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送上門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想這應該是個誤會,還有弗蘭克先生,我真的不是這間俱樂部的老板……"

韋斯利雙手舉起,努力做出一副毫無威脅的乖巧樣子,身體靠在私人包廂的真皮沙發上,一支9mm口徑勃朗甯自動手槍頂在他的腦門上,只要握住槍的那只手稍微用力扣動扳機,這位好不容易才上位的私人助理,腦袋就會像西瓜一樣爆裂開來.

就在半個小時之前,這個體格強壯的魁梧男人,直接殺進了地獄火俱樂部,那些黑幫混混和保鏢,在這個被稱作'懲罰者’的恐怖殺星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等到韋斯利走出來察看情況的時候,地上已經躺滿了人,個個都發出痛苦的呻吟,估計不是被打斷了手腳,就是斷了十幾根肋骨什麼的,幸好對方還稍微克制了一下,沒有貿然大開殺戒,否則這間俱樂部里,恐怕會布滿各種人體斷肢.

根據以往懲罰者的行事作風,大多數敢于反抗的黑幫勢力,都被他一槍打爆了腦袋,或者用戰術匕首一刀割喉,論起殺人的手段,對方向來乾淨利落.

"所以你不能給我提供一些關于手合會的有用情報了?"

穿著標志性服裝的懲罰者冷漠地說道,地獄廚房的罪犯最為害怕的,莫過于在夜晚的時候,見到胸口印著骷髏頭的黑色T恤,因為那代表著他們已經一只腳踏進了地獄.

"手合會之前與金並暗地里有過幾次簡單地合作,大多都是收購一些地產或者老舊樓房,至于目的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對了,他們一直想要制造某種叫做'黑空’的武器,所以不斷挑選著來自各地的小孩,作為承載的容器……我知道的只有這些了."

作為一個聰明人,韋斯利很配合的說出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報,懲罰者的赫赫凶名在地獄廚房,比起紅色惡魔的傳說還要來得可怕,起碼後者只會把你打得半殘,然後送進警察局,而前者卻是直接送你去見上帝.

"你的老板是誰?"

懲罰者放下手槍,他調查過這個叫詹姆斯-韋斯利的男人,他之前擔任過金並的私人助理,後來金並遇襲身亡,韋斯利全盤繼承了黑道皇帝的遺產,這讓弗蘭克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這一切都像是早就安排好的計劃一般.

弗蘭克對韋斯利背後的神秘老板很感興趣,說不定對方就是真正殺死金並的人.

"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他叫什麼名字……我對老板的一切都毫無所知,他只留給我一個電話號碼."

韋斯利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機,在懲罰者的示意下,撥通了自己那位老板的電話.

…………

肖恩正在實驗室里親自教導那只叫做凱撒的黑猩猩,注射了ALZ-112的凱撒,明顯表現出了遠超同類的學習能力及智商,不論是學習文字和圖畫,它都能很快地掌握,甚至在不斷地訓練教導下,它還慢慢會使用簡單的手勢和人交流,這已經超出動物的范圍了.

用康納斯博士的話來說,凱撒越來越像是人類,即使它有一天開口說話,都絲毫不會讓人感到驚奇.

"總覺得你在做一件很危險的事情."等到肖恩從房間里出來後,康納斯眼中帶著一絲擔憂,他有著一名優秀科學家的敏銳直覺.

"怎麼了,博士,你在害怕凱撒?"肖恩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通過一系列的手段,他已經徹底把康納斯博士綁在了自己的戰車上.

"是的."康納斯點點頭,他隔著厚厚地玻璃窗,看著那只行為動作與人類無異的黑猩猩,擔憂的說道:"你在創造一個新的種族,肖恩."

"凱撒表現出來的學習能力是極為驚人的,他在不斷地進化,肖恩!學習各種東西的周期正在不斷縮短,這意味著什麼?這說明凱撒目前的發育還沒有達到極限,它仍然有可成長的空間,假如有一天,它變得和人類一樣了呢?"

作為科學家,康納斯感受到了凱撒表現出來的可怕潛力,ALZ-112本來是為了治療大腦退化的新式藥物,可如果它的作用不僅僅只是如此,那麼一旦用于靈長類動物的身上,那就等同于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種族!

肖恩聽完後不禁啞然失笑,康納斯博士所擔心的事情,正是《猩球崛起》世界中發生的劇情,由于ALZ-112對于人體失效,科學家又再度開發出效果更為強勁ALZ-113--這種藥物不但能激發猩猩的智慧,還是一種對人體完全致命的病毒.

正是因為如此,那個世界的人類幾乎滅絕,猩猩們也得到了發展的機會,形成一個全新的種族文明.

"博士,你所設想的那一切都不會發生的,一個新的種族要發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人類從刀耕火種的石器時代,進化到現代工業文明,花費了多少時間?世界上只會有一個凱撒!"

肖恩打消了康納斯心中的擔憂,他之所以訓練,教導凱撒,只是當成一個有趣的寵物來培養.

未來肖恩還會開展更多危險的實驗,比如變種人的基因研究,又或者是打造超級士兵,甚至綠巨人複制計劃,這些都是在腦海中已經形成大概的構想.即便凱撒再怎麼進化,難道會比那些異域生命,外星人還要來得可怕?

"別讓小心謹慎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康納斯博士."肖恩拍了拍康納斯的肩膀,善意的笑道.

嗡嗡嗡--

感受到口袋的振動,肖恩拿出了手機,看到來電號碼後不由地皺起了眉頭,韋斯利不會輕易地給聯系自己,難道說地獄廚房發生了什麼大事?

想起自己還未實施的刷分計劃,肖恩不禁有些疑惑,接通了電話,對面傳來了韋斯利的聲音:"老板,有件事可能要你親自過來處理一下."

"有人用槍指著你的頭嗎,韋斯利?你聽上去很緊張."

肖恩皺起眉頭,他隱約察覺到了不對勁,韋斯利做事向來穩重,根本不會說這種含糊其辭的話,想來是受到了什麼威脅.

"如果你還想讓這個家伙活著,半個小時內,趕到地獄火俱樂部."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說完這句話,就干脆地切斷了通話.

肖恩摸了摸下巴,自己什麼時候招惹到這樣的對手了?他一向秉持著低調做人的風格,居然還會有人找上門來,真是有意思.

腦海中列了一下地獄廚房中有能力對威脅到韋斯利的人物,夜魔俠據說消失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傑西卡-瓊斯仍然在做自己的私家偵探,盧克-凱奇混在哈萊姆區,至于鐵拳還未正式出現,手合會的那群日本忍者應該不會對韋斯利動手,畢竟大家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

數來數去,只剩下一個以殘暴手段來制裁罪犯的懲罰者了,而且從剛才掛斷電話的行事作風來看,確實很像對方.

"送上門來的積分,不要白不要."

肖恩心里微微湧起一陣激動的感覺,宛若隱藏在身軀中的戰斗本能,漸漸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