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黑空
g,更新快,無彈窗,!

轟的一聲,挾著隆隆風聲的鐵拳頃刻而至,宛若攻城錘般砸在肖恩的肩膀上,澎湃的力量猶如怒濤洶湧,將從一登場便勢不可擋的年輕人凌空擊飛,挺拔的身軀撞破古色古香的雕花木門,重重地跌落進陰影之中.

丹尼-蘭德也為這凶猛的一擊感到驚訝,他雖說是獲得了昆侖守護者"不朽鐵拳"的稱號,但實際上名不副實,根本無法嫻熟地操控體內的"氣",所以在剛才的戰斗中,他一直都沒有能幫得上忙.

傑西卡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她沒想到這個看起來莽撞的毛頭小子,竟然能出其不意的打出這樣威力巨大的一拳,倘若沒有這個家伙的幫忙,光靠她自己想要戰勝肖恩可不容易.

"趁這個時候徹底解決掉他!"隱藏在一旁的懲罰者伺機而動,作為軍人出身的弗蘭克,向來善于抓住合適的戰機.

懲罰者如同一頭矯健的獵豹,飛快地竄入陰影之中,他深知肖恩的可怕,倘若不能夠一次性的解決對方,恐怕到時候倒黴的還是自己這一方.

"我覺得他太緊張了."丹尼-蘭德聳了聳肩,他不認為那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挨了自己一記重拳以後,還能立刻爬起來.

晃了晃握緊的拳頭,丹尼-蘭德一臉自信,即便肖恩在之前的戰斗中表現出了強大的防禦力,可是這個來自昆侖的守護者,對于自己的鐵拳抱有無比的信心,哪怕是堅硬無比的鋼鐵之軀,也會被他剛才的全力一擊打穿!

這就是傳承自昆侖的"氣"的力量,一旦調動使用出來,就如同殺手锏一樣,無往而不利.

"他是個真正的戰士."傑西卡甩了甩凌亂的黑色長發,誰會想到地獄廚房最強大的街頭英雄,今晚差點被那個男人一網打盡.

丹尼-蘭德看了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夜魔俠,又扭頭望向被扔出窗外的盧克-凱奇,無奈地說道:"我想該叫輛救護車,也許一輛都還不夠,那個家伙被我一拳打中,估計下半輩子再沒辦法用刀叉了."

"哦,看起來要讓你失望了."

低沉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笑意,肖恩緩緩從陰影中走出,挺拔的身軀如同山峰一般,呈現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尤其是當傑西卡和丹尼-蘭德看到對方的右手,緊緊地扼住了懲罰者的脖子,更是感到無比震驚,足足有六英尺高的魁梧大漢,像小雞似的被拎著手中,口中不斷發出"嗬嗬"的艱難呼吸聲.

一時間場面突然安靜下來,自以為扭轉局勢的丹尼-蘭德臉色難看,按道理來說那一拳足以讓肖恩徹底失去戰斗力,可事實卻像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他的臉上.

"你那一拳確實夠重,這是我第一次受傷."肖恩淡淡的說道,他的左手無力地垂落著,整個左肩好似被鐵錘砸中一樣,"把第一次扔到一個男人的手里,說實話,我心情不是很好."

肖恩右手如鐵鑄一般,死死地扼住了懲罰者的脖頸,假如不是身軀內奔湧沸騰的生命能量,飛速地修複了自身的傷勢,或許他此時已經淪為了懲罰者的俘虜.

"我犯了一個錯誤,或許是從開始到現在,我一路上走得過于順利,遇到的敵人統統都跪倒在我的腳下,幾乎沒有遭遇過任何的挫折和阻礙……所以我有些膨脹,這不是個好現象,即使是阿喀琉斯也會被暗箭射中腳踝而死,我未來會遇到更多,更強大的對手,如果繼續保持著這種自大狂妄的心態,也許將來會遭遇難以挽回的慘敗."

肖恩像是進行著自我反省,聲音不疾不徐,那雙平靜的眼睛不帶任何情緒,他右手漸漸發力,如同收緊的鐵鉗似的,被扼住喉嚨的懲罰者接近窒息,兩個眼球充血凸出,連一絲聲音都無法發出.

砰地一聲,兩百磅的沉重身軀摔落在地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響.肖恩活動了一下受傷的左肩,碎裂的骨頭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已經完好如初.

"好了,讓我們速戰速決,說不定我還能在披薩店關門之前,打包一份芝士果仁披薩回家."

肖恩看也不看由于缺氧,已經失去意識的懲罰者,眼眸中金光一閃而滅,他盯著警惕戒備的傑西卡和丹尼-蘭德,一絲危險的笑意在嘴邊綻開.

…………

一輛黑色帕薩特停在唐人街的中餐廳外面,手合會的領袖之一亞曆珊德拉,靠在車子的後座,她從一開始便關注著這場戰斗,如果肖恩不出現的話,按照原有的計劃,她是准備讓自己手上最強大的武力出馬,將昆侖的鐵拳帶到自己的面前.

"艾麗卡,假如韋斯利的那位老板失手了,那麼就輪到你上場了."亞曆珊德拉輕輕撫摸著坐在旁邊的女人,像是對待馴養的寵物一樣.

被叫做艾麗卡的女人,木然的轉過頭,眼中不含絲毫的情緒,猶如一具精致的木偶,缺乏生命的氣息.

誰也想不到,這個面無表情的冷豔女人,就是手合會最強大的武器,傳說中的人形武器,黑空!

"如果韋斯利的老板沒有失手,那麼就由你來解決他,從來沒有哪個無名小卒敢和手合會提條件."亞曆珊德拉目光冷漠,既然對方獅子大開口,那干脆就讓他為自己的貪婪付出代價好了.

艾麗卡點點頭,她握著手中的武士刀,對于黑空而言,一切能夠撕裂血肉,收割生命的武器,都是自身肢體的延伸,比起威力強大的熱武器,這種古老而殘酷的冷兵器更能滿足她渴求殺戮與血腥的內心欲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就在亞曆珊德拉等得不耐煩的時候,中餐廳的大門被推開,帶著黑色面罩的男人哼著輕松的曲調,手上還拽著一具在地上拖行的身體.

"丹尼-蘭德,昆侖的鐵拳,我給你帶來了."肖恩語氣輕松的說道,像是扔垃圾一樣,把鼻青臉腫的丹尼-蘭德甩在黑色帕薩特上.

似乎是為了報複那一記重拳,這位昆侖的鐵拳臉上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整張臉至少漲大了一圈,而且渾身上下的骨頭,少說也斷裂了十幾根.

"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都是皮外傷,給他找個醫生治療一下就好,既不會落下殘疾,也沒有生命危險."

尚有意識的丹尼-蘭德聽到這番話差點想破口大罵,只可惜他現在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更別提發出聲音.

"艾麗卡,解決他."亞曆珊德拉發出命令,既然昆侖的鐵拳到手,那麼眼前的家伙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身黑紅忍者裝的艾麗卡走下車,鋒利的武士刀緩緩出鞘,她盯著似乎毫無所覺的肖恩,瞳孔中獸性的光芒湧動.

"真是沒有契約精神啊."

早有預料的肖恩晃了晃脖子,仿佛電流在皮膚里激烈竄動,一陣輕微的刺激感充滿著身軀,連番的戰斗讓他隱隱觸摸到了自身力量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