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懲罰者的調查
g,更新快,無彈窗,!

夜色籠罩著紐約,城市中的絢爛燈光煥發出旺盛的生命力,富人們沉醉于紙醉金迷的奢靡生活,而貧民區的人們則享受著家庭的溫暖.

地獄廚房,紐約的罪惡之地,即便在金並死後,這片充斥著混亂與犯罪的特殊區域,也並未得到預料中的平靜,那些黑幫,毒販,街頭混混就像野火燒過的雜草一樣,沒過多久就死灰複燃,悄然侵蝕著每一個街區.

馬特-默多克坐在只剩自己一人的律師事務所里,發達的敏銳感官使得他能聽見附近的各種聲音,如果集中精神的話,甚至能把自己的感知范圍擴大到一整個街區--

"你們在做什麼……"

"怎麼,老兄別礙事,不然我打爆你的頭!"

"有種來啊!"

"你想嘗嘗苦頭嗎?"

馬特攥緊了手中的文件,他已經放棄夜魔俠的身份很久了,自從金並死後,這位盲人律師便決心不再穿上那身紅色惡魔的戰衣,或許是好友弗吉以及助手凱倫的離去,讓他終于醒悟,暴力打擊罪犯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夜魔俠在懲治罪犯的同時,本身也在觸犯法律.

盡管內心做好了決定,可是每當聽到犯罪發生的時候,馬特仍然會按捺不住心底的沖動,嫉惡如仇的本性,使得他無法對罪犯和暴力事件坐視不理.

"紐約警局!都散開!住手!"

警察的到來使得一場原本即將發生的暴力沖突平息,馬特點點頭,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或許這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夜魔俠的出現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馬特強自把內心的沖動情感按壓下去,隨著金並的倒台,地獄廚房至少恢複了表面上的平靜,盲人律師不再多想,專心准備起等下的訴訟文件.

放棄作為"來自地獄廚房的惡魔"的義警生活的馬特,如今從事慈善性的法律援助工作,專門為那些請不起大律師的平民服務,這也算是另外一種打擊罪惡的方式.

"弗蘭克,是你嗎?"整理文件的馬特皺了下眉,他似乎聽見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你的耳朵還是那麼靈,大律師!"身材魁梧的高大男人從消防梯上翻進窗戶,極為自來熟的坐在沙發上,"你這里有酒嗎?威士忌加冰!"

馬特起身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扔給沙發上的弗蘭克,這個被人稱作"懲罰者"的高大男人,輕松精准的接住啤酒,擰開蓋子開懷暢飲起來.

"麻煩下次能走門嗎?別每次都翻窗戶."馬特對于弗蘭克的登門方式頗有意見.

"我可不是你,馬特,整個紐約警局都在通緝我,那些該死的警察懷疑我殺了金並,把我列為了頭號通緝人物!"弗蘭克一口氣喝完啤酒,莫名其妙背上這樣一個黑鍋,這讓他極為氣憤!

馬特搖頭一笑,道:"事實上我最開始也以為是你做的."

弗蘭克原來是一名海軍陸戰隊的成員,退伍回家時目睹家人慘遭殺害,遭受巨大心理刺激的他,開始以一己之力清掃地獄廚房的惡勢力,馬特便是在這個過程中與對方認識,兩人最開始進行過幾次激烈的交鋒,最後了解事情原委的夜魔俠,救下了重傷中的弗蘭克,甚至自願成為他的辯護律師.

"雖然那個家伙的粗暴風格跟我很相似,但我還沒來得及對金並動手,就被他捷足先登了."

弗蘭克把玩著手里的槍械,他如今在地獄廚房可謂是凶名赫赫,比起銷聲匿跡的夜魔俠,這位手段殘忍,極端的懲罰者,一直致力著打擊黑幫勢力.

計算了一下時間,馬特開口說道:"你不會無緣無故來找我的,弗蘭克,你又發現了什麼?"

"瞧瞧你現在的樣子,馬特-默多克,正義的大律師!"弗蘭克語氣嘲諷,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放棄了夜魔俠的身份,"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的嗎,有人在計劃著一個大陰謀,金並死了,但手合會的勢力日益壯大,他們暗中控制了一家叫做中城圈金融的公司,我發現那里駐紮了許多紅衣忍者,這很不尋常!"

馬特沉默了一下,他的女友艾麗卡便是被手合會殺死的,那些日本忍者企圖把艾麗卡制造成一種名叫"黑空"的強大武器,在激烈的追殺和戰斗中,艾麗卡為了救自己而不幸犧牲.

這是馬特心中最大的痛楚,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做出放下夜魔俠的戰衣和頭盔,選擇回歸普通人的生活.

"手合會……我以為他們已經離開地獄廚房了."馬特笑容苦澀,把那些蘊含著痛苦的記憶埋進心底.

"沒有,只是悄悄地隱藏起來了,他們似乎一直在暗地里進行著什麼動作."弗蘭克把自己最近調查到的線索說出來,他希望得到馬特的幫忙,手合會那些受過嚴酷訓練的精英忍者,自己一個人實在難以對付.

"你准備怎麼做?"馬特問了一句.

"地獄廚房有個'地獄火俱樂部’,那里龍蛇混雜,是搜集情報的最佳地點."弗蘭克露出一個不太友好的笑容,想來懲罰者搜集情報的方式,肯定不是什麼有禮貌的登門造訪.

"我三點鍾還要上庭,為一個失去了雙腿的孩子辯護……嗯,預祝你調查順利."馬特把桌上的文件塞進公文包里,摸起旁邊的盲杖,"你可以在我家待一會兒,記得離開之前鎖上窗戶,這一片治安不太好."

"你現在一點都不想管這樣的事了對吧?馬特-默多克,難道你真的就甘心忘記以前的生活,做一個為正義發聲,為窮人辯護的大律師!?"

弗蘭克站起身,語氣中蘊含著一絲怒火,他希望馬特能夠重新振作,繼續做那個打擊罪惡的夜魔俠,地獄廚房需要這樣的人!

"你以為法律能夠審判那些惡人?我以為你早就看清楚了,馬特,法律制裁不了那些為所欲為的惡棍,在地獄廚房,黑幫老大進出警察局,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樣,他們在監獄里照樣享受高檔紅酒,漂亮妓女,甚至連獄警都對他們卑躬屈膝!這些人沒有得到任何的懲罰,他們也不會對著上帝懺悔,所以我下手毫不留情,因為這些渣滓統統都該下地獄!"

弗蘭克的聲音冷漠無比,宛若冰冷的子彈一樣,轟然擊中馬特的內心,經曆過不斷地猶豫,掙紮的盲人律師,內心中那股沖動的情感又一次湧上來.

"弗蘭克,抱歉,我做不到!"良久之後,馬特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走出了這間破舊的公寓.

站在原地的弗蘭克歎息一聲,看來自己只得另找幫手了,反正地獄廚房最近湧現了一批新的人物,哈萊姆區的黑人英雄盧克-凱奇,私家偵探傑西卡-瓊斯,這些人都具備非凡的能力.

不管怎麼說,今晚先去一趟地獄火俱樂部,但願那個老板識相一點,能夠給出讓自己滿意的答案.

胸口印著骷髏頭的懲罰者,再次從窗口翻出,魁梧的背影隱沒在昏暗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