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聚首
g,更新快,無彈窗,!

華燈初上,唐人街上人頭攢動,來往的游客和本地居民彙成擁擠的浪潮,一群行色匆匆的怪人,猶如一艘乘風破浪的小船,在人流彙聚的海洋中顛簸前行.

"麻煩讓一讓!"

這一群人像是被人追趕似的,近乎蠻橫地擠開身邊的行人,這種行為立即惹來一陣不滿的抱怨,有幾個體格魁梧的男性游客想要攔住他們,卻被一個身材高挑的黑發女子輕松推開,如同隨意撥開一塊積木似的,絲毫不費力氣.

"噢,該死的,這個女人力氣真大!"看到那一群人的身影消失在人潮中,被推開的游客才緩過神來.

何老板是紐約的第三代移民,靠著從父輩那里學來的廚藝,在唐人街上開了一間中餐廳,由于味道正宗,一直頗受本地的華僑和其他喜愛中國美食文化的外國人的歡迎.

"收工."何老板把最後一批客人送走,在門口掛上"停止營業"的牌子,算是結束了忙碌的一天.

如果生意繼續這樣紅火下去,那麼他考慮是不是應該多招收幾個工人,反正唐人街有不少需要工作的年輕華僑.

砰!

餐廳的大門被推開,然後用力地關上.

一群不速之客的闖入,打斷了何老板的美好憧憬,這些人看樣子似乎不是來吃飯的,一個身材高挑的黑發女子,西裝革履的卷發青年,高大強壯的黑人,身上掛滿武器的魁梧大漢,還有一個穿著紅色惡魔戰衣的奇怪家伙,這群怪異的組合讓何老板差點以為遇上了一伙瘋狂的搶劫犯,嚇得連忙舉起雙手.

"我們已經關門了."見到這群人並沒有打劫的舉動,何老板弱弱地說了一句.

闖進來的一群人,根本不理會餐廳老板的提醒,他們緊張地望向窗外,那個身材高挑的黑發女子,直接用雙手抬起一張沉重的紅漆長木櫃,將它堵住了餐廳大門.

"她的力氣可真大."打扮得像個紅色惡魔的男人感歎了一句."先生,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們需要讓這地方看上去是關著的."

而一頭棕色卷發的青年則用流利的中文跟老板解釋道:"我們不會傷害你,只是暫時借用這個地方."(看過此劇的童鞋,請無視中文流利這句話)

一身紅色惡魔戰衣,頭上戴著面具的男人拉上窗戶,手合會隨時可能會出現,他正凝神傾聽,利用自己的超級聽力感知外界的一切,那群忍者似乎沒有跟上來.

"好了,現在這間餐廳暫時屬于我們了."卷發青年低聲跟老板說了幾句之後,那位餐廳老板便主動離開了.

"你怎麼和他說的?"黑發女子好奇問道.

"我只是把我的信用卡給了他,答應了付他接下來的六個月房租."卷發青年語氣輕松的說道,"我叫丹尼,丹尼-蘭德."

"傑西卡."黑發女子不冷不淡的說道,"我認識你們兩個,地獄廚房的懲罰者和夜魔俠."

"我以為消失了那麼久,人們差不多已經忘記我了."夜魔俠自嘲的說了一句.

他原本是和懲罰者一起去尋找幫手,誰知道恰巧撞到了追查線索的傑西卡-瓊斯,尾隨著這名能力非凡的女性私家偵探,三個人來到了手合會的陣地,中城圈金融公司.

而鐵拳丹尼-蘭德也孤身闖入了手合會的巢穴,調查哈萊姆區黑人神秘失蹤的盧克-凱奇,同時也來到這間由手合會控制的地產公司,追逐著同一個目標的五個人,在各種巧合之下聚齊,與手合會的爪牙發生了混戰,幾位街頭英雄各自施展能力,好不容易才逃脫出來,躲進了人流密集的唐人街.

"我想現在應該是解答問題的時間--"傑西卡冷著臉說道,"首先,誰能告訴我,那群追殺我們的家伙是什麼人?"

"手合會."丹尼-蘭德和懲罰者同時回答道.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後,丹尼-蘭德繼續說道:"手合會是一個古老的犯罪組織,他們一直存在,這個組織中的人有著狂熱的意識形態,每一個成員都願意誓死捍衛他們的信仰."

"聽上去像是恐怖分子."盧克-凱奇皺著眉,他在哈萊姆區生活那麼久,從未聽說過這個組織的名字.

"不,恐怖分子想要讓世界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而這個組織更加神秘,更加邪惡,而且他們的足跡遍布全球."夜魔俠補充道,他之前就和手合會戰斗過,深知這個組織的可怕.

"那他們究竟想干什麼?為什麼要在哈萊姆區招募年輕人?"盧克-凱奇疑惑的問道,他之所以會追查到那間地產公司,就是因為近段時間,哈萊姆區不斷有年輕黑人失蹤或者死亡.

"手合會的目的暫時不清楚,但是顯然他們來紐約是有原因的,我感覺他們似乎想要找到我."丹尼-蘭德猶豫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不朽鐵拳,昆侖的守護者."

場面突然陷入了安靜,無論是握著9mm口徑勃朗甯自動手槍的懲罰者,還是戴著面具的夜魔俠,以及一直保持著冷淡神色的傑西卡和認真傾聽的盧克-凱奇,他們都不約而同用奇怪的眼神注視著丹尼-蘭德.

"你磕了什麼?鋰劑嗎?"傑西卡毫不留情的譏笑道.

丹尼-蘭德想要辯解,卻被懲罰者打斷:"好了,我們現在應該談論的,不應該是下一步該怎麼做嗎?"

這個如同一個移動武器庫的魁梧男人,握著勃朗甯手槍,冷酷的目光掃視著眾人,"手合會計劃著一個驚人的陰謀,他們的巢穴--中城圈金融公司的底層,有著一個巨大的坑洞,我不知道里面是什麼,但是可以肯定,一個星期之前的地震,就是他們導致的!"

"無論是盧克說得哈萊姆區的黑人失蹤和死亡,還是傑西卡調查的建築師失蹤,這些都與手合會有脫不開的干系!現在擺在我們的面前,無非就是兩條路,忘記這件事,走出這間餐廳,放棄之前的調查;亦或者,利用你我的能力,扳倒這個龐大的組織!"

眾人沉默了一會兒,每個人都在思考,這次與他們之前遇到的危機不同,對手不是什麼黑幫頭目,或者街頭惡棍,而是一個組織嚴密的龐然大物.

"我想保護哈萊姆區的平靜."盧克-凱奇率先給出了答案,他一直是哈萊姆區的英雄人物.

"看來我是第一個承認對這件事有些力不從心的人,這已經超出我的能力范圍了."傑西卡隨即也給出了回答,她拒絕了組隊打擊手合會的邀請.

經曆了一場災難以後,傑西卡只想做一個普通人,她開辦屬于自己的偵探事務所,就是想要忘記以前的糟糕生活,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想再次卷進這種對抗邪惡組織的事情中去.

"噢,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我試過一個人對抗手合會,但是失敗了,現在我們有這麼多能力非凡的人,你卻說不想參加?!"丹尼-蘭德失望的喊道,他之所以回到紐約,就是要徹底鏟除手合會,讓那些人體會到失去一切的痛苦.

"並不是誰都願意過上這種生活,當你選擇對抗黑暗的時候,這就意味著你無法顧及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那些你想要守護的人,很可能因為你的這一個決定,而遭遇不幸."

夜魔俠完全理解傑西卡的心理,他曾經也有過這樣的階段,倘若不是得知了艾麗卡的消息,他未必會重新披上戰衣.

"謝謝,我想自己應該離開了."傑西卡難得向夜魔俠露出一個笑容,隨即起身准備離開.

夜魔俠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忽然間神色凝重,他仔細傾聽,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在外面的街道上回響,對方有著強勁有力的心跳,仿佛戰鼓擂動一般,迸發出"咚咚"的聲音,即便只是通過聲音,夜魔俠都能感受到,這個人身上極其強盛的生命力.

嘎吱.

紅漆木櫃堵住的大門被輕易地推開,一個戴著黑色面罩的年輕人從外面走進來,他緩緩掃過嚴陣以待的一行人,笑著說道:"人都到齊了."

"那麼……一起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