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聯手
g,更新快,無彈窗,!

地獄廚房的老舊公寓樓里,換下紅色惡魔戰衣的馬特躺在沙發上,胸口和手臂上纏著一圈圈白色繃帶,臉色蒼白虛弱.

這位盲人律師的家中,此時很是熱鬧,懲罰者靠在櫥櫃上,拎著一瓶啤酒大口狂飲,而傑西卡和盧克-凱奇則坐在椅子上,眉頭緊皺,似乎思索著什麼終極難題.

"你應該躺在醫院的."傑西卡看著傷勢嚴重的夜魔俠,不禁開口說道:"你的胸骨斷裂,手臂和肩膀都有挫傷,如果不接受治療的話,恐怕短時間內難以痊愈."

暴露出真實身份的馬特搖頭,有氣無力的說道:"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丹尼-蘭德被手合會帶走了,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從弗蘭克調查的情況來看,手合會肯定不是單純地請丹尼-蘭德去做客,無論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都要把丹尼救出來."

懲罰者點頭贊同,手合會醞釀著一場巨大的陰謀,而丹尼-蘭德無疑是關鍵人物,絕對不能任由對方處于手合會的控制之下.

"我們可不是那個家伙的對手."傑西卡適時地潑冷水,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可是單槍匹馬干翻了連同自己在內的五個人.

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幾乎被對方一網打盡,這樣強大的對手,讓傑西卡根本升不起對抗的心思.

"那個家伙應該不是手合會的人……或許他們只是合作關系,不管怎麼說,我們得有所行動."懲罰者渾厚的聲音回蕩在公寓里,他的視線掃過傑西卡和盧克-凱奇,似乎在等待著答案.

體格壯碩的黑人聳了聳肩,說道:"我一直都是站在你們這邊的."

看到盧克-凱奇答應加入隊伍,躺在沙發上的馬特不由地松了口氣,這位刀槍不入,有著驚人防禦力的黑人大漢,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戰力,有了他的幫助,對付手合會的難度也有所下降.

看到眾人的視線聚焦在自己身上,傑西卡有些煩躁的站起身來,來回走了幾圈以後,惱火的抱怨道:"我只想過平靜的生活,但是為什麼麻煩總是找上門來!?"

有著冷豔氣質的黑發女郎無奈地歎氣道:"跟一群瘋子去對抗另一群瘋子,真是個糟糕的決定!"

內心深處其實是拒絕的傑西卡,最終還是答應加入隊伍,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一個盲人,一個通緝犯,一個黑人,加上自己,僅僅只有四個人,卻准備去對抗一個勢力龐大的邪惡組織.

這又不是漫畫里的英雄故事,最後正義擊敗邪惡,好人總能獲救,壞人接受懲罰,真實的世界往往冰冷殘酷,遠不如故事中那樣美好.

經曆過沉重打擊,心灰意冷的傑西卡深刻明白,想要成為英雄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所以她才會一而再的拒絕加入懲罰者的隊伍.

只是為什麼又答應了呢?

傑西卡望著渾身纏滿繃帶的夜魔俠,眼神堅定的盧克-凱奇,還有擦拭著武器的懲罰者,心中某處微微觸動,或許這是因為身體中的熱血還未冷卻,又或者自己被這群瘋子傳染了!?

黑發女郎甩掉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思緒,扭頭看向窗外,鉛灰色的陰云堆積在天空,好似不久後便會有一場暴雨落下.

…………

地獄廚房,港口倉庫.

堆滿貨物的寬敞倉庫中,手合會的四位領袖齊聚一堂,步履蹣跚的高夫人,日本人村上,非洲軍閥索旺達,面色陰冷的搏徒,他們坐在一張桌子上,彼此注視著對方,眼中帶著各自不同的情緒.

"亞曆珊德拉死了,黑空不受控制,我們現在的局勢很不利."村上率先開口.

這個日本人看向神色陰鷙的搏徒,對方掌控著手合會的武裝力量,除了自己手中的忍者以外,就屬搏徒實力最強.

"殺了黑空我們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而且沒了她,誰來對付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況且丹尼-蘭德還在對方手里."搏徒搖頭.

這個時候傻子才會當出頭鳥,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黑空的實力,那是天生的殺戮機器,除非做好不惜一切代價的准備,否則誰也不敢貿然動手.

"黑空可不是一個人,她的身邊還有個摸不清來曆的家伙."年紀最大的高夫人提醒道,多年的敏銳直覺告訴她,那個男人比黑空還要可怕.

手合會的五根手指,實際上是五個不同的派系,彼此之間並非合作無間,他們同樣存在著勾心斗角和陰謀算計,只是這些小打小鬧平時不會擺到台面上來,但現在這種局面,四個人顧不得以前的利益沖突,黑空讓他們感到了巨大的威脅,亞曆珊德拉的死亡讓活過數個世紀的領袖們產生了恐懼.

所以他們才私底下聚集到一起,商量著如何對付黑空,以及奪回手合會的控制權.

"暫時隱忍好了,一切等拿到龍骨再說."索旺達黝黑的臉龐上布滿寒意,"黑空再強大,也終究只是血肉之軀,想要殺死她,有無數種辦法可以做到."

"沒錯,龍骨才是重中之重,沒有什麼比延續生命更加重要了.利用黑空對付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最後把他們一網打盡!"高夫人滿是皺紋的老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

這位看似風燭殘年的老婦人,實際上掌控著紐約百分之八十的毒品生意,曾經連黑道皇帝金並都要對她客客氣氣,如果有誰覺得她年紀老邁,從而生出輕視之心,那麼下場估計會極為淒慘.

"現在是危急關頭,我希望大家能放下以前的私心,別在計較那些蠅頭小利,精誠合作."村上用腔調怪異的日式發音說道.

其余三人紛紛點頭,人們在受到威脅或者感到恐慌的時候,總是會習慣性的抱團取暖,這是源自于潛意識中的生物特性.

寬敞隱蔽的港口倉庫里,四位手合會的領袖達成一致意見,攮內必先安外,先讓黑空解決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最後再來騰出手清除隱患.

秘密聯手的四位領袖,先後不一的乘車離開寂靜無人的港口,一輛停靠在碼頭上的黑色汽車緩緩發動,坐在里面的韋斯利摘下眼鏡,擦拭著鏡片.

一會兒以後,他撥通了電話,輕聲說道:"老板,兩方人馬都到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