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綠魔之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烏云遮蔽了星辰與皎月,黑暗籠罩著夜空下的紐約,瑪麗-簡從昏迷中醒來,莫名地感到一陣寒冷,她站起身望向四周,才發現自己身處于布魯克林大橋的上方.

視線向下望去,是連綿不絕的車流長龍,以及河面上一艘艘往來的貨輪客船,寒風吹拂著瑪麗-簡單薄的嬌軀,這位紅發女孩連忙緊緊抓住旁邊的金屬構架,生怕一個不小心便掉下去.

"哈哈哈哈……"

一陣尖利的狂笑劃破夜空,瑪麗-簡順著聲音看去,發現是大鬧嘉年華的超級罪犯綠魔,那個臭名昭著的可怕惡魔站在滑翔翼上,肆無忌憚地發出猖狂大笑.

滑翔翼上搭載的微型導彈,向著布魯克林大橋下的一座建築工地發射過去,轟的一聲巨響,洶湧的火光照亮夜空,巨大的爆炸聲響徹天地,氣浪攜裹著火焰翻滾著,大橋上行駛的汽車好像受到驚嚇一樣,連忙躲避著,砰地一聲,失去控制撞倒在旁邊的護欄上,後面接二連三發生了追尾事故.

頃刻間,大橋上便堵成了一條延綿長龍,數十輛汽車撞成一團,現場混亂不堪,原本順暢的交通立即失去了秩序,連急忙趕來的警車都無法行駛過來.

肖恩帶著格溫站在不遠處,把這一幕盡收眼底,綠魔顯然是向紐約的好鄰居--蜘蛛俠,發出了挑戰的信號,果然沒等多久,一道紅色人影宛若人猿泰山一般,蕩著蛛絲趕到現場.

"蜘蛛俠!這就是為什麼傻瓜才會去當英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天會有瘋子給你出個殘酷的難題:讓你心愛的女人死……還是讓無辜的小孩死?!"

蜘蛛俠身手敏捷穿行在布魯克林大橋的上方,等他趕到的時候,綠魔一只手提著瑪麗-簡,另一只手抓住吊著校車的鋼纜,發出充滿惡意的大笑.

"蜘蛛俠!"

"救救我們!"

"誰來幫幫我……"

校車里的孩子看到聞名紐約的超級英雄,紛紛大叫著求救,而另一邊的瑪麗-簡整個身子懸在半空,只要綠魔稍微松開手,她便會墜入冰冷的河底.

"快點決定吧,蜘蛛俠!"

綠魔催促著蜘蛛俠盡快做出選擇,他愛死這種玩弄對手,眼睜睜看著他們承受痛苦掙紮的爽快感覺了!

"當一個英雄就要付出代價!"尖利的聲音充滿著嘲諷.

"不要這樣做,綠魔!"彼得懇求著,他不願意拋棄任何一方.

"命運掌握在你的手上,現在--做出決定吧!"綠魔望著猶豫不決的蜘蛛俠,發出桀桀怪笑,隨即同時松開了手臂.

校車和瑪麗-簡同時墜落,孩子們驚恐的尖叫,和心愛女孩求救的呼喊,一起回蕩在彼得的耳邊,蜘蛛俠果斷地向著瑪麗-簡跑去,飛身撲下,抱住了半空中的紅發女孩,隨即又是一道蛛絲射出,黏在布魯克林大橋上,將墜落的校車也及時救下.

彼得一手抱住瑪麗-簡,一手竭力拉住向下墜落的沉重校車,而與此同時,綠魔也駕駛著滑翔翼飛了過來,他可不會坐視蜘蛛俠拯救市民.

懸在半空中的彼得,淪為了綠魔的活靶子,他既要拉住校車,又要保護瑪麗-簡不受傷害,只得默默承受著綠魔的拳打腳踢.

"死亡的時間到了!"滑翔翼上彈出鋒銳的尖刃,綠魔大笑著沖向蜘蛛俠,他要結束掉這個紐約英雄的生命.

嘭嘭嘭!

一連數聲槍響,擊中了飛行中的綠魔,幾點火星迸發,雖然盔甲具備防彈功能,可是子彈的動能依然讓綠魔偏離了原有的方向,歪歪斜斜的沖到另一邊.

布魯克林大橋上,數十位警察終于趕到,剛才果斷開槍射擊的,正是升職不久的警察局長喬治.

"啊!那是我父親!"緊張關注著現場的格溫驚叫了一聲,她看見了自己的父親.

"那里現在很危險,你過去也幫不上什麼忙,放心,你父親不會有事的!"

肖恩拉住了想要趕過去的格溫,萬一她被蜘蛛俠和綠魔戰斗波及到,那可就不妙了,或許到時候還得自己出手,大橋上聚集了這麼多看熱鬧的市民,實在不好表現.

布魯克林大橋上,戰斗仍然在繼續,一艘開在河道上的貨輪,接住了載有孩子和老師的校車,瑪麗-簡也暫時獲得了安全,蜘蛛俠終于可以騰出手來,應付綠魔的攻勢.

雙方打得不可開交,勢均力敵,綠魔依仗著高科技裝備,以及層出不窮的新式武器,而蜘蛛俠憑借過人的身手,靈活地躲閃著,時不時還射出一發蛛絲,干擾對手的飛行.

"嘿嘿,紐約的大英雄,試試這個!"

綠魔操縱著滑翔翼,手中揮舞著一根長長地鋼纜,一把捆住了半空中的蜘蛛俠,然後拖拽著飛離了布魯克林大橋.

"好了,一切都結束了,你現在可以去找警察局長先生了."

肖恩淡淡的笑道,他像是一位護花使者似的,把女孩送到了警車旁邊,格溫剛想向父親介紹對方的時候,轉身回頭,卻發現年輕男孩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

一棟廢棄無人的老房子里,蜘蛛俠被從高空甩下,撞破脆弱的屋頂和玻璃窗戶,狼狽地摔倒在地上.

還沒等他爬起來,一枚南瓜炸彈滾落在彼得的腳下,熾熱的火光掀動氣浪,強烈的沖擊波直接將蜘蛛俠掀飛出去,撞倒了一面孤零零的牆壁,整個人被埋在了磚石下面.

"你選擇了悲慘的命運,可憐的蜘蛛俠……"

綠魔跳下了滑翔翼,走到渾身傷痕累累的彼得面前,一頓如狂風暴雨的凶狠毆打,而受傷的蜘蛛俠竟然毫無還手之力,只得任由對手狂毆.

"我還以為你會反抗得更狠一些,真是沒有意思!"

完全占據上風的綠魔,撕開蜘蛛俠的面罩,一只腳踩在彼得的頭上,猙獰笑道:"我的兒子把你當成朋友,你卻辜負了他,和那個紅頭發的小婊子勾搭在一起!"

"彼得-帕克,你要為此付出代價!"

滿臉是血的彼得艱難抬頭,看向猙獰可怕的惡魔頭盔:"諾曼叔叔?怎麼會是你?!"

青澀稚嫩的蜘蛛俠不敢置信,那個溫和可敬的諾曼叔叔,哈利的父親,竟然會是凶殘暴戾的綠魔!

"可惜你只能帶著這個秘密,永遠的對著世界說再見了."

綠魔殺心已起,內心中的暴虐與殺戮,仿佛沸騰的血液一般,洶湧沖上大腦,他用力一腳踹在蜘蛛俠的腦袋上,劇烈的疼痛中,彼得倏地失去意識,昏厥了過去.

"居然還要我親自動手,彼得,你真是靠不住."

正當綠魔要痛下殺手時,一個年輕男孩從陰影中走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似乎剛剛欣賞完一出精彩的好戲.

"你是誰?"綠魔心中升起了警惕.

"無聊的問題."

肖恩大步向前,猶如一道離弦之箭,瞬間沖到綠魔的身前,凶猛的拳鋒帶起一陣勁風,讓蜘蛛俠吃了大苦頭的綠魔,宛如被一輛開足馬力的汽車迎面撞中,身子立即橫飛出去.

咔嚓!

一陣強烈的劇痛席卷,綠魔忍不住大聲嚎叫,肖恩直接踩斷了對方的一條手臂,對于這個狡詐陰險的超級罪犯,他的心中可沒有絲毫同情.

"和這個世界告別吧,諾曼-奧斯本."肖恩摘下綠魔的面具,露出了一張蒼白扭曲的中年人臉龐.

"求求你!放過我……任何你想要的東西,我都可以幫你得到!只要你繞我一命!"大名鼎鼎的奧斯本工業總裁,此刻毫無尊嚴的哀求著,不惜付出自己擁有的一切,來換取一線生機.

"唉,諾曼先生,你真是不老實."又是一聲清脆的骨裂,肖恩毫不留情的踩斷了對方的另一條手臂,"想要操縱滑翔翼?這可不是聰明人會做的事."

"我想要得到的東西,會用自己的方法拿到.諾曼先生,請你安靜地接受死亡……奧斯本工業,我會幫你照顧好的."

肖恩從綠魔身上取出一枚枚南瓜炸彈,在諾曼-奧斯本驚恐的眼神中,擺成一個圈,仿佛進行某種邪惡的儀式一般.

"不不不!我……"

最後一刻想要逃離的綠魔,被肖恩一腳踹回原地,下一秒熾烈的火浪洶湧升騰,把垂死掙紮的諾曼-奧斯本吞噬殆盡.

"充實的一天……"

年輕男孩的背影漸漸隱沒在黑暗中,只余下一句淡淡的話語,回蕩在寂靜的夜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