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賭場偶遇
g,更新快,無彈窗,!

"……托尼-斯塔克,夢想家,天才,愛國者,從少年時代起,作為傳奇武器開發者霍華德-斯塔克的兒子,憑借其過人的聰明才智迅速引起人們的關注,四歲時,做出了電路板;六歲造出了自己的第一台發動機,十七歲以最優異的成績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

康納斯博士一臉茫然地看著屏幕中,放映著佐證托尼-斯塔克確實是個天才的紀錄片,不是說好一起參加嘉獎晚宴嗎?肖恩和哈利兩個人跑到哪里去了?

這位局促不安坐在台下的中年科學家,此時心中充滿著三個古老的哲學問題,而會場中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來自軍方的代表人羅德上校上台發言--

"作為斯塔克工業的軍方聯絡人,我有幸與這樣一個真正的愛國者共事,他是我的良師益友.女士們先生們,我很榮幸將本年度最高榮譽頒發給托尼-斯塔克先生!"

隨著話音落下,節奏明快的音樂聲適時奏起,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台下的來賓紛紛左顧右盼,尋找著這位科學天才的身影.

羅德上校拿著獎杯連聲呼喊幾聲,都未看到托尼-斯塔克現身,直到發現坐在下面的奧巴代不斷地搖頭,他才好像明白了什麼,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斯塔克工業的最高執行長,奧巴代-斯坦連忙起身,走上台救場,為托尼的任性妄為收拾手尾,對他來說幾乎是日常,人們往往只看到天才光環明亮閃耀的斯塔克,很少會關注,究竟是誰的辛苦付出讓經曆了兩代人的斯塔克工業,擁有如今的輝煌地位.

康納斯博士喝著香檳,想著現在的年輕人真是靠不住,一個個動不動玩消失,連這場宴會的主角托尼-斯塔克都是這樣.

與哈利分別的肖恩來到十六樓的賭場,他揉了揉發癢的鼻子,嘀咕道:"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對了,康納斯博士去哪了?一把年紀的人還到處亂跑,真是的……"

肖恩手里拿著一杯免費飲料,漫無目的地游蕩在賭場里,感受著賭場熱烈的氣氛,嘈雜的聲音如同海浪一般,此起彼伏,連綿不斷,每年都有無數人從世界各地趕到拉斯維加斯,就為了體驗這座世界賭城的迷人魅力.

有人在這里傾家蕩產,一無所有,也有人抓住機遇,一夜暴富.正如人們所說的那樣,這是一座天使與魔鬼並存的奇跡之城.

肖恩手里把玩著幾枚花花綠綠的籌碼,他偶爾興趣來了,也會停下腳步玩上幾把,就像哈利說得一樣,拉斯維加斯是能讓人忘記一切煩惱的美妙天堂--前提是你的口袋里有足夠的籌碼或者鈔票,這樣你才有資格成為這座城市的上帝.

連贏了幾把二十一點,肖恩面前的籌碼已經堆成小山似的,他不由地暗想,如果自己繼續贏下去,賭場會不會有人把自己帶到小黑屋里去……

"這些都是你的了."沖著身材火爆的女荷官笑了一下,肖恩揀走幾枚籌碼,然後准備起身離開.

"老兄,你可真是慷慨大方."

一位穿著酒紅色襯衫的小胡子男人出聲說道,他剛才連輸了幾把,此時正在兩位高挑女郎身上尋找安慰.

"賭博的一個小訣竅,運氣好的時候,要學會分享."肖恩轉身靠在賭桌上,"我覺得自己今晚,好像抓住了幸運女神的裙角."

小胡子男人眉頭一挑,似乎有些不服輸,摘下墨鏡說道:"不如試一試輪盤賭博,看看今晚幸運女神到底站在誰這邊."

"論起對女人的吸引力,我從來沒有輸給過誰!"他自信滿滿的補充道.

半個小時以後,小胡子男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以至于身邊那兩位美麗女郎都無法吸引他半點注意力,"你連贏了十三把?按照數學上的幾率,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加上剛才那一局,一共十四把."肖恩平靜地糾正道,"看來幸運女神今晚比較中意我這一款."

小胡子男人臉色尷尬,之前充滿自信的發言,最後居然打了自己的臉,這讓他多少有些難堪.至于輸了多少錢,他倒是完全不在乎,如果自己願意的話,甚至能把這座酒店買下來.

"好吧,不得不承認,今晚整個拉斯維加斯的好運氣都彙聚在你的身上."

小胡子男人把頭埋在女伴的豐滿胸脯里,深吸幾口氣後,又重新振作了起來,他轉頭對身後的保鏢說:"哈皮,給我換大一點的籌碼來."

"還要繼續下去嗎?我的籌碼已經多到不知道怎麼花了."肖恩聳了聳肩,他面前堆起了一座小山,感受著周圍賭客嫉妒或者憤恨的眼神,一種莫名的爽快感油然而生.

"你可以像剛才一樣,全都送給荷官."小胡子男人嘿嘿一笑.

看到膀大腰圓的男荷官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肖恩不禁一臉惡寒,很干脆地拒絕了這個提議:"可惜不是每一位荷官,都有一雙能讓人挪不開眼睛的大長腿."

小胡子男人用同道中人的眼神看向肖恩,剛想開口交流一番對于女性身材方面的心得體會,一個穿著筆挺軍裝的黑人撥開人群走了過來,黝黑的臉龐帶著一副興致問罪的表情.

"是誰告訴我,如果是我給某人頒獎的話,他會深感榮幸的?"擁有上校軍銜的黑人質問道.

"當然,能夠讓年輕有為的羅德上校給我頒獎,我肯定會感到榮幸--嗯,頒獎開始了嗎?我迫不及待要上台領獎了!"

小胡子男人此時的精湛演技,足以為他贏得一座小金人,可惜身為好友的羅德上校並不買賬,直接把獎杯舉到面前:"已經給你拿來了."

"哇哦,這樣真省事,你實在太貼心了."

小胡子男人努力想表現出感動的樣子,可是那只漸漸攀上女伴水蛇腰肢的手臂,已經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

"再來最後一把怎麼樣?"小胡子男人不甘心的問道,怎麼說也要贏一把,他可不信幸運女神真的就這麼青睞這個年輕的小子.

"你今晚已經輸得夠多了,斯塔克先生."肖恩微微一笑,他早就認出了這個頗有些放蕩不羈的小胡子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托尼-斯塔克.

"他說得對,托尼,明天可還有重要的旅程,不能遲到."羅德上校深知好友的作風,如果繼續下去,明天肯定沒法在飛機上看到他的准時出現.

彈出手中的一枚籌碼,肖恩略有深意的說道:"祝你一路順風,斯塔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