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崩塌
g,更新快,無彈窗,!

肖恩的出現,使得整個地下空間靜止了一刹那,不管是手合會,或者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他們都下意識地屏住呼吸,緊緊地盯著從黑暗之中走出的黑色身影,目光之中充滿著警惕與忌憚.

艾麗卡身姿嫋娜的越過戰場,走到肖恩的身旁,剛才悍然一刀將村上梟首的冷酷女郎,此時卻像是溫順的小貓,那股讓人退避三尺的冷漠氣息,消失得一干二淨.

場面呈現出詭異的狀態,當肖恩踏入戰場以後,手合會和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竟然成為了弱勢的一方.

"給你們一個離開的機會."肖恩像扔垃圾一樣,把昏迷中的丹尼-蘭德丟在地上,目光掃過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帶上你們的伙伴走吧,游戲結束了."

他的目標是手合會,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他們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與其多費上一番手腳,不如讓對方自動離場.

傑西卡與盧克-凱奇對視了一眼,隨即又看向懲罰者,他們對于這個來曆不明的男人確實心存忌憚,尤其是懲罰者,他接連兩次都敗在對方的手里,落得了狼狽不堪的下場.

"夜魔俠在哪里?"見到盧克-凱奇把失去意識的鐵拳抗在肩上,懲罰者不由追問起另一位伙伴的下落.

"他正躺在某個冰涼的角落里,希望你找到他的時候,他還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去."艾麗卡淡然的答道.

"冷酷無情的女人."心底默默念叨了一句,懲罰者揮手帶著傑西卡等人撤出戰場.

注視著街頭英雄消失在黑暗中,肖恩如閑庭信步一般,佇立在戰場的中心,手合會的眾人緩緩退到岩壁邊上,他們的去路被艾麗卡堵住,猶如困在籠子里的野獸,企圖進行著最後徒勞無功般的掙紮.

"我知道你們要問什麼."肖恩擺手打斷了想要說話的高夫人,"我們之間沒有任何恩怨,但是很遺憾,你們擋到我的路了."

冷漠的話語回蕩在地下空間里,這個男人的面容隱藏在黑色面具之下,唯有一雙深邃的眼晴注視著在場的眾人.

"我剛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只是一個毫無根基的小人物,在這座偌大繁華的城市中,如同一粒渺小的塵埃……沒有人會甘心于平凡,為了站上更高的位置,擁有世人追逐的財富與權勢,你得掃清擋在面前的一切障礙,這樣的事情相信你們也一定都經曆過……"

肖恩眼神平靜,聲音異常溫和,好似他面對的不是一群敵人,而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樣,"所以我掃除了弗蘭克-達米科的黑幫,並非是為了打擊罪犯,懲奸除惡,只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恰好缺錢,而這位大毒梟先生又招惹到我了,所以他和他的黑幫煙消云散.金並也是如此,我需要更多地資金與產業,剛好這位黑道皇帝能夠提供給我,所以我順便把他和靶眼送下了地獄."

"現在,我需要手合會,你們能把它交給我嗎?"

手合會的幾位領袖面面相覷,如果不是懾于黑空的強大實力,他們一定會立刻沖上去,打爆肖恩的腦袋!

這個男人竟然理直氣壯地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就像一個彬彬有禮的強盜,好聲好氣的和他們說,請問能把你們的家里的財產和身後的女人交給我嗎?

幾個世紀的發展壯大,才造就了如今的手合會,一個足跡遍布全球的龐大組織,而現在居然有人要他們拱手把自己的產業和勢力交出,這種好似天方夜譚一般的話語,讓手合會的幾位領袖感到莫名地荒誕!

幾位領袖視線交流了一番,他們很想開口拒絕,只是當下形勢比人強,光是艾麗卡就足以掃平地下空間的所有人,何況她身邊還有著一個來曆莫測的神秘男人.

"我願意把自己在手合會的所有產業,全部贈給閣下."活過了悠久歲月的高夫人當機立斷,蒼老的臉上滿是笑意,絲毫看不出半點不情願.

肖恩微笑著點頭,俗話說姜還是老的辣,高夫人最先看清楚情勢,所以果斷地做出了決定.

不過其他的幾人就沒有這麼干脆果決,非洲軍閥索旺達冷笑一聲,他經過了數個世紀的積累,才攢下手合會的龐大勢力,倘若失去了這一切,他在遙遠的非洲大陸上將寸步難行,那些擁有私人武裝的財團,還有其他的軍閥頭子,可不會對他有任何的心慈手軟.

"他們只有兩個人……"搏徒意味深長的說道,似乎想要鼓動其他人.

"我給過你們機會了."肖恩略有遺憾的搖頭,他輕輕抬起手,昏暗的空間中,一點赤紅的光芒亮起,好似微弱的火星.

"咻"的一聲,赤紅的光束劃破空氣,以極快地速度穿透了煽動者的腦袋,連一絲鮮血都沒有流出,炙熱的溫度直接把血液蒸發乾淨.

無視其他人的驚駭目光,肖恩轉頭看向高夫人,輕聲道:"五根手指,即使還剩下兩個,都有些太多了."

年紀老邁的婦人目光閃動,從拄著的拐杖中迅速抽出一柄細長的短劍,徑直插入了身邊這位非洲軍閥的脖子里,索旺達雙眼怒睜,黝黑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喉嚨的氣管被刺穿,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

"嗬嗬"的艱難喘息聲中,索旺達帶著滿心的不甘倒下,一陣冰冷的感覺在全身蔓延,沒過多久,他的意識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很精彩,這場游戲只有聰明人才能活到最後."掌聲響徹在空曠的地下,手合會的五根手指之中,就屬這位看似風燭殘年的老婦人,最有心機和手段,所以她也成為了最後的存活者.

"讓他們跟龍骨一起長眠吧."肖恩招呼著艾麗卡,高夫人則緊跟其後,三人登上升降梯.

半個小時以後,肖恩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中城圈金融公司所在的那棟大樓,隨著一聲驚天巨響,劇烈的火光伴隨著濃煙,向著上方升騰.

身在相隔不遠的大樓公寓,肖恩隱約感到了輕微的震動,艾麗卡遞過一杯紅酒,兩人輕輕碰杯,猩紅的液體搖晃著,蕩漾出妖冶的色彩.

矗立的大樓從內部爆破,洶湧的氣浪席卷,摧毀鋼筋水泥的堅固結構,無數的玻璃碎片如雨落下,這棟高樓猶如傾倒的山峰,在轟隆巨響聲崩塌瓦解!

"敬這座美好的城市."肖恩遙遙的舉起酒杯,眼中映出熠熠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