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英雄末日
g,更新快,無彈窗,!

面對肖恩的問題,房間里陷入死寂,丹尼-蘭德深呼吸一口氣,望向旁邊的傑西卡,兩人視線交彙的瞬間,緊繃的身軀陡然發力,頃刻便沖至強大對手的身前.

首先沖上前來的,是來自昆侖的鐵拳,這位自幼出身富豪家庭的青年,獲得了古老的傳承,一雙拳頭無堅不摧,當他的精神格外集中,進入到一種特殊的冥想狀態時,就能感知到體內的"氣".

將這種奇異的生命能量灌注雙手之上,能夠讓丹尼-蘭德擊碎鋼鐵,抵擋子彈,然而這種強大的招數卻不能頻繁動用,每使用一次都會讓他在一段時間內精疲力竭,需要經過休息調整之後才能再次釋放.

尤其是對于丹尼-蘭德這種新手鐵拳,無法自如控制體內的力量,讓他的戰力處于時高時低的尷尬狀態.

不過這一次,年輕氣盛的鐵拳顯然用盡全力,澎湃的力量灌注在縈繞著金黃光芒的拳頭上,空氣中發出隱約的雷鳴之聲,一記重拳還未襲至肖恩的面門,一股強勁的撕裂風聲就已撲面而來,如同銳利的刀刃,透出令人心寒的恐怖力道.

"活著不好嗎?"男人渾然不在意,輕笑著伸出手.

咚!

宛若洪鍾大呂的碰撞聲響徹房間,無形的氣浪四散而出,揮動拳頭的丹尼-蘭德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自從得到昆侖的傳承以後,他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向來無往而不利的鐵拳之力,竟然會被人一只手擋下!

裹著金黃光芒的拳頭,狠狠砸在肖恩的伸開的手掌上,如同撞到一座巍峨的大山,根本無法撼動.丹尼-蘭德感覺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力場,削弱了自身的力量.

無論揮拳的速度還是行動能力,比較平時都遲緩了許多,像是陷入一團黏稠的膠水之中,越是掙紮反抗,越是深深陷進去,一時之間難以脫身.

"昆侖的不朽鐵拳?"肖恩嘴角挑起一絲冷笑,一記膝撞將丹尼-蘭德擊倒在地,隨即飛快地側過身,避過傑西卡的凶猛攻勢.

一身怪力的私家女偵探欺身襲來,肖恩眉頭一挑,剛想開口說話,卻突然面色一變,散布在周圍的無形力量如怒濤卷動,形成切切實實的能量力場,揮動拳頭的傑西卡感覺到空氣中充滿阻力,她好像落入到深海之中,一切行動都受到了海水的無形阻擋.

緩緩放慢的動作中,肖恩腳步輕點,側開身子,空氣中清晰地浮現出一圈圈波紋氣浪,一顆口徑7.65mm的金屬子彈射向他的腦袋,即便釋放出的無形能量,極大地減緩了速度,那顆子彈仍然從自己的額角擦過,槍口爆豆般的轟響如雷炸開,震得耳膜嗡鳴.

傑西卡揮拳只是掩飾,實際上另一只手握著一支小巧輕便的沃爾特PPK手槍,這種受到多國特工青睞的槍械,體型小巧,便于隱蔽攜帶,在許多電影和虛構小說中屢見不鮮,更是秘密特工007,詹姆斯-邦德的代名詞.

咔嚓!

藏著必殺一擊的私家女偵探還未反應過來,掌中的手槍便已被肖恩捏成廢鐵,她的脖頸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緊緊扼住,猶如鐵鉗般逐漸收縮,窒息的痛苦襲上大腦.

"聰明的辦法,這肯定是懲罰者想到的吧?利用貼身肉搏的機會,找准機會給我腦袋來上一槍."肖恩微微松口氣,他確實沒有防備到一向赤手空拳的傑西卡,會突然使用槍械暗算.

傑西卡雙腿踢動著,喉嚨中發出艱難地喘息聲,縱使這種危險的情況下,她的眼神仍然桀驁不馴,似乎沒有什麼能夠令這個曾經墜入過黑暗的女人屈服.

雖然肖恩很想扭斷對方的脖子,但他還是克制住了內心的殺戮欲望,深深吸入一口氣,他把傑西卡按在牆上,幽深目光中閃爍著冰冷寒意.

"傑西卡-瓊斯,我可不是基爾格雷夫,總是會對你手下留情,你的鄰居叫馬爾科姆-杜卡斯,你有一個朋友在電台工作,叫帕特麗夏-崔西-沃克……如果你再來找我的麻煩,傑西卡,你的後半輩子都會生活在無盡的悔恨中."

冷漠的聲音猶如極寒地帶的凍氣,讓傑西卡不禁有些發冷,這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好似夜色中最濃重的黑暗,深深地籠罩著自己.

這位桀驁暴躁的私家女偵探,像是又回到了被基爾格雷夫,那個綽號"紫人"的混蛋控制的那段黑暗時光,深藏在心底的夢魘,宛若惡魔的低語,再次回蕩在耳畔.

緊緊扼住脖頸的手臂倏然松開,傑西卡忍不住大口喘氣,她的下巴被男人強行捏住,仰頭望著那雙深不見底的幽冷眸子:"據說要馴服像你這樣的烈馬,需要鞭子,鐵錘和匕首,先用鞭子抽打桀驁不馴的野馬,如果它仍然不願屈服,再用鐵錘敲擊,最後還是不能降伏,直接用匕首刺死."

"珍惜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傑西卡-瓊斯."

肖恩冷漠地轉身,不再去看跪倒在地的私家女偵探,一把將恢複了力氣的丹尼-蘭德提起,他踱步走到破裂的窗戶邊上.

冷風呼嘯著倒灌進來,掀動丹尼-蘭德的衣衫,他被肖恩像拎小雞一樣提在手中,毫無反抗掙紮的余地,感受著男人身上透出的凜冽寒意,這位年輕的鐵拳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你想做什麼?"勉強支撐起身子,靠坐在牆上的夜魔俠問道.

"當然是擊碎你們那些天真的想法--用丹尼-蘭德,這位英勇不屈的鐵拳的鮮血."肖恩的聲音冷漠.

他提著丹尼-蘭德的手臂伸出巨大的落地窗,狂風如刀子似的,那只掐住鐵拳的手臂穩若泰山,沒有絲毫的顫動.

"你們以為這是漫畫或者電影,正義的英雄最後總能擊敗那些邪惡的壞蛋……我想讓你們知道與我為敵的後果."

肖恩看向竭力掙紮著,想要起身阻止自己的夜魔俠,嘴角勾勒出溫和平靜的笑容,他輕聲道:"馬特-默多克律師,現實是殘酷的,你曾經親眼目睹過這個社會的真實面目,它既冰冷又無情--這不正是你選擇成為夜魔俠的原因麼?"

"現在,我再次把這血淋淋的現實展現給你看……"

說話之間,肖恩毫無征兆的松開手,年輕的鐵拳帶著驚愕的眼神,耳邊狂風呼嘯,如群鬼哭嚎,短暫的失重感之後,隨著"嘭"的一聲沉悶重響,好像裝滿水的袋子砸在地上,鮮血噴濺出來,渾身的骨頭碎裂,驚人的劇痛沖上大腦.

痛苦中煎熬了一瞬間,丹尼-蘭德,這個昆侖唯一的守護者,就此死去.

"不!"夜魔俠抱住腦袋,痛苦咆哮.

"下一次,也許就是弗吉-尼爾森,或者凱倫-佩吉--如果你繼續堅持那可笑的正義,你會在死亡之前體會失去一切的痛苦,這一點我向你保證."

肖恩走到夜魔俠的身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對方,他伸手粗暴地摘下紅色惡魔的面具,把它踩在腳下.

"地獄廚房,從今以後不會再有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