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好戲上場
g,更新快,無彈窗,!

紐約的傍晚帶著迷人的風情,夕陽的余暉灑落在繁華城市中,猶如一位眷戀不去的風韻美人.

哈利沮喪地回到家,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似乎受到了什麼巨大的打擊一般,那張頗為英俊的年輕臉龐上,布滿了失落的神情.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奧斯本工業的股價一路下滑,隨著綠魔事件的曝光公布,輿論呈現一邊倒的勢態,人們紛紛把憤怒的情緒傾瀉向奧斯本工業,本來做好危機公關的話,這也算不了什麼大事,可是父親卻一直閉門不出,好像完全不在意公司遇到的危機一樣,整天待在自己的房間里,任何人都不願意見.

群龍無首的奧斯本工業,如今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聽說董事會中的許多股東,都在暗地里聯系華爾街的銀行家,准備把這家涉及生物基因,科技能源等多個領域的龐大企業,拆分重組,以獲取巨大的利益.

知道這一切情況的哈利,心中焦急無比,但是他又沒有辦法解決奧斯本工業遇到的難題,剛好這個時候,這位奧斯本家的少爺又發現自己的女友,居然和死黨彼得之間,有著一些曖昧不清的感情.

雙重打擊之下,讓哈利一時之間有些頹廢不振,情緒變得極其低落,一方面是父親辛苦半輩子創建的商業帝國,如今有著分崩離析的危險;另一方面是認識多年的死黨,和自己心愛的女孩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這些複雜糾結的難題,把他的腦子攪拌得混亂不堪.

"要是肖恩那個家伙在就好了."哈利拖著疲憊的身子,如此想道.

最近肖恩一直行蹤莫測,找不見人影,連平常經常和他走在一起的格溫,都不知道這個家伙最近到底在忙些什麼,沒有一個信任的朋友傾訴心中的郁悶,哈利只得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

而在樓上的臥室里,閉門不出的諾曼-奧斯本,雙手抱住腦袋,一臉痛苦不堪的表情,他的腦海中仿佛存在著一個可怕的惡魔,不斷地呢喃低語.

那張猙獰的惡魔頭盔掛在椅子上,宛若諾曼-奧斯本的另一個自我,邪惡的聲音在自己耳邊縈繞回響--

"或許蜘蛛俠是不可戰勝的,但是我們可以毀了彼得-帕克!"在不久之前,諾曼發現了蜘蛛俠的真實身份,便是他兒子的好友彼得-帕克.

"我辦不到……"奧斯本工業的總裁,此時仿佛忍受著極大地痛苦.

"我絕不容許背叛的行為,一定要給他一點教訓!"腦海里的聲音愈發嚴厲.

諾曼渾身顫抖著,一陣沉默以後,他轉過身望著那張猙獰的惡魔頭盔,問道:"我該怎麼做?"

"教教他什麼是痛苦和失去,讓他受苦,讓他生不如死!"

諾曼跪倒在惡魔頭盔的面前,像是屈從于另外一個邪惡的自己,腦海里的聲音變得清晰:"先從他在乎的人下手,那個紅發女孩,彼得-帕克的摯愛!"

綠魔的邪惡人格,徹底占據了上風,主宰了諾曼-奧斯本的意識和身體,他戴上那張猙獰的惡魔頭盔,盡情釋放著內心的暴虐與負面情緒.

"今晚的紐約,由我主宰!"

…………

夜風習習,肖恩提著大包小包和格溫漫步在街頭,霓虹燈閃爍著絢爛的光芒,五光十色的廣告牌映照出紐約市區的繁華熱鬧.

結束了一天的忙碌,肖恩本來打算直接回家,不過路上遇到准備去商場大采購的格溫,在女孩的邀請之下,他順便也去買上了一堆零食,飲料和漫畫書,家里那只小蘿莉最近很乖巧,所以應該適當地給予一些獎賞.

"我和加拿大的表妹住在一起,她的父母遭遇了車禍,又沒有其他的親人,只能過來投靠我了,那麼小的孩子被送到孤兒院太可憐了."

肖恩面不改色的解釋著,眼神中還流露出一絲悲憫的神色,像是在為表妹的不幸身世感到傷心一般,這種精湛的演技,完全可以拿到一座奧斯卡小金人了.

"你知道,我自己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父母,所以每次看到明蒂,就像看見了小時候的自己."

肖恩歎息著,臉上浮現出一抹沉痛,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悲痛的往事,這讓一旁的格溫既是同情又是欣賞,即便遭遇了人生中的諸多不幸,可是這個年輕男孩依然沒有走上歧途,反而積極地面對生活,真是讓人感到佩服!

看到格溫完全相信了這番說詞,肖恩悄悄地松了一口氣,想必以後這個熱情大方的金發女孩,不會再去暗中打聽自己的家庭情況了.

因為在嘉年華中,肖恩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浪漫好戲,所以格溫一直對自己頗為關注,反倒是對原本應該和她在一起的彼得毫無感覺,平淡的維持在普通朋友的關系上.

這讓肖恩每次碰到青澀稚嫩的蜘蛛俠,都有一種撬了對方牆角的感覺,不過以他的性格而言,當然不會有什麼罪惡感.

"哦,對了,你最近在和康納斯博士忙什麼?我幾乎每天都看不到你的人影."女孩抱著一堆食材和CD影碟,一臉好奇地問道.

"康納斯博士找到了衰變率算法的公式,但是還無法解決生物基因的沖突性和排斥性,這是我和他最近一直在努力研究的問題."

肖恩用輕松地語氣說道,他把衰變率算法的公式交給康納斯,正是想要借助對方的科研能力,完成這個具有曆史突破性的實驗項目.

格溫驚訝地捂住小嘴,她沒有想到,才剛剛擔任實習生不久的肖恩,已經能夠深入地參與到實驗過程中去了,對于一個還未畢業的學生來說,這簡直像是天方夜譚一般.

兩個人漫步在紐約的繁華街頭,彼此聊著一些學校發生的趣聞軼事,偶爾談及哈利和彼得,還有瑪麗-簡之間的複雜感情,不知不覺間,歡快愉悅的氣氛變得有些微妙,若有若無的曖昧氣息在男女之間彌漫開來.

"那個……肖恩!"

格溫突然叫住了走在前面的年輕男孩,平日里活潑美麗的金發女孩,此刻有著一種稚嫩純真般的羞澀,即便是一直保持著淡定的肖恩,也不禁微微愣了一下.

正當格溫醞釀好情緒,即將傾訴出內心的感情時,一聲尖銳的警笛劃破夜空,數輛警車沖破擁擠的車流,向著不遠處的布魯克林大橋駛去.

"好像出什麼事了."

肖恩眯起了眼睛,以他的目力望去,發現在布魯克林大橋上,一台體型巨大的起重機開動著,似乎還有一輛校車被懸掛在大橋之外.

朦朧的夜空中,一道人影忽上忽下的飛動著,兩點微小的火光閃爍.

那是……綠魔?

肖恩嘴角翹起一絲細微的弧度,看到布魯克林大橋上,校車被起重機吊在高空的驚險景象,他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好戲就要開場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