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鱷魚的眼淚
g,更新快,無彈窗,!

肖恩望著臉色熱切的漢密爾頓,心中不由地冷笑,這位看似熱心的沃森頓醫藥代表,不過是想讓自己出賣奧斯本,提前扼殺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罷了.

一方面與自己進行私下會談,試圖獲得基因藥物的秘密配方,一方面暗中阻撓奧斯本的新藥上市,如果肖恩答應出售配方,那麼沃森頓完全可以搶先讓ALZ-112通過審核,投放市場,等到那個時候,奧斯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等于白費功夫.

這些醫藥企業的熱心與慈悲,不過是鱷魚的眼淚,用來麻痹獵物的假象,使其放松警惕的偽裝,當你露出毫無防范的松懈狀態,立即就會被凶狠的吞噬乾淨!

倘若他們真的有那麼好心,這個國家的醫療成本也就不會如此高昂,那些只能領著救濟金過活的貧民,甚至都難以邁進醫院的大門,昂貴的藥品與醫療服務,讓他們望而卻步.

"那些股份是我和康納斯博士共同持有的."肖恩糾正道.

漢密爾頓神秘一笑,他自以為看清楚了這個年輕的幸運兒,用煽動性的語氣說道:"我注意到康納斯博士很少出面,他大多數時間都待在實驗室里,無論是新聞發布會,還是應付媒體記者的采訪,好像都是你在出面打理."

"康納斯博士已經過了一位科學家最巔峰的黃金時期,而你年富力強,擁有更加廣闊的未來……"醫療企業的代表猶如一位華爾街的股票經紀人,循循善誘著,一步步把獵物引進陷阱.

"可是……哈利是我的朋友……"肖恩裝作底氣不足的樣子,似乎有些心動,在道德與良心的界限中左右搖擺.

如果漢密爾頓讀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著作,大概就會發現,坐在他對面的年輕人,一臉看似充滿著猶豫糾結的表情,實際上內心毫無波動,眼睛里一片淡漠.

"肖恩,這里是紐約,每個人都在這座城市尋找著機會,但不是人人都能獲得成功."漢密爾頓靠在椅子上,以一副前輩的姿態指點道:"或許你擁有比常人更加出眾的天賦,但是紐約從來不缺少天才,托尼-斯塔克,里德-理查茲,他們曾經都是風光無限的天才人物."

"……但是你看看他們兩個人的差距,一個不管走到何處都受人追捧,一個卻還在苦苦尋求著研究資金,是理查茲先生不如斯塔克聰明?不,因為後者依靠著斯塔克工業,一個龐大無比的軍工巨頭,能夠提供源源不斷的資金,以及最好的科研環境!"

漢密爾頓拍著肖恩的肩膀,仿佛告誡年輕人一般,意味深長的說道:"人生的機遇少之又少,一旦發現就要及時把握,天才的名聲並不值錢,至少在紐約是如此."

肖恩隨口應付著這位沃森頓的醫藥代表,雙方互相飆戲,也許是因為演技精湛的緣故,兩個人竟然聊得頗為投機.

從遠處看,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和漢密爾頓是相談甚歡的好友,誰會想得到,其實雙方都各懷心思,暗藏心機.

"你隨時可以聯系我,沃森頓公司絕對會給你一個滿意的價格,在華爾街有句話我很認同,世間萬物皆可以明碼標價."

離去之前,漢密爾頓笑意吟吟,他看得出肖恩已經心動了,只是暫時還放不下姿態,這種既想得到利益,又要故作清高的虛偽之人,他不知道見過多少.

剛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是滿口道德良知,一臉正義衛士的堅毅模樣,可最後還不是都屈服在金錢的魔力之下,心甘情願淪為醫藥企業的賺錢機器.

"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漢密爾頓揮手告別.

"當然."肖恩點著頭,轉過身後,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笑容.

年輕人的眼眸中金光一閃而過,他仰頭望著散發著溫暖光芒的太陽,眼神漸漸變得冷漠.

沃森頓公司准備要對進軍生物醫療行業的奧斯本工業動手,自己當然是最佳的攻破對象,只要他願意把秘密配方私下出售給漢密爾頓代表的醫藥企業,那麼等于是在奧斯本背後重重地捅上一刀,這個好不容易才從懸崖邊緣回到正軌的家族企業,立即就會跌落深淵,落得萬劫不複的悲慘下場.

哈利自然也會因此,失去在父輩手里建立的商業帝國,從年少多金的集團總裁,跌落塵埃,一無所有.

至于肖恩能得到什麼呢?

他會面臨奧斯本工業的起訴,遭受身敗名裂和牢獄之災的可憐下場,奢望沃森頓站出來幫自己說話,那無疑是期待太陽從西邊升起,資本家的眼中只有利益,他們的許諾壓根一個字也不能相信.

只要肖恩被一時的利益蒙蔽雙眼,出賣了奧斯本,得到新藥配方的沃森頓公司絕對會翻臉不留情,對于這些醫藥企業來說,沒有取得一定話語權的科學家,只是他們眼中的賺錢機器,唯一的價值就是能源源不斷地榨取利益.

所以肖恩才會選擇哈利作為合作伙伴,安布雷拉依靠著奧斯本工業,才能慢慢度過新生期,借助對方的能量,迅速地成長起來.

至少他不用擔心哈利跟那些貪婪自私的資本巨鱷一樣,時刻謀劃著把自己驅逐出局,獨享豐盛的蛋糕.

"這個世界好人才有好報啊."

肖恩呼出一口氣,自從擊敗了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獲得龍骨遺骸中的龐大能量後,他仿佛邁入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從操控身體中的能量,到以意念驅動,外放凝聚成實質,他感到自己每一天都在進步,身軀里的細胞變得的更加饑渴,吸收太陽輻射以及其余能量的速度,也愈發加快.

肖恩微微握著拳頭,感受到了哨兵的力量正在這具身軀之中,一點一滴的覺醒複蘇!

"沃森頓公司,那個給變種人造成大麻煩的醫藥企業……"

肖恩終于記起了沃森頓這個名字,原來的時間線中,這家公司的掌舵者由于兒子是變種人的緣故,格外仇視這個飽受歧視的特殊群體,最後研制出了抑制變種人的基因藥劑,縱使強如萬磁王被裝載了這種藥劑的武器射中,都失去了一段時間的能力,淪為一個普通人.

"也許不用我親自動手."

肖恩眼神閃爍,他感受著腦海中的朦朧白光,逐漸強大的精神意志,"也許應該找個時間拜訪一下偉大的查爾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