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信念沖突
g,更新快,無彈窗,!

結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馬特-默多克回到了自己的破爛公寓,他沒有開燈,把平常負責指路的手杖放到一邊,徑直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

寂靜的黑暗中,馬特的感知反而要更加敏銳,他不需要像其他的盲人一樣,戰戰兢兢地摸索著前進,生怕被什麼障礙物絆倒,發達的感官讓這位盲人律師能夠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馬特年幼的時候被母親遺棄,由作為拳擊手的父親撫養長大,後來父親因為不願意為黑幫打假拳,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年紀幼小的他成為了無人照顧的孤兒.

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年幼的馬特被放射性原料沾染眼睛,從而致使雙目失明,但卻因此增強了其他感官,後來在一位盲人武術大師的嚴酷訓練下,他掌握了自身的超級感官,並且練就了矯健過人的身手,變成一名強大的戰士.

在孤兒院長大成人的馬特,從小就意識到需要規則來約束人們的行為,所以下定決心學習法律,經過一番努力,考入了哥倫比亞大學.成功考取法學博士的他,在畢業以後,恍然發現法律其實只是被富人和上位者操縱的工具,于是憤然穿上紅色惡魔戰衣,化身成地獄廚房的夜魔俠,以暴力的方式去維持正義.

"金並居然死了?"坐在客廳的馬特,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他借著律師的身份,調查過地獄廚房的幕後掌控者金並,查出了對方的真實身份,其實是著名的房地產大亨威爾遜-菲斯克.

這個把自己包裝成地產大亨,社會名流的黑幫老大,一直在私下里進行著各種非法生意,毒品走私,軍火販賣,甚至利用非法手段,強行拆遷圈地,完全稱得上罪大惡極,是地獄廚房的一顆巨大毒瘤!

馬特曾經化身夜魔俠,企圖把那個雙手沾滿了無辜者鮮血的黑幫老大,送進警察局的監獄,可惜現實又一次擊碎了他的天真想法.

警局內至少有一半人都被對方收買,甚至連市長先生,地方檢察官都和他談笑風生,不僅僅是在地獄廚房,哪怕是整個紐約,都籠罩在金並的黑暗勢力之下.

就在馬特徹底絕望的時候,那個隱藏在陰影里,統治著紐約地下世界的黑道皇帝,突然就那樣死了!

當他從盲文報紙上知道這個消息,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根據警局的官方回答是,紐約著名的地產大亨威爾遜-菲斯克先生,在十六號當晚,受到一伙恐怖分子的襲擊,不幸身亡.

這一切都太不真實了!

馬特知道金並有著怎樣的恐怖實力,他曾經和那個體型龐大的光頭男人還有他的保鏢靶眼都交過手,全然沒有還手之力,差一點就死在了那位黑幫老大的手下,如果不是懲罰者突然殺出,把自己救下的話.

然而,這樣的一對強大的恐怖組合,居然會死于一場襲擊?!

這既不合理,也沒有任何邏輯可言.

"弗蘭克……你來我家干嘛?"

思緒紛亂的馬特,陡然像是聽見了什麼異常的響動,隨即出聲問道.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靈敏,馬特."

一個身材魁梧的高大男人從消防梯翻進窗戶,穿著印著骷髏頭的黑T恤,渾身全副武裝,像是一個移動的武器庫.

"我以為你已經離開地獄廚房了."馬特雖然看不見,可是他的其他感官,完全可以代替眼睛的功能.

被稱作"懲罰者"的魁梧男人笑了兩聲,"我可不願意離開這個混亂的地方,只有地獄廚房,才會有那麼多的惡棍,暴徒和強盜!"

馬特皺緊眉頭,他並不認同懲罰者對于任何罪犯都采取殺無赦的制裁手段,那太殘暴,而且過于極端.

"嘿,大律師,你知道嗎,金並那個家伙死了!"懲罰者語氣中有些遺憾,"居然被人搶先了一步,那個該死的胖子,可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

"說出你的來意,弗蘭克,你不會無緣無故過來找上我."

馬特直接地問道,讓罪犯聞風喪膽的懲罰者,可不是會找人閑聊談心的家伙.

"嘿嘿……"懲罰者低笑著,他看向坐在黑暗中的夜魔俠,開口道:"馬特,你還沒有察覺到異常麼?"

"嗯?"

"地獄廚房變天了!這片充斥著毒販,黑幫,嬉皮士混混的罪惡之地,正在發生著改變,隨著金並的死去,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懲罰者把子彈從彈夾里取出來,然後又一顆顆放回去,黑暗之中,魁梧男人的臉上呈現出一絲凝重.

這個比罪犯更加凶殘暴力的男人,把發現的一切說了出來:"我盯了金並手下的黑幫很久了,他們一直和日本手合會有著生意上的往來,販賣人口和毒品,他們把小孩子當成是運送毒品的容器,暗地里進行著走私活動."

"今天晚上,我本來是准備過去,一個人把那個走私工廠搗毀,可是當我去到那里的時候,發現里面空無一人,我抓住了一個黑幫的頭目,逼問那些孩子的下落,你猜我得到了什麼回答?"

馬特沉默著沒說話,既然觀眾不捧場,那麼懲罰者只有一個人繼續說下去:"那個被我折斷一只手臂的黑幫頭目說,原本金並手底下的毒品生意,還有走私活動,統統都已經停止下來了,有人把這些見不得光的非法生意,轉交給了手合會和俄羅斯人."

"哈哈哈哈!你說好不好笑,金並死後,他的手下居然改邪歸正了!"懲罰者諷刺的笑道.

"有人操縱了這一切?"

馬特沉思著,金並的死亡沒有那麼簡單,還有弗蘭克口中說出的事情,這一切都讓人摸不著頭腦.

"我對殺死金並的那個家伙很感興趣,真想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改造地獄廚房嗎?!"懲罰者握緊手槍,嘴角露出一絲凶戾的笑意.

"弗蘭克,你最好冷靜一些,能夠殺死金並的人,一定不好惹."

馬特勸誡著說道,由于家人被黑幫殘殺,弗蘭克對于一切罪犯都充滿著仇視與憎恨,所以平日里下手絕不留情,被他盯上的黑幫,往往都找不到一個活口.

"少來你那一套說教了,大律師,你仍然相信法律的話,又怎麼會成為夜魔俠?那些有錢的富人,無惡不作的黑幫,他們只要請得起豪華的律師團隊,就能抓住各種法律漏洞來逃脫制裁……法律的公義和公正?狗屎!"

懲罰者憤憤不平,他倏然站起身,魁梧的身軀宛若一座小山似的,"既然法律制裁不了那些混蛋,那麼我可以代勞,以更加殘酷的方式!"

馬特沉默不語,他的內心一直處于矛盾中,自己曾經相信過憑借法律能將罪犯繩之以法,可是現實往往殘酷,正如弗蘭克所說的那樣,在富人和黑幫的手中,法律淪為了一紙空文.

"……你太極端了,弗蘭克."馬特無力地說道.

"有人在計劃著一場大陰謀!馬特,地獄廚房很快就要迎來一場徹底的變革,到時候我們都得做出選擇."

懲罰者冷笑著離開,他看著窩在沙發里的夜魔俠,心中閃過一絲不屑,倘若沒有堅定而強大的內心,為何要穿上那身紅色惡魔的戰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