憑借韋斯利的能力手段,很容易就能把蘭德集團收入名下,而夜魔俠他可以選擇回到正常的生活,也可以繼續跟我們對抗,很快他們就會發現,自己在地獄廚房寸步難行."

肖恩看著電視中的新聞報道,地獄廚房的紅色惡魔,被警局列為了跟懲罰者一樣危險的頭號通緝犯,他微笑著道:"人們之所以敬仰英雄,那是因為他們為了成為英雄,需要付出難以想象的巨大代價,戴上面具就意味承受一切."

"這個世上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

艾麗卡微微掙脫男人的懷抱,她凝視著那張年輕的臉龐,冷漠的眼神中綻放驚人光彩,緩緩地低下頭,舌尖舔舐著紅唇.

肖恩的呼吸稍微加重,陡然流露出嫵媚氣息的艾麗卡,把他那顆平淡的心撩撥得有些發癢.

電視里,仍然播放著關于紐約警局通緝夜魔俠的報道,而坐在椅子的男女,已然陷入溫柔的纏綿.

…………

與此同時,沃森頓公司的辦公室里,身為掌舵人的馬庫斯猛地把桌上的文件夾砸向辦事不力的手下,漢密爾頓忍住閃躲的欲望,硬生生承受著老板的雷霆怒火.

"廢物!一群廢物!"如雄獅般的老人憤怒咆哮,他指著電視機中的新聞報道,怒吼道:"當初是誰和我說,肖恩-西珀斯那個毛頭小子,肯定會把基因藥物的配方出售給沃森頓?結果呢?奧斯本和安布雷拉實驗室聯合發表聲明,新藥將于今日正式上市,進入醫療市場!"

馬庫斯複述著新聞里的消息報道,臉色陰沉如水,他望著縮頭縮腦的雇員,恨不得把這個愚蠢的家伙扔下樓!

"狡猾的小家伙,一邊穩住沃森頓,另一邊尋找外援……"掌控沃森頓前行方向的老人平靜下來,不由地冷笑著.

他毫不留情的訓斥著手下,聲色俱厲:"只有像你這樣的蠢貨,才會被這種年輕人的小伎倆蒙騙過去,他如果真的有心出售基因藥物的配方,就會暗中尋找各方買家,而不是拖延時間,讓新藥盡快上市!"

漢密爾頓心中狠狠咒罵著肖恩,那個卑鄙的家伙演技堪比好萊塢明星,自己居然真的相信,他對沃森頓開出的條件心動,有意出售基因藥物的秘密配方,給予奧斯本致命一擊.

"那好,既然奧斯本工業的小家伙闖進了沃森頓的地盤,那麼我會讓他和肖恩-西珀斯知道,商業競爭究竟有多殘酷."

馬庫斯眼里閃爍著獨狼似的凶光,陰鷙的面龐森寒冰冷,讓漢密爾頓不由自主地雙腿顫抖,他跟著這位沃森頓的掌控者接近十年的漫長時光,已經許久未見對方身上出現過這種令人心悸的陰冷氣息.

如同野獸倏然露出獠牙,一種被死死盯上的恐怖感,仿佛只要稍不注意,就會被吞噬得一干二淨!

馬庫斯揮手,示意戰戰兢兢的手下離開,他想騰出手來認真對付奧斯本,可是自己兒子的病情愈發嚴重,家庭的瑣碎私事讓他心力交瘁,每天看到妻子淚流滿面的悲傷樣子,還有兒子痛苦不堪的眼神,他都忍不住催促著實驗室加快研究進度.

想到奧斯本這頭幼獸,向著沃森頓的寶座發起挑戰,而隨著沃倫漸漸成年,身體的異狀已經無法掩蓋,馬庫斯便愈發心煩.

切換了頻道,新聞節目里報道著著名的反變種人急先鋒,羅伯特-凱利參議員,正在慷慨激昂的發表著演說,其中著重強調了變種人對于社會的危害,號召國會盡快通過變種人注冊法案.

深感同意的馬庫斯連連點頭,他看著電視里義正言辭的參議員,眼中掠過一絲晦暗的光芒,似乎有所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