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狩獵
g,更新快,無彈窗,!

曼哈頓,巴克斯特大廈.

肖恩拉著背著小書包的明蒂走進電梯,一路上升,直到數字停留在三十層上,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在等候多時的物業經理的引領下,進入到自己的新居里.

"哇喔……這真是太棒了,肖恩!"明蒂張開嘴巴,興奮地大喊道.

第一時間映入小蘿莉眼簾的,是巨大透明的落地窗,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灑落在暫時有些空曠的大廳,窗外是密集林立的高樓大廈,宛若森林里生長的樹木一般矗立于大地之上,等到夜色降臨的時候,站在這里舉目遠眺,可以欣賞附近的公園大道和中央公園,以及絢爛繽紛的燈火,不由地讓人生出一種俯瞰整個紐約的錯覺.

充滿簡潔風格的歐式裝潢,以及一應俱全的嶄新家具,讓明蒂無比滿意這個新家,她迫不及待沖進房間,准備搶先挑選一個自己喜歡的臥室.

"小孩子有點鬧騰."肖恩笑呵呵的說道,眼神柔和.

明蒂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母親,後來跟著父親生活,而不得不說那位警官先生在父親這個角色上,做得實在是很失敗,完全把女兒當成殺戮機器來培養,以致于明蒂根本缺少正常的三觀和生活概念,養成了一言不合就采取暴力手段解決的壞毛病,甚至能夠毫不眨眼的奪取生命.

所幸在肖恩的刻意引導下,這只金發小蘿莉已經漸漸淡忘了以前的生活,那些血腥和痛苦的往事在時間的沉澱下,變成了褪色的老舊照片,封存在內心深處.

如今他和明蒂的關系,有些類似于家人,兩個同樣孤零零的家伙在一起生活,彼此付出和獲取心中難得的溫暖.

"看來您對巴克斯特大廈還比較滿意,這棟大樓一共三十三層,住戶都是紐約的精英人士,對了,里德-理查茲先生就住在您的樓上,你們都是享譽紐約的天才人物,相信一定會有共同話題,巴克斯特大廈很榮幸得到你們的入住."

西裝革履的物業經理奉承道,只要近段時間經常看報紙的人,相信對于肖恩這張臉不會太陌生,畢竟無論是娛樂報刊還是學術類雜志,都在爭相報道著這位擁有新晉富豪和科學天才兩重光環的年輕男孩.

"里德-理查茲?"肖恩眼神閃爍了一下,那位號稱全世界前三的天才人物住在自己的樓上,真是有趣的巧合."我有時間會去拜訪的,一直很期待理查茲博士見面."

送走了殷勤的物業經理,肖恩走到陽台上,明蒂正忙著布置著自己的房間,搬到新家的興奮勁兒這一下子估計不會過去,肖恩也任由她去折騰,口袋里一陣震動,他掏出手機,接通了來自韋斯利的電話.

"談得如何?"肖恩開口問道.

"一切都如老板您預料的一樣."電話那頭傳來恭敬的聲音,"當我拋出丹尼-蘭德和手合會的來曆,亞曆珊德拉的態度立即發生了改變,她很干脆地同意了您的要求."

"亞曆珊德拉的生命沒有多久了,死亡的陰影迫在眉睫,不管是誰都無法保持冷靜."

肖恩站在陽台上,俯瞰著下方的城市,車流如長龍綿延在公路上,向著遠處眺望,隱約可以看見蜿蜒曲折的哈德遜河.

他一邊從高處欣賞著曼哈頓的美景,一邊對韋斯利吩咐道:"盯住丹尼-蘭德,我今晚會親自過去找他."

"老板您真的要幫手合會完成他們的計劃?"韋斯利猶豫了一下,出聲問道.

肖恩把手合會的計劃對他和盤托出,倘若讓亞曆珊德拉挖掘出了掩埋在地下的巨大龍骨,據說會觸動整個紐約的地基,到時候城市下沉陷落,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死于這場災難.

雖然說韋斯利並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可是坐視著上百萬人死亡,他心中多少還是會產生猶豫和不忍.

"我怎麼會讓這群渴望永生的瘋子毀掉紐約,丹尼-蘭德我會交給亞曆珊德拉,但是龍骨和手合會,輪不到他們染指."

肖恩迎著微風輕聲笑道,能夠使死人複生的龍骨,還有勢力遍布全球的手合會,這兩樣東西都是自己的目標,至于亞曆珊德拉和其他的手合會領袖,自然會有人為他解決.

"地獄廚房的那些街頭英雄們,他們應該聚集到一起了吧?"

"懲罰者和夜魔俠找上了一些人,不過他們似乎不太合拍."韋斯利利用著手中的資源,追蹤著這些目標人物,"手合會之前找到了丹尼-蘭德,只是被這位鐵拳給逃脫了,那些忍者不是他的對手,而且傑西卡-瓊斯和盧克-凱奇,他們也順著一些線索,調查到了手合會的那家公司……總之所有的人都一股腦兒聚齊了."

"嗯,很好,一大波積分要到手了."肖恩滿意地點頭,想到腦海中琳琅滿目的兌換列表,他的心中不由地一陣激動.

"你說什麼老板?"韋斯利感覺自己這位偶爾有些脫線的老板,似乎把這一切當成了游戲.

"呃,我說你干得不錯,很快就能升職加薪,登上人生巔峰了……好好加油啊,韋斯利."

肖恩敷衍的回答,讓韋斯利不禁無語,他一直摸不透自家老板的性格,時而看起來很好說話,時而又表現得冷酷果斷,毫不留情,大多數時候,對方臉上都帶著陽光般的笑容,宛若一個溫和開朗的鄰家男孩,可是一遇到對手,或者說瞄准某個目標的時候,立刻就會散發出一股幽深黑暗的氣息.

正因為這種變幻莫測的神秘感,韋斯利表現得更加小心謹慎,內心不敢有絲毫背叛的念頭,在他眼中,自家這位年輕老板,簡直要比曾經的黑道皇帝金並還要來得可怕.

掛斷了電話,肖恩活動了一下脖子,平靜的眼中升起一絲興奮,感受著體內奔騰的力量,溫暖的太陽光線如同水流一般,一點一滴的滲入身軀之中,仿佛化作電流,刺激著軀體中的細胞和微小分子.

"總感覺今晚要拿到五殺成就了."肖恩握緊拳頭,咧嘴笑道.

"肖恩,晚上要怎麼慶祝?去唐人街吧,烤鴨要比披薩好吃多了!我都准備好新衣服了!"明蒂興沖沖地走出來,一身小公主似的洋裝,襯得這只金發小蘿莉愈發可愛.

"呃,如果我告訴你,今晚我另有活動,你應該不會怪我吧."望著洋溢著喜悅之情的明蒂,肖恩小心翼翼地說道.

偌大的客廳安靜了一秒,然後伴隨著"騙子"的憤怒聲音,陷入狂躁之中的金發小蘿莉開始瘋狂追殺肖恩,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繞著新居展開追逐,半個小時後,以明蒂癱倒在沙發上而告終.

"下次給你補上好不好."肖恩坐到沙發上,摸著明蒂的小腦袋說道.

"嗯,只准這一次……還有不准摸我的頭!"明蒂像只小貓似的,窩在柔軟的沙發上,"記得,要安全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