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游說


"你剛才在和康納斯博士聊什麼?"送走心懷擔憂的康納斯,穿著一身休閑裝,金色長發梳成馬尾辮的格溫靠了過來.

這位才從實習生晉升為研究員的金發女孩,隨著自己的導師康納斯一同加入了安布雷拉,她端著一杯果汁走到肖恩的身邊,皺著鼻子說道:"你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課堂上了,年輕的億萬富豪先生,小心期末掛科哦."

"讓你失望了,斯黛茜小姐."肖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只需要修滿足夠的學分,就可以從這所學校畢業,而且作為一名天才,怎麼可能會擔心掛科的問題."

作為同學的兩人互相調笑,自從奧斯本工業的發布會之後,肖恩已經成了紐約州立大學的風云人物,年紀輕輕的億萬富豪,擁有一項前景廣闊的研究成果的天才科學家,媒體報紙上的誇張報道,與奧斯本工業刻意的推波助瀾,把一道道耀眼的光環戴在了這位年輕人的頭頂.

"聽說麥肯校長還想讓你作為今年開學典禮的演講嘉賓?"格溫吮吸著果汁,好奇地問道.

肖恩聳了聳肩,淡淡說道:"也許這只是校長先生聽說我想為學校捐贈一座圖書館,而做出的一點點回報."

"哼哼,居然連校長都被你買通了……小心我去舉報你!"

格溫眉頭皺了一下,隨即握緊白生生的拳頭,故意做出一副惡狠狠的表情,這樣反倒讓她顯得更加嬌俏可愛,散發著一種青春活潑的氣息.

作為紐約市警察局長的女兒,格溫並非是溫室里的嬌嫩花朵,她當然明白這個世界的真實面目,成年人組成的社會中,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交易和妥協,以及利益之間的互相交換.

所以這位仍然保持著一份天真的金發女孩,對肖恩直白的話語倒是沒有什麼反感,當然這並不排除有私人感情的因素在內.

"感覺大家好像都變得不一樣了……"凝視著肖恩的年輕臉龐,斯黛茜小姐莫名有些感慨:"哈利繼承了家族企業,努力學習著經營公司,我上次見到他的時候,差點沒認出來.還有彼得,他好像一直很忙,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其他地方,他總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樣子,有時候居然會在上課時睡覺,經常被老師點名……"

肖恩心中暗笑一聲,彼得一邊要忙著學業和號角日報的兼職,一邊還得充當紐約的好鄰居,化身蜘蛛俠打擊罪犯,維持治安,白天與晚上變換著不同的身份,這讓彼得身心俱疲,尤其是他和瑪麗-簡,哈利之間的複雜戀情,更是成為年輕的蜘蛛俠不知道如何處理.

"變化最大的就是你了,肖恩."格溫捂著嘴輕笑著,"人人都在說肖恩-西珀斯是個天才,可是我仍然還記得你第一次進入康納斯博士的實驗室,連沖洗燒瓶都不會,一副笨手笨腳的樣子……"

黑曆史被揭發的肖恩咳嗽了兩聲,目光炯炯的盯著格溫,對方似是感受到了灼熱的視線,臉頰浮起兩朵紅云.

"你還忘記了一個人,大大咧咧的斯黛茜小姐,現在已經是一名正式的科學家預備役了……格溫博士,哈哈,聽上去還不錯."


受到取笑的格溫惱羞成怒,不顧繼續維持淑女的形象,開始追殺轉身跑開的肖恩,其余的工作人員還在一旁起哄,他們加入了安布雷拉之後,才發現這位被稱作"斯塔克二代"的年輕老板,一點也不像斯塔克那樣高傲自大,難以相處,相反很是平易近人,私下里還會和大家開些玩笑.

佯裝被抓住的肖恩,讓格溫不痛不癢的捶了幾拳,便結束了這場嬉戲打鬧,金發女孩扶著他的肩膀,微微喘息著,初具規模的胸脯起伏如山丘.

"你好,西珀斯先生."一個惹人厭的聲音插入進來,"我是沃森頓公司的維爾特-漢密爾頓."

肖恩皺著眉,他望著眼前這位自報家門的中年人,對方西裝革履,頭發梳得一絲不苟,渾身透出一股成功人士的沉穩氣度,只是眼神中藏著淡淡的倨傲,尤其是說出來自沃森頓的時候,還帶著一絲居高臨下的俯視意味.

這位漢密爾頓先生,當然不知道自己的細微表情,盡數被肖恩看在眼里,他認為這個被媒體捧上天的年輕人,只是個運氣好的幸運兒,湊巧從實驗中發現了基因藥物的配方,從而獲得巨大的名聲與利益.

作為一家醫藥公司的代表,漢密爾頓深知發明一種新藥,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與努力,即使是世界頂尖的科研團隊,也要花費漫長的時間,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有所發現.

一個大學還未畢業的年輕人,和一個落魄到只能在學校里授課的殘疾科學家,他們能夠完成基因藥物的研發?

漢密爾頓掩藏著內心的不屑,用頗為嚴肅的語氣說道:"西珀斯先生,我想代表沃森頓公司和你談一談."

跟肖恩親密靠在一起的格溫,恢複了人前的矜持姿態,甜甜的笑了笑,然後轉身走開.

"沃森頓公司?"肖恩眼光閃爍著,一番簡單的寒暄過後,他得知了對方的來意.

他和這位來自沃森頓的代表坐在白色陽傘下,故作遺憾的說道:"我已經跟奧斯本工業簽了合同,假如違反合約的話,我不但要賠付一筆數額巨大的違約金,而且還要面臨牢獄之災."

"這一切都不是問題."漢密爾頓露出自信的笑容,低聲道:"西珀斯先生,你知道沃森頓是一家底蘊深厚的醫藥企業,是業內的領頭羊,地位不可撼動,而奧斯本工業太過年輕--我並非說年輕不好,它富有活力,充滿生機,但同時也意味著缺少支持,不夠穩重."

"而且據我所知,奧斯本工業的新總裁,他在商業上的建樹平平,之所以能把岌岌可危的奧斯本工業撐到現在,全靠西珀斯先生你研發出來的基因藥物,暫時穩住了公司下跌的股價,這才緩過來一口氣."

肖恩刻意做出一副謙虛的表情,嘴角的笑意卻掩蓋不住:"哪里,力挽狂瀾的人是哈利才對,他拯救了奧斯本工業,我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

漢密爾頓心中了然,又是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家伙,作為主管市場運營的高層管理,他見過不少像肖恩這樣的人,年紀輕輕便獲得了旁人難以企及的成就,沉溺在一片贊譽聲中,以為自己真是能夠改變世界的天才人物,直到遭受現實的殘酷打擊,見識到行業中的黑暗面後,才會驟然清醒.

"我聽說西珀斯先生你手中持有一部分奧斯本工業的股份?"沃森頓的代表故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