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沃森頓
g,更新快,無彈窗,!

曼哈頓中城,沃森頓大廈.

這座頂天立地的鋼鐵巨人屹立于世界上最大的摩天大樓集中區,與帝國大廈,洛克菲勒中心,克萊斯勒大廈並肩而立,成為這個國家經濟與文化中心的一道靚麗風景線.

馬庫斯-沃森頓大步走進會議室,作為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掌舵者,上個星期過完六十歲生日的馬庫斯,仍然顯得精神矍鑠,身上有種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氣勢,威嚴肅然,猶如一頭進入暮年的雄獅.

"一個被媒體捧到天上去的年輕天才,一個平庸無能的公司繼承人,他們就像是初生的牛犢,無知無畏的想要沖進生物醫療的領域,侵犯沃森頓的帝國版圖,而你們卻沒有半點辦法?"

馬庫斯直接把一本《名利場》雜志重重地摔在桌子上,上面印著一個笑容燦爛的黑發年輕人,副標題上的"開創美國制藥業的嶄新紀元"顯得格外刺眼.

"我每年投入數十億美元,用以研發新藥物,可是得到的結果,卻是市場份額的逐漸縮減……一個僅僅只有二十一歲的年輕人,在大學實驗室里發明了治愈大腦退化的基因藥物,告訴我,在場的各位先生們,你們難道不感到羞愧嗎?!"

面對馬庫斯-沃森頓劈頭蓋臉的一通怒罵,會議室中隸屬于各個部門的高層管理絲毫不敢反駁,全部都低下了頭,他們都深知這位沃森頓掌舵者的強勢作風,私底下流傳的"暴君"稱號可不是簡單說說的.

馬庫斯威嚴的目光橫掃過去,發現眾人都是噤若寒蟬,一句話也不敢多說,心底更是湧起一陣怒火.

這位如雄獅般的老人,掌管這家大型企業已經近三十年的時間,一直以來都致力于把沃森頓公司打造成為業界的壟斷巨頭,以勢不可擋的姿態稱霸整個行業,手握絕對的話語權--就像斯塔克工業做得那樣,獨享巨大的蛋糕,偶爾從指間漏些殘羹冷炙讓其余人去爭搶.

"這只是外界媒體的炒作,奧斯本工業轉型軍工領域失敗,又由于諾曼-奧斯本遇害身亡,股價一路呈現雪崩式的下跌,繼承公司的哈利-奧斯本,之所以放出基因藥物的消息,不過只是想穩定公司的股價,和他在董事會的地位而已."

一位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鼓起勇氣道,當初聽到奧斯本工業准備進軍生物醫療行業,沃森頓公司的高層管理根本沒放在心上,開發一項治愈疾病的新藥物,其中要付出的時間與金錢簡直難以想象.

而奧斯本工業宣稱,那個不過二十多歲,還未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居然發明了一種能夠全面治愈大腦退化的基因藥物,這無疑是天方夜譚一般.

並非人人都是斯塔克那樣的天才,何況托尼的成就也離不開斯塔克工業的支持與幫助.

這不是獨自一人窩在簡陋實驗室里,埋頭研究就能有所收獲的時代了,現代科學更加講究團隊合作,需要海量資金的投入,尤其是對于生物醫療行業,任何一種新藥的問世,背後都有著龐大的團隊和巨頭企業的支持.

"漢密爾頓先生,讓你失望了,在FDA(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的熱心朋友告訴我,這種基因藥物的效果十分神奇,已經進入了臨床試驗階段,很快就能正式投放市場."

馬庫斯面無表情,冷聲道:"你知不知道外界保守估計,這種基因藥物一旦上市,至少能達到四十億的價值?!"

感受著公司掌舵者的迫人目光,漢密爾頓冷汗濕透了背心,他壓根沒有對這種新藥進行過深入的調查,以為這只是奧斯本工業的一次商業炒作.

"這家公司在生物醫療行業屹立不倒,依靠得是不斷進取,像狼群一樣占領更多地市場!長久以來的安逸日子,讓你們都失去了進取心.即便是斯塔克工業,都還有著漢默工業,克羅斯科技公司這些競爭對手,沃森頓又有什麼資格停下前進的腳步!?"

馬庫斯語氣嚴厲,這幾年以來因為家里的私事,他松懈了對于公司的管理,否則奧斯本工業哪里會這麼輕易地產生進軍醫療生物行業的想法,早在哈利-奧斯本那個年輕人放出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就會以凌厲的手段,給予雷霆一擊!

散布基因藥物有著不可忽視的副作用輿論;私底下接觸肖恩-西珀斯,收購對方手中的藥物配方;攻擊奧斯本工業的股價;以利益煽動董事會造反,罷免哈利-奧斯本的總裁職位……太多的商業手段可以使用!

比起馬庫斯-沃森頓這種手腕強硬,眼光老辣的資本巨鱷,奧斯本工業的年輕總裁,還有那個被媒體捧成天才的年輕人,就像羽翼還未豐滿的雛鷹一樣,或許未來會有展翅翱翔的一天,但是在那之前,他們不過是可以隨意拿捏的對象.

"奧斯本工業想要進入生物醫療行業,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屈從于沃森頓的意志之下!"

會議室中的眾多高層管理點頭稱是,那位負責市場運營的漢密爾頓先生,立即開口道:"我會去和肖恩-西珀斯談一談,他雖然和奧斯本工業簽訂了合同,但是新藥還未上市,我們完全可以從中截斷,只要那個年輕人答應出售配方,那麼奧斯本工業將一敗塗地!"

"或者想辦法讓幾位參議員先生發表關于基因藥物產生危害的觀點,引發輿論攻擊,又或者找幾個進行臨床試驗的患者,聲稱自己有過敏反應或者其他身體方面的不適,只要運作得好,我們可以把奧斯本工業拖入法律的泥潭里."

一個個之前戰戰兢兢,不敢大聲說話的高層管理,此時倒是活躍起來,以沃森頓公司的龐大力量,或許擊敗不了奧斯本工業,但是想要阻止對方進入醫療生物市場,簡直輕而易舉.

一個行業的壟斷巨頭,其中的底蘊與積累,不是其他人可以想象的,哪怕是斯塔克工業那樣的龐然大物,貿然轉入醫療生物行業,也要主動與沃森頓公司分享利益,否則作為公司掌舵者的馬庫斯-沃森頓絕不可能輕易讓對方進場.

蛋糕始終都是有限的,想要保持自己的地位始終不變,那就要控制市場的競爭者,絕不能讓其他的掠食者進場,每一個位于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統統都是敵人!

看到手下的雇員紛紛獻言進策,馬庫斯冷漠的臉龐舒緩下來,區區的奧斯本工業和一個年少成名的天才科學家,他們還動搖不了沃森頓的穩固地位,他只是借題發揮,順便打算整頓一下公司內部的懈怠風氣.

"好了,阻擊奧斯本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我只想看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馬庫斯出聲打斷了會議室里的激烈討論,他擺擺手,問出自己最關注的事情:"沃森頓實驗室的研究到哪一步了?"

"我們以繪制基因圖譜為理由,命令下屬的醫療機構對整個東海岸進行血液采樣,目前已經進行到一半了,至于關于……"負責科研部門的主管眼光閃爍,猶豫地看向老板.

馬庫斯揮手讓其余人離開會議室,科研部門的主管才繼續說道:"關于抑制變種人基因的藥物研究,進行的不太順利,那些讓變種人產生差異的基因極其頑固,幾乎無法根除或者消滅!初步研制出來的抑制藥劑,也只能維持短暫的效果……"

沃森頓的掌舵者坐下來,強勢威嚴的臉龐顯露出一絲疲態,猶如衰老的雄獅佇立山丘,眺望著日落余暉,一股暮年的氣息散發出來.

"繼續研究,我投入那麼多的資金,必須要得到一個完美的結果!"

馬庫斯態度堅決,猶如斬釘截鐵一般,連忙點頭的科研主管完全不理解老板的想法,抑制變種人的基因藥物,對于公司來說根本沒有利益空間,難道賣給軍方作為武器嗎?

相比起投入的海量資金,缺少市場前景的變種人抑制藥劑,光靠國防部的訂單根本彌補不了,或許還會招致無妄之災,以眼光卓著而聞名的馬庫斯-沃森頓,難道會看不清事情的本質?

隱約間猜到了什麼的科研主管,明智地保持緘默,聰明人有時候不該多問,即便探究到真相的一角,也不要想得太多.

等到會議室重歸甯靜,這位如雄獅般的老人想起自己的兒子,憤憤罵道:"該死的變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