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等待時機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弗蘭克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雙手被拷在椅子上,身體一點兒都動彈不得,四周漆黑一片,寂靜無聲,面前只有一張金屬桌子,以及一盞亮著的台燈.

"審訊嗎?"身為前海軍陸戰隊成員,弗蘭克對這種情況並不陌生,他被敵人抓住了,接下來自然就是嚴刑拷打.

一個殺死金並和靶眼,掠奪了紐約黑道老大所有遺產的家伙,難道還奢望對方是什麼良善之輩?

弗蘭克在心底發出一聲冷笑,他經曆過這個世界上最絕望的痛苦,又怎麼可能會屈服在刑罰的折磨之下,假如對方覺得能從自己的口中得到任何消息或者情報,那就太可笑了!

嗒嗒的腳步聲響起,有人推門走了進來,抽開椅子坐下,對方的面容隱藏在濃重的黑暗中,看不清具體的模樣.

"你好,弗蘭克-卡斯特先生."來人打了聲招呼,隨即繼續說道:"我們終于可以好好坐下來談一談了,說實話你的脾氣不太好,非得用這種方式才能正常交流."

"你是誰?"被稱作"懲罰者"的魁梧男人問道.

"呵,千篇一律的俗套問題……我是殺死金並的人,害你背上黑鍋的元凶,地獄火俱樂部的幕後老板,以及一位紐約的守法公民."

"殺人,控制黑幫……你還真是一位遵守法律的'好市民’啊."弗蘭克臉上露出一絲諷刺的笑容,一點都不怕激怒對方.

讓弗蘭克感到驚訝的,對方似乎並沒有動怒,反而低聲笑道:"你是站在什麼立場說出這番話的,弗蘭克先生?"

"金並是什麼樣的人,想必無需過多贅言,為什麼你以殘忍血腥的手段鏟除黑幫,就能自詡為打擊罪犯,懲奸除惡的英雄,而我只是為紐約市民除掉了一個黑幫老大,便成為了殺人凶手?弗蘭克先生,你被地獄廚房稱作'懲罰者’,雙手所沾染的血腥,恐怕比我不知道多到哪里去了!"

坐在黑暗中的男人,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嘲弄,而弗蘭克卻啞口無言,不知如何辯駁,實際上對方除了殺死金並以外,似乎也找不出其他的犯罪事跡.

"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弗蘭克只得轉移了話題.

對方手指敲擊著桌子,似乎是在思考,半晌後說道:"其實我壓根就不想從你身上得到任何東西,弗蘭克先生,是你像個暴徒一樣,闖進了我的俱樂部,打傷了我手底下的人,隨後威脅韋斯利……我為了不失去一個得力的助手,所以才和你打上了一架."

"然後你現在卻質問我,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弗蘭克-卡斯特,你們家族有精神病史的傳統嗎?"

向來殺伐果斷,說一不二的懲罰者,臉色漲得通紅,粗壯的手臂上一條條青筋暴起,內心的憤怒如火焰般,熊熊燃燒!

"好吧,我收回上一句話,接下來讓我們好好談一談吧,懲罰者閣下!"

男人收斂調侃的輕佻語氣,轉而變得嚴肅:"我知道關于你的一切經曆,弗蘭克-卡斯特,原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精英戰士,退役後目睹家人被黑幫殘殺,因此開始對地獄廚房的黑幫勢力展開報複,期間與夜魔俠發生過沖突,後來被警局逮捕,身為夜魔俠的馬特-默多克,擔任了你的辯護律師,但你仍然被送進了監獄."

"沒過多久你就越獄了,背負家人血仇的你,當然不可能甘心被困在監獄里……你殺死了二十四個人,他們都是被黑幫收買的惡棍,准備在監獄里了結你的性命,由于錯誤估計了你的危險性,這些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經過努力不懈的調查,你發現了導致自己家人慘遭殺害的真正凶手."

"地獄廚房的毒販頭目'鐵匠’,也是你曾經在海軍陸戰隊的長官,這位雷-舒諾沃軍官,一直暗中參與販毒走私生意,你家人的慘死正是由他造成的,一槍打爆了這位軍官的腦袋以後,你便自稱'懲罰者’,開始了打擊罪犯,鏟除邪惡的偉大事業……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弗蘭克先生?"

聽到對方把自己的經曆一一說出,弗蘭克不禁默然無語,那些痛苦,血腥的記憶又湧上腦海,懲罰者這個稱號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得不到解脫的痛苦靈魂.唯有不斷地鏟除那些黑幫勢力,使得惡棍與暴徒得到應有的懲罰,才能讓人生失去希望的弗蘭克的內心得到一絲慰藉.

"你究竟是誰?"弗蘭克的目光猶如利劍,試圖刺破黑暗,窺見對方的真面目.

"你可以叫我'King’,因為要不了多久,我會成為地獄廚房新的國王."男人平靜的聲音中充滿自信,似乎只是在陳述一個簡單的事實.

"你想成為第二個金並?"弗蘭克眉頭皺起,倘若對方抱著這樣的目的,那麼地獄廚房又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呵呵,金並只是個失敗者而已,依靠暴力與恐懼形成的統治,始終無法長久."男人坐在黑暗之中,嘴角逸出一絲笑容,"地獄廚房充斥著毒品,妓女,罪犯,黑幫,在這里沒有任何的法律和正義可言,依靠像你這樣的街頭英雄,能夠根除罪惡滋生的源頭嗎?"

"用暴力來維持法紀,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注定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道路,這一點,有個叫布魯斯-韋恩的家伙,以親身實踐的方式總結了這個教訓."

"好了,先讓我們來聊一聊手合會的事情吧,聽韋斯利說你在調查手合會?"肖恩不打算過多糾纏暴力和義警的話題,轉而詢問起手合會的事情來.

一開始准備不吐露任何消息的弗蘭克,考慮了片刻,還是把自己知道的情報說出來,對方看上去似乎並非意想之中的邪惡罪犯,反倒是言語間對于那些黑幫勢力,頗有些看不起的輕蔑態度.

"看來手合會要搞個大新聞啊."

黑暗中的男人發出意味不明的笑聲,貌似可以利用手合會把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集合到一起來,這樣子刷分也方便,省得自己一個個找過去了.

"再見,弗蘭克先生,這次談話很愉快."肖恩站起身推門離開,黑暗的空間又恢複了寂靜,只剩下弗蘭克沉重的喘息聲.

"老板,准備怎麼做?"外面等候的韋斯利,瞥了一眼房間的鐵門問道,"繼續關著,還是澆成水泥柱扔到哈德遜河底去?"

完成審訊的肖恩內心一陣無語,他拍了拍手下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我說韋斯利啊,別把金並那一套放到這里來,打打殺殺什麼的,多不好啊!我們都是紐約的守法市民,殺了懲罰者對我們有什麼好處?繼續關著吧,反正以他的能力,過不久應該會自己逃出來的."

殺了懲罰者,誰給他去召集地獄廚房的街頭英雄!?

肖恩眼中閃爍著冷光,手合會的計劃他倒是一清二楚,未來勢必會和這些街頭英雄們起沖突,看來又是一場盛大的狩獵活動.

而自己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善于找准時機,確保萬無一失再出手,這才是一個獵人所應該具備的優秀素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