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驚喜和意外
g,更新快,無彈窗,!

中城圈金融公司,會議室.

手合會的五大領袖難得地聚集在一起,亞曆珊德拉坐在首席,萬年不變的冷漠面龐浮現出一絲難以抑制的激動和欣喜,她的生命岌岌可危,每一天都能感受到身體器官的衰敗,死亡的陰影一步步逼近,陰冷的氣息繚繞在身軀上,仿佛死神冰冷的呼吸,將她從午夜的夢境中驚醒.

死亡永遠是人類最大的恐懼,對亞曆珊德拉這種活過了幾個世紀的人尤其如此,越是體驗過漫長的生命,便越發害怕死亡的到來.

"我已經抓到了丹尼-蘭德,這個昆侖的唯一傳人,現在落到了我們的手上."亞曆珊德拉失去了往日的冷靜,即將重獲生機的狂喜,使得這位手合會的領袖內心充滿著火熱的情緒,"數百年前,為了修習傳說中的永生之術,我們逃離了昆侖,同時帶走了龍穴中的龍骨,借助其中蘊含的龐大生命能量,獲得了漫長的生命,存活了數個世紀."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龍骨逐漸耗盡,我們再次面臨死亡的陰影,但是上天並未拋棄我們,經過數百年的搜索尋找,我們又找到了另外一條龍骸的埋骨之所,昆侖的力量將它封印在地下,唯有鐵拳之力才能打開那扇門!"

亞曆珊德拉的聲音回蕩在會議室中,其他四位領袖安靜地傾聽著,他們曾經都是昆侖的僧侶,因為覬覦傳說中的永生之術,盜取了龍骨遺骸,一起逃離了規矩森嚴的神秘之地昆侖,利用能令人起死回生的龍骨,組建了手合會,化身成為五根手指,幾百年來手合會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為了如今勢力遍布全球的國際性犯罪組織.

"丹尼-蘭德落到我們手里,夜魔俠那幫人會善罷甘休嗎?"日本人村上心存擔憂,他深知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的麻煩,那些人一直以來讓手合會很是頭疼.

夜魔俠,懲罰者,還有另外一些古怪的家伙,他們讓地獄廚房的幫派損失了不知道多少生意,手合會也是受害者之一.

亞曆珊德拉不以為意,她冷冷地說道:"黑空會解決他們."

聽到這個回答,村上不再多言,黑空是他們從昆侖中得到的傳承,類似于古老晦澀的祭祀巫術,信奉原始神秘的惡魔"獸",以犧牲自身的感情和理智為代價,從中得到強大的力量,假如不是作為黑空的宿主條件過于嚴苛,那麼手合會足以打造出一支可怕的軍隊.

"艾麗卡是我見過最合適的宿主,黑空在她的身體里,力量能夠完全發揮,夜魔俠那群人不會是她的對手."

亞曆珊德拉自信滿滿,本該已經死去的艾麗卡,被她用龍骨重新救活,並且遺忘了過去的記憶,無疑是承載黑空的最佳容器.

"想辦法讓丹尼-蘭德打開地下的封印,盡快挖掘出龍骨,我們不能在紐約待得太久,有個神秘的組織已經盯上我們了."來自非洲的軍閥索旺達開口說道.

作為紐約地頭蛇的高夫人點點頭,這位年紀老邁的婦人有著縝密強大的情報網絡,她知道這個國家存在著一個隱藏在暗處的神秘機構,專門應付超自然事件,以及非常規的突發犯罪.

只是那個神秘機構隱藏得過深,像是漂浮在海面的冰山一般,只能窺見外露的一角,即便是以手合會的情報實力,也無法探查到更多地消息.

"一個星期以後,挖掘龍骨."亞曆珊德拉定下了最後的期限.

"我會策劃好運輸路線,龍骨被挖掘出來,會觸動紐約的地基,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到時候我們趁著混亂離開."一直保持沉默的搏徒開口說道.

手合會的五位領袖,平時極少齊聚一堂,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都有著各自不同的身份,比如亞曆珊德拉是紐約的成功企業家,而索旺達則是非洲大陸的割據軍閥,村上掌管著一家日本財團等等,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勢力,當然這些身份只是明面上的掩護,光鮮亮麗或顯赫地位之下,則是令人悚然的深沉黑暗.

"韋斯利的那位老板怎麼辦?"高夫人像是記起了什麼,出聲問道.

"艾麗卡會殺死他的,地獄廚房不需要有太多的野心家."亞曆珊德拉雙手撐在會議桌上,那個男人來曆莫測,似乎對于手合會的過去,以及昆侖十分了解,這讓她非常警惕.

"危險的家伙就應該扼殺在搖籃里."這位手合會領袖如此說道.

那麼多年以來手合會只有五根手指,亞曆珊德拉怎麼可能會容忍多一個人進來,跟他們一起分享長生不老的龍骨秘藥.

"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亞曆珊德拉環視著其他四位同伴,數百年以來,他們彼此依靠,幫助,建立起了龐大的手合會,逃脫了規矩森嚴的昆侖,"終有一天,我們會重新回到那個地方,獲得無窮無盡的生命!"

高夫人,村上,索旺達,搏徒,手合會的四位領袖人物同樣起身,他們數百年以前從昆侖逃出,對于那個存在于另一個維度的神秘之地,始終抱有最大的戒心和警惕,可是內心深處又無時無刻不想重新回到那個地方,渴望得到其中蘊藏的龍骨遺骸,以及永生不死的奧秘.

"我們可以從丹尼-蘭德身上得到鐵拳的秘密,他不但是打開地下那扇門的鑰匙,也是通往昆侖的唯一路標."索旺達黝黑的臉龐上,綻出一絲冷笑.

其他人也點頭附和,龍骨遺骸總有消耗殆盡的一天,假如能夠重新回到昆侖,深入龍穴之中,將那些埋葬的龍骨統統挖掘出來,那麼他們距離永生不死,也只有一步之遙而已.

正當手合會的五位領袖暢想著美好未來的時候,一陣清晰的腳步聲隱約從門外傳來,艾麗卡提著一柄明亮的武士刀推門進來,渾身上下透出一股淡淡的血腥氣,猶如剛剛經曆過一場酣暢殺戮的戰士,那雙充滿獸性的瞳孔中,帶著一股暢快的滿足.

"殺掉那個家伙了嗎?"

亞曆珊德拉滿意地看著艾麗卡,被黑空寄宿在身體之中以後,原本的感情和記憶都會逐漸淡去,最後只會剩下原始本能的殺戮欲望.

艾麗卡凝視著自己的主人,那張面無表情的冷漠臉龐,突然綻放出淺淺的笑容,讓亞曆珊德拉心中陡然一驚.

作為黑空容器的艾麗卡靜立在會議室中,黑發紅衣,手持長刀,猶如怒放的血色玫瑰般,呈現出一種奇特的美感.

"他叫肖恩."略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艾麗卡側開身子,門外一個戴著黑色面具的年輕人不緊不慢地走進來.

望著臉色各異的手合會領袖們,肖恩不由地輕聲說道:"又見面了,各位.驚不驚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