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安布雷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上午,肖恩驅車趕往長島的實驗室新址,紐約州立大學的科研環境,已經無法滿足他和康納斯博士,而且一些不便為外人所知的隱秘實驗,也難以順暢的展開進程.

于是,完成跟奧斯本工業的合作以後,肖恩便和康納斯博士一起物色了新實驗室,從選址到規劃設計以及一系列的事宜,耗費了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徹底搞定.

新實驗室坐落于紐約長島,那里三面環海,港口眾多,運輸交通便捷暢通,而且與多所高等院校相鄰,像是肖恩所在的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這也算是吸納科研人才的渠道之一.

等到肖恩從地獄廚房返回長島的時候,新實驗室已經在康納斯博士的安排下,完成了遷移工作,原來的科研團隊以及實驗資料,統統被打包帶走,同時還大量招募人手,通過ALZ-112名聲大噪的肖恩和康納斯博士,已經不算是科學界的無名小卒,尤其是獲得了國家科學獎章的康納斯博士,一時之間風頭無兩,被媒體認為是明年諾貝爾獎的有力競爭人選.

曾經不被人看好,甚至嘲諷成"瘋子科學家"的康納斯博士,如今可謂是揚眉吐氣,一洗多年以來的屈辱和郁悶,因此這位獨臂中年人也對新實驗室的建成格外上心,擁有專屬于自己的獨立實驗室,這是每一個科學家夢寐以求的事情.

黑色轎車穿過林蔭小道,沒過多久便到達了目的地,紐約長島薩福爾克縣中部,一座引人矚目的宏偉建築赫然在望.

駛過寬闊的廣場,肖恩從車里走下,仰頭望著高聳入云的尖塔式建築,心中不由感到一陣滿足,當初選擇康納斯博士作為合作伙伴果然沒錯,這位前半生失意落魄的殘疾科學家,一心只想著跨物種遺傳的科學研究,沒有其他複雜的心思,這種人才比較容易掌控.

肖恩邁入實驗室內部,高強度的鋼梁架構猶如脊梁一般,撐起了這座龐大的建築物,一塊塊不規則的透明玻璃,有著極為出眾的采光效果,溫暖的陽光從穹頂灑落,折射出絢麗多彩的光芒,從遠處眺望,仿若是令人目眩神迷的水晶宮殿.

通過身份驗證,肖恩登上了二層的環形走廊,下方的廣場上人來人往,工作人員和實習生行色匆匆,偶爾也有人停下腳步,坐在草坪的長椅上稍作休息,茂密的林間掩映著大片的別墅樓層,那是紐約富人們的住宅區.

"你可算是回來了."聽到肖恩回歸的消息,康納斯第一時間趕來,故作抱怨道:"新實驗室等著你簽收,你卻扔下一大堆事情消失不見,哈利差點要把電話都打爆了,如果你再不出現,也許他會在報紙上登尋人啟事了."

肖恩略帶歉意的笑了笑:"處理一點私事,下次找不到我的時候,可以聯系韋斯利."

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和手合會,耽誤了他一段時間,幸好有康納斯博士處理一切,否則新實驗室這邊也不會這麼快建設落成,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以內投入使用.

"哈利那麼著急找我有什麼事,難道是ALZ-112出現問題了?"

肖恩和康納斯博士漫步在走廊上,不時有路過的科研人員認出了這兩位,紛紛投以尊敬或仰慕的眼光,畢竟這兩人最近活躍在各大新聞版面的頭條上,尤其是肖恩,更是被人稱作"第二個托尼-斯塔克",如果單純以科學界的學術地位而言,這確實是個褒義的稱贊.

"那倒沒有,只是一個星期以後,白宮方面要召開一次國防部的嘉獎晚宴,我們也收到了請柬."康納斯解釋道.

肖恩挑了挑眉,眼中帶著一絲驚訝,他笑著說道:"我們什麼時候和國防部搭上了關系?還是說哈利仍然不死心,想要成為斯塔克工業那樣的軍火承包商?"

康納斯博士搖頭,他回答道:"哈利只是想攀上國防部這座大靠山,ALZ-112即將投放市場,要知道,在美國估計有五百四十萬人被確診為阿茲海默症,這個數字隨著人口老化還在迅速增長,一旦ALZ-112正式進入醫療市場,預計將會收獲數之不盡的巨額訂單."

"那些老牌的醫療企業,怎麼可能坐視我們從他們的手里搶走市場,巨大的利益往往會吸引一批討厭的蒼蠅……嗯,這些是哈利的原話."

康納斯木訥的臉上露出笑意,他只是個醉心于研究的科學家,對于資本市場的博弈厮殺,壓根一竅不通.

"哦,看來哈利感受到壓力了."肖恩心中了然,ALZ-112的面世足以引起整個市場的動蕩,況且奧斯本工業進軍生物醫療領域,毫無疑問會對老牌的醫療企業,制藥集團造成不小的威脅.

畢竟奧斯本工業不是什麼小魚小蝦,它本身就是一頭資本巨鱷,如今以凶猛的姿態闖入新的市場,勢必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與其讓自己多上一個競爭對手,這些能量強大的資本集團還不如在對手成長之前,發動猛烈攻勢,趁著奧斯本工業還未進入市場,提前扼殺!

壟斷整個市場,自己一家獨大,這向來是資本集團追求的終極目標,即便有反壟斷法案這柄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頭頂,他們也會不停地鑽法律的空子,牟取更大的利益.

就像馬克思所說的那樣,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家就會大膽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死的危險.

"好吧,真是讓人一刻都不得休息,我還以為等到新藥上市以後,能給自己放個假呢."肖恩抱怨著道.

也不知道是哪一家資本巨鱷,瞄上了即將進軍生物醫療領域的奧斯本工業?

肖恩皺著眉,他現在可是跟奧斯本工業綁在一起,這座建設落成的新實驗室花費了自己大半資金,想要維持一座世界頂尖級的實驗室正常運轉,可不是一點小錢就能解決的,尤其是作為獨立自主的科研機構,研究經費都要自己解決,而且依照肖恩的性格,他也不會容許別人插手進來.

倘若ALZ-112進入醫療市場受到阻擊,那麼對肖恩來說,等于是截斷了一條源源不斷的資金渠道.

"看來得幫助哈利一把了."他默默打定主意.

康納斯望著有些出神的年輕人,心中感到一陣虛幻,他曾經不止一次覺得自己身在夢中,從籍籍無名的落魄教授,到如今受人追捧,備受贊譽的知名科學家,這一切恍若夢幻.

正是旁邊的這個年輕人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康納斯長舒一口氣,感慨道:"肖恩,我最近重複做著同一個夢,夢境里,我因為得不到奧斯本工業的資助,冒險用自己的身體進行了人體試驗,變成了一頭可怕的人形蜥蜴……我陷入了瘋狂之中--謝謝你,肖恩,假如不是你的出現,我或許真的會像夢里那樣,淪為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

年輕人靜靜傾聽著,他嘴角綻放燦爛笑容,撥弄著命運的絲弦,悄然間改變他人原有的軌跡,這種宛若上帝般高高在上的感覺,確實令人沉迷.

"康納斯博士,你現在所擁有的,都是你原本應得的."肖恩淡淡笑道.

康納斯不再沉溺于昔日的辛酸過往,他望著猶如太陽般散發著溫暖光彩的年輕人,開口道:"那麼為我們的新實驗室取一個名字吧,就像你說得,這里是我們未來的起點."

"安布雷拉."肖恩沉吟一會兒,回想起上一世中,自己聽過的那個幾乎毀滅了一個世界的巨頭企業,眼神熠熠的說道:"它會成為這個世界的保護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