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大幕拉開
g,更新快,無彈窗,!

地獄廚房位于紐約最繁華的曼哈頓地區,這個被譽為"罪惡的溫床"的混亂之地,好似陽光下的陰影,文明社會通用的法則,在這里並沒有想象中那樣管用,那些游蕩在街頭的混混和幫派分子,他們更喜歡用拳頭和武力解決問題.

夜幕悄然降臨,這片黑幫勢力遍布的區域,每到晚上就煥發出了一種別樣的活力,那些穿著暴露的站街女郎,四處兜售毒品藥丸的幫派嘍啰,凶神惡煞的紋身大漢,他們像是鑽出地底的穴居動物,活動在簡陋破舊的貧民區里.

當然,這只是那些底層人士的生活狀態,他們在地獄廚房卑微渺小而不引人注意,像是不知疲倦的工蟻,為那些控制著街區地盤的黑幫頭目辛勤工作,賺取著微薄的薪金,在這片秩序混亂的罪惡之地,艱難而麻木的生活著.

地獄火俱樂部.

韋斯利坐在二樓的包廂里,溫文爾雅的臉上帶著淡淡笑意,自從金並死後,他便接受了黑道皇帝的所有遺產,在肖恩的指示下,把大部分的非法生意和地盤,都讓給了手合會和愛爾蘭人,自己則利用籌措出來的大筆資金,完成了名下產業的洗白和轉移.

詹姆斯-韋斯利,這個原本隱藏在幕後,為金並盡心盡力打理公司業務的私人助理,搖身一變成了紐約有名的地產新貴.

不需要再卑躬屈膝,也不用每天笑臉迎人,坐擁巨額財富和驚人產業的韋斯利,現在只要對那位年輕的老板保持忠誠即可.

"詹姆斯先生,墨西哥那群毒販子,他們不同意你提出的分配份額,金並不在以後,科文兄弟就愈發囂張了,他們還放話說,地獄廚房遲早輪到他們來做主."

一個情報掮客小心翼翼地說道,地獄廚房很多人都在談論眼前這個斯文男人,酒吧里四處流傳著他是如何干掉金並與靶眼,取代曾經凶名赫赫的黑道皇帝,成功上位的驚險故事.

其情節之跌宕起伏,峰回路轉,精彩得幾乎讓人信以為真,韋斯利偶爾聽見了這些小道流言,都會感到哭笑不得,事實的真相是他壓根什麼都沒做,就被那位年輕的老板捧上了這個位置.

"科文兄弟,他們對我提出的分配份額感到不滿意……那好,告訴弗拉基米爾和阿納托利,俄羅斯人不是很想在地獄廚房立足嗎,干掉科文兄弟,港口的運輸貿易我就交給他們."

韋斯利開了一瓶紅酒,倒一杯給情報掮客,他扶了下眼鏡,笑意溫和:"地獄廚房的生意很多,手合會,愛爾蘭人,還有墨西哥人,這些人占據了最好的地盤,可是他們遠遠不知道滿足,像瘋狗一樣搶食,連殘羹冷炙都不留給別人."

"生意不是這樣做的,蛋糕要大家一起分,才能越做越大.你說對嗎?"

情報掮客下意識地點著頭,他只是在地獄廚房討生活的小人物,販賣一些黑幫的消息,或者兜售其他情報來賺取傭金,紐約的地下世界里,像他這樣的人不計其數,專門為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跑腿辦事.

"我放棄了金並的非法生意,把走私貿易,海洛因工廠,統統都轉手出去,所以很多人覺得,失去了眾多打手的我,不再值得畏懼,沒有了那些地盤,我的尊嚴可以任人踐踏……但是他們不知道,我擁有地獄廚房百分之八十的土地,他們走私的輪船,工廠的倉庫,統統都是我的!"

韋斯利啜飲著猩紅的液體,輕舒一口氣,繼續道:"我的老板說過,混黑幫沒前途,要做分蛋糕的人,制定游戲規則的人,非法生意我不想碰,那是因為怕髒了自己的手,作為紐約的守法公民,我怎麼可能去販毒走私!?"

這個斯文男人靠在沙發上,看似溫和的外表下,透出一股令人心悸的銳利,他盯著戰戰兢兢的情報掮客,聲音平淡的說道:"給我發話出去,從今天開始,想要在地獄廚房做生意,那就要按照我的規則來,否則我保證他的走私貨物一箱都運不出港口,倉庫里的毒品堆到發黴都賣不出!"

"……你會變成公敵,詹姆斯先生."情報掮客聲音顫抖著,對面這個斯文男人實在太瘋狂了."地獄廚房的所有幫派都會成為你的敵人!"

"不,今晚過後,地獄廚房只會有一個聲音."韋斯利臉上浮出笑意,那位年輕的老板已經為他掃平了一切障礙.

情報掮客帶著複雜的心情離開,他幾乎能想象得到,自己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以後,地獄廚房會迎來多大的動蕩.

這個篡奪了金並所有產業的斯文男人,無疑是要從所有的黑幫手里搶錢,那些窮凶極惡的暴徒,怎麼可能容忍有人把手伸進他們的口袋,即便是金並都沒有做過這種趕盡殺絕的事情.

韋斯利靜靜地飲盡杯中的紅酒,他想起年輕老板給自己的許諾,地獄廚房新的統治者,紐約地下世界新的皇帝……

饒是以他的城府,也不由地感到一陣激動,韋斯利拿出電話,撥通了老板的號碼:"一切都准備就緒,夜魔俠那群人已經出動了,他們計劃救出丹尼-蘭德以後,炸掉整棟大樓."

"哇喔……刺激的想法,村上那些人估計也知道了,兩幫人馬很快就會撞上,好戲要開場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微微急促的喘息聲,隱約間似乎還能聽見女人的呻吟,這讓韋斯利不禁有些尷尬,自己的這位老板還真是精力旺盛.

"呃……"

"別誤會,我只是在鍛煉身體……唔,趁這個機會,一舉把那群黑幫清理乾淨,不聽話的讓他們全部出局,艾麗卡手里的力量全部都交給你指揮,今晚,地獄廚房是你的主場!"

韋斯利心中顫動,他剛想真情流露,表上一番忠心,電話那頭的呻吟愈發高昂,仿佛瀕死的天鵝一般,似乎還聽見了"我要沖刺了"之類的話.

"不打擾老板你繼續鍛煉身體了."默默地把心底湧出的感激之情收拾乾淨,韋斯利掛斷了電話.

…………

地獄廚房的另一端.

中城圈金融公司的休息室里,肖恩赤裸著上身,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今晚過後,腳下的這棟大樓便不複存在了,手合會的其他手指掌控的勢力,也會跟著它一起崩塌瓦解.

"五根手指,哪里比得上一個拳頭."肖恩輕聲地說道.

他轉身看向坐在床上,用被子半掩著美麗嬌軀的艾麗卡,肯定地說道:"手合會以後只有一個領袖,以黑空身份存在的你,艾麗卡-納奇斯."

黑發凌亂,臉頰緋紅的艾麗卡輕笑一聲,不複平日的冷漠,緩緩走到男人的身邊,兩具身體彼此貼緊,清冷的聲線中透著一絲嬌媚:"反正一切都是你的."

肖恩看了眼牆壁的時鍾,淡淡的說道:"斬斷你的過去吧,艾麗卡,我也應該去見丹尼-蘭德了,打開那扇門,瞧瞧傳說中能令人長生不老,死而複生的龍骨是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