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重披戰袍
g,更新快,無彈窗,!

當渾身浴血的懲罰者撞開自家窗戶進來的時候,坐在沙發上的馬特不禁歎了口氣,都說了走正門,干嘛總是要翻窗呢……

"你能不能不要……"

嗅到刺鼻血腥氣的馬特,臉色不由地一變,本想說出口的調侃話語咽了下去,他連忙把喘著粗氣的懲罰者搬到了沙發上,然後從家里翻出裝有止血繃帶和消毒碘酒的便攜式醫療箱.

以前的馬特每晚都會穿著紅色惡魔的戰袍,繞著地獄廚房展開巡邏,尋找那些違法犯罪的黑幫分子和街頭惡棍的蹤跡.那個時候,受傷對他而言,簡直是家常便飯.

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馬特擁有比常人更加發達的超級感官,懲罰者身上幾乎都是刀傷,狹長的傷口縱橫交錯,鮮血浸透了那身黑色骷髏T恤,什麼時候地獄廚房又冒出來一個使用冷兵器的高手?

帶著心里的疑問,馬特給接近昏迷的懲罰者處理傷口,進行了一番簡單地包紮,他早已決定放棄夜魔俠的身份,跟以前的生活做告別,但是他和懲罰者曾經是站在同一陣線的伙伴,他們同樣都憎恨犯罪,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去改變地獄廚房,只不過懲罰者是因為失去家人的憤怒,而他則是為了內心的正義感.

"馬特……"

不知道過了多久,懲罰者睜開雙眼,意識從昏沉中漸漸清醒,他渾身至少有十多道傷口,而且身體大量失血,如果不是依靠強壯的體質硬撐,他早就被送進醫院的太平間了.

"我不想知道那些關于犯罪集團的事情,弗蘭克,我好不容易才過上平靜地生活,忘記夜魔俠這個身份……我之所以會收留你,幫你處理傷口,而不是直接把你送到警察局或者醫院,僅僅因為我們曾經是朋友,所以別把我再卷進那些罪惡的漩渦里去了!"

馬特坐在黑暗里,似乎知道懲罰者要說什麼,他不想再被卷進那些肮髒,罪惡的巨大漩渦,地獄廚房始終都是這個樣子,曾經他覺得金並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可是那位黑道皇帝倒下了,犯罪活動卻並未因此減少,反而變得更加激烈,那些幫派為了爭奪地盤,像野狗一樣瘋搶厮殺.

"馬特,你內心的憤怒真的消失了?!"躺在沙發上的懲罰者掙紮起身,那雙時刻充滿著怒火的眼睛直視著黑暗中的人影.

"你的父親被稱作'烈焰拳手’杰克-默多克,他為了生活不得不為黑幫頭目打拳賽,這種暗地里操縱的比賽,有時候需要你父親打假賽,幫助黑幫牟取更大的利益.那一次你想去看父親的比賽,為此他不顧黑幫的命令,贏得了那場比賽,但是結果呢……"

"閉嘴!弗蘭克!"馬特用壓抑著憤怒的語氣吼道.

"……結果他被黑幫殺害了,死在一條小巷里!你所信奉的法律並沒有把凶手繩之以法,因為那個混蛋收買了警察,威脅陪審團,即便證據確鑿,他仍然能在殺了人之後,繼續逍遙法外!"

"當法律無法為人們尋求公義,我們就自己動手,這不正是你化身成夜魔俠的原因麼?為什麼你現在卻像一個懦夫一樣退縮了?!"

懲罰者不甘示弱的回應道,低沉沙啞的聲音里,蘊含著無盡的痛苦與怒火,他憎恨那些犯罪者,恨不得把他們統統送下地獄!

"我和你不一樣……"馬特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力氣,喃喃地說道.

他曾經試圖運用自己的能力去維持正義,因此失去了愛人,艾麗卡被手合會的人殺死;朋友弗吉離開了律師所,與他漸行漸遠;陪伴在身邊的凱倫,同樣選擇了離去.戴上夜魔俠的面具,意味著要背負起沉重的責任和代價,馬特感覺到累了,他已經無法再繼續走下去.

"艾麗卡還活著."望著頹廢不振的馬特,懲罰者說出了這個消息."她和手合會的人混在一起,聽從著一個女人的命令,而且她要比以前更強,連我也不是對手!"

"我親眼看到信一刀刺中了艾麗卡,她倒在我的懷里,我和棍叟一起將她下葬……你現在卻對我說,艾麗卡還活著,並且是和殺死她的手合會待在一起?"

馬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氣,親眼看著愛人死在自己懷里,這是他內心中永遠的傷痛:"弗蘭克,我們雖然是朋友,但別拿艾麗卡來開玩笑!"

"你覺得我在欺騙你?我身上的傷口,全是你親愛的艾麗卡用一把日本武士刀造成的,她不再是你記憶里的那個人了,馬特,手合會的人稱呼她為'黑空’,她的身體被另一種存在占據,成為了一個冷血無情的殺人機器!"

懲罰者搖晃著起身,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冰冷的液體灌入喉嚨,讓這個身上打滿繃帶的強壯男人稍微冷靜了一點.

"馬特,手合會策劃著一個巨大的陰謀,他們的新陣地--中城圈金融公司底下有一個大洞,地獄廚房的那場地震,就是手合會的那些人引發的,如果繼續放任他們,不知道會導致什麼可怕的後果,一場戰爭就要來臨了,我們要為地獄廚房而戰!"

懲罰者將自己所知的一切,全部都告訴了馬特,他希望這個老朋友能重新披上紅色惡魔的戰衣,再度化身成為夜魔俠,與自己一起阻止手合會的陰謀.

"戴上那個面具,跟我一起拯救地獄廚房,拯救你的艾麗卡!"

馬特默不作聲,他閉上那雙空洞的眼晴,許多被刻意遺忘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上心頭,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受到盲人棍叟的教導,考上哥倫比亞大學,立志成為一名優秀的律師……

那些畫面如浮光掠影倏然閃過,畢業以後的馬特,明白了法律或許是公正無私的,但是它的執行者未必如此,世間存在著太多的不公和黑暗,光憑一個盲人律師是無法對抗那些能夠請得起一整個律師團隊的資本家,也制裁不了與警察沆瀣一氣的黑幫頭目.

于是他戴上了面具,憑借過人的超級感官,以及從棍叟那里學來的武術技巧,化身成為地獄廚房的紅色惡魔,專門找那些黑幫惡棍的麻煩.

"弗蘭克,或許你說得是對的--如果想取得和平,就必須准備戰斗."馬特從黑暗中站起,他拉開客廳中的隔間,里面陳放著紅色的戰衣,與帶有惡魔犄角的面具.

重新穿上夜魔俠戰衣的馬特,轉頭對懲罰者說道:"我們還有其他隊友嗎?光憑兩個人可對付不了手合會."

身上纏滿白色繃帶的懲罰者笑了一聲,沙啞的聲音有如金屬摩擦似的:"當然,地獄廚房的英雄,可不止你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