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碾壓
g,更新快,無彈窗,!

懲罰者率先沖入房間,勃朗甯手槍爆發轟鳴巨響,黑洞洞的槍口火光綻放,巨大的落地窗被子彈射穿,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立在牆邊的高檔酒櫃也遭到波及,被"嘭嘭嘭"的連續槍聲轟得四分五裂,擺放在櫃子里的高級洋酒爆裂成碎渣,顏色各異的酒液肆意橫流,蘇格蘭威士忌,龍舌蘭,伏特加還有香檳,來自世界各地的名酒混作一團,空氣中立刻彌漫著一股令人醺醺然的濃烈氣息.

子彈猶如一柄鋒利的切刀,撕裂任何擋在面前的阻礙物,懲罰者深知這次對手的可怕,那個始終摸不清來曆的男人,不像以往對付的那些黑幫頭目,暴徒惡棍,黑心商人--對方隱藏在幕後之中,不動聲色地除掉了手合會的幾位領袖,揮手之間又驅除了不服從于自己的黑幫勢力,把地獄廚房圈成了個人的獵場.

這個自稱"King"的男人,比起曾經的黑道皇帝金並更像是一個獨斷專行的暴君,凡是不願屈從于自己意志之下的人,統統都要被掃除乾淨.

這種可怕的人物,足以讓地獄廚房再一次陷入黑暗!

懲罰者扔掉彈匣已空的勃朗甯手槍,他之所以沖進房間便火力全開,就是為了搶占先機,他跟對手之間的差距過于懸殊,不能給對方抓住一絲機會.

槍聲停下的那一瞬間,一道黑影從陰影處竄出,懲罰者似乎毫不驚訝,他早有預料,反手握住背在後面的M16自動步槍,同時調節成全自動射擊模式,一條長長地火舌猛然吐出,猶如火龍的灼熱吐息,向著飛速沖來的黑影噴吐而去.

讓懲罰者感到驚訝的是,對方竟然不閃不躲,徑直迎向攜帶強勁動能的金屬子彈,淡金色的光芒如流水般覆蓋全身,足以切裂人體,撕碎血肉之軀的猛烈火力,速度陡然放慢下來,像是陷入凝滯的膠水之中.

哪怕以懲罰者的肉眼,居然也能看清撕裂空氣的清晰彈道,仿佛一股無形的力量讓時間放緩了腳步--當然這只是他的錯覺,實際上並非時間漸漸停滯,而是射出的子彈被一面看不見的壁障擋下,逐漸失去了前進的動力.

叮叮當當!

動能消散的金屬子彈掉落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渾身裹著淡淡金光的黑影,已然沖到懲罰者的面前,體格魁梧的強壯身軀發出沉悶的響聲,好像被一拳重重砸中的沙包.

劇痛由腹部席卷全身,縱使意志堅毅如懲罰者,也不禁悶哼一聲,他竭力仰頭,那道黑影映入眼簾,模糊的形象變得清晰--

挺拔的身影,一頭黑色短發,整張臉被一副戰術面具半遮住,只露出一雙幽深的眼睛,如同陰影之王.

猶如西伯利亞寒風般的冷笑聲響起,體格壯碩得像頭熊似的懲罰者,被對方單手提起,當成武器猛地投擲出去,砸在緊隨其後的夜魔俠身上.

不到三十秒的短暫時間,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便已經減員一人.

"接下來是誰?還是說你們一起上?"肖恩淡淡的問道,對于已經掌握了粗淺的能量操控的自己,這些人根本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

即便是金屬子彈,如今也傷害不到他,憑借自身的肌肉密度,以及恢複能力,只要是不被重火力武器正面轟中,炸成四分五裂的悲慘下場,普通的槍械毫無效果.

"把艾麗卡還給我!"夜魔俠怒氣沖沖,這也是他之所以再次闖入手合會總部的原因.

他不能坐視這個可怕的家伙,把艾麗卡拖入黑暗的深淵,就此沉淪下去.

"律師先生,我很感動于你的深情,不過似乎艾麗卡不太領情."

肖恩搖頭笑道,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他們既不能為自己創造更多地積分,也不是可以掌控的一股力量.

所以這一次,他不會再手下留情.

夜魔俠還想說些什麼,卻被踏步前來的肖恩打斷,一道黑影如若離弦之箭,倏然沖至身前,強勁的拳風撲面而來!

"你的傷勢恢複得不錯,律師先生."

戲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夜魔俠條件反射一般,猛地揮出手中的短棍,金屬打造的堅固武器,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緊緊握住,像是陷進銅牆鐵壁里,完全無法撼動分毫!

看到夜魔俠落入險境,傑西卡和盧克-凱奇立刻向肖恩發起了勇猛沖鋒,一身怪力的私家女偵探直接扯下一扇門,猶如拎著一張紙片似的,迅速猛烈的重重砸下!

"毫無默契的隊伍."

肖恩手臂發力,"咔嚓"一聲折斷了夜魔俠的手臂,絲毫不顧對方慘烈的怒吼,一只手提起這位地獄廚房的紅色惡魔,迎上傑西卡轟然砸下的門板.

用自己的身體為肖恩承擔一次猛烈攻擊的夜魔俠,渾身傷痕累累,折斷的手臂無力地垂下,被肖恩一腳踹飛出去,砸在牆壁上.

"該死的混蛋!"看到兩位隊友先後受到重創,盧克-凱奇如同一頭憤怒的公牛撞擊而來.

這位黑人大漢有著刀槍不入的身體和遠超常人的身體,一身八十年代黑人搖滾歌手的黃色夾克,肌肉如山丘似一團團隆起,像是從《終結者》里走出來的施瓦辛格,散發著絕對的硬漢氣息.

"聽說你有一身鋼筋鐵骨……"淡淡的金色光芒凝聚,肖恩一拳砸中狂奔而來的盧克-凱奇,像是轟在一塊堅硬的鋼板上.

砰地一聲,兩人一觸即分,肖恩稍微後退一步,盧克-凱奇腳步踉蹌,他晃了晃昏沉的腦袋,自己剛才像是正面撞中了一面合金牆壁,巨大的反沖力量讓堅硬如剛的身軀一陣酸麻.

黑人大漢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的肌肉組織和骨骼密度都得到強化,擁有超強的耐力和力量,傾盡全力能擊穿一塊四英寸厚的鋼板,可是對手絲毫不遜色自己,不但力量強大,防禦力和恢複能力更加驚人.

肖恩看著陸續加入戰團的傑西卡和鐵拳丹尼-蘭德,深邃的眼眸一片漠然,他調動著身軀中的澎湃力量,踏動步伐,腳下的地板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綻開蛛網般的密集裂紋,隨後轟然碎裂!

盧克-凱奇覺得眼前一黑,一記重拳打在腦袋上,猶如受到一柄大錘的重擊,還沒來得及反抗,一道赤紅的光束從肖恩的掌中噴湧而出,好似銳利的激光刀刃,切割在黑人大漢堅韌的皮膚上.

幾乎快要遺忘痛苦是什麼滋味的盧克-凱奇,怒瞪著雙眼,發出野獸似的咆哮低吼,鮮血從胸膛噴濺而出,黝黑的皮膚被赤紅光束切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觸目驚心!

"不過如此."肖恩打飛痛苦呻吟的盧克-凱奇,看了眼牆上的時鍾.

此時,距離街頭英雄沖進房間,才只過去了五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