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以一敵二
g,更新快,無彈窗,!

"肖恩,你要小心一點,那兩個家伙可能沒死."

對面大樓的頂層,一個頭戴紫色假發,穿著緊身衣的可愛小蘿莉對著通訊器講道,她剛才差點給火箭筒的巨大後坐力頂翻在地,肩膀現在還一陣酸痛.

"我就知道不該讓你來的."

通訊器里傳出一個頭疼的聲音,肖恩原本准備一個人單槍匹馬,闖入金並所在的高級公寓,解決掉這位暗地里統治著紐約地下世界的黑道皇帝.

可是誰知道被明蒂發現了他的計劃,一向對于暴力充滿興趣的小蘿莉吵鬧著要參加行動,肖恩仔細考慮了一番後,最終還是答應了她的請求,除去實在受不了小蘿莉的賣萌攻勢和喋喋不休外,明蒂本身不俗的戰斗力也是一大理由.

畢竟這只小蘿莉並非外表看上去那麼柔弱,在可愛天真的偽裝之下,是被殘酷訓練成殺人利器的超殺女!

"A計劃失敗,執行第二套方案."肖恩從通訊器發出指令,他早進混進了金並居住的高級公寓樓層內,"明蒂,金並的手下什麼時候到?"

"我切斷了電梯的供電,你大概有十分鍾的時間."小蘿莉關鍵時刻還是很靠得住的.

"足夠了,干擾大樓內的監控設備,讓我來給金並先生送上一份意外的驚喜."肖恩冷靜地說道,他為了今晚的刺殺行動,精心策劃了許久.

裝潢豪奢的公寓房間內,此時已然是一片狼藉,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滾滾濃煙彌漫著,一道道火焰舔舐著書櫃和地毯.渾身狼狽的黑道皇帝從書桌底下爬起來,火箭彈爆炸形成的驚人沖擊力,但似乎並未對他造成太多的傷害.

"真是好久都沒有過的體驗了……"金並舔了舔嘴角,那張看似憨厚的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嗜血之意.

體型壯碩的黑道皇帝脫掉破破爛爛的白色西裝,那顆锃亮的光頭落滿了灰塵,自從成為地獄廚房的統治者以來,就再也沒有人敢于對他進行這樣的暗殺了,不僅僅是因為畏懼金並的瘋狂報複和恐怖名聲,還有在他的敵對勢力損失了無數得力人手後,才意識到想要除掉這位黑道皇帝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去時刻守衛在金並身邊的保鏢靶眼外,這位黑道皇帝本身的實力也極其強大,還未崛起成為紐約地下世界統治者的時候,就流傳著他曾經將一個敵對的黑幫頭目活活打成肉醬的恐怖傳聞.

"靶眼,你死了嗎?"金並握緊那根手杖,他可不認為自己的得力手下會輕易地被干掉.

公寓房間的壁爐里,傳來一陣細微的響動,穿著黑色風衣,緊身皮褲的精悍男人從里面爬了出來,臉上沾著焦黑的汙跡,看上去比他的老板更加狼狽.

"老板,有人給我們送來了一份大禮呢."靶眼咬牙切齒,這個沾滿血腥的殘忍殺手,此時心中充滿了殺戮的欲望.

"一枚火箭彈恐怕還不夠,應該還有一批槍手,說不定是一隊來自中亞戰場的雇傭兵."金並輕描淡寫道,作為紐約地下世界的統治者,他不知道曆經過多少大風大浪,一次小小地襲擊還嚇不倒他.

甚至于,這位黑道皇帝的內心隱隱有著一些期待,等到明天早上他把那些尸體扔進哈德遜河,整個紐約便會再一次感受到"金並"這個稱呼下蘊含的血腥與恐怖,而策劃了這次襲擊行動的敵人們,也會在痛苦的哀嚎中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場打發無聊時間的游戲而已."金並如此想道.

咚咚咚--

在巨大爆炸中保存完好的房門被敲響,一個聽上去頗為年輕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威爾遜-菲斯克先生,有您的快遞請簽收."

金並與手下靶眼對視一眼,渾身的肌肉瞬間繃緊,果然下一秒,那扇沉重的房門轟的一聲被踹開,一道帶著凜冽寒意的黑影沖進了房間里.

無須過多的廢話,靶眼第一時間便投擲了兩枚鋒銳的飛鏢,寒光閃爍著,以極快地速度劃破空氣,指向闖入者的咽喉和眼晴,而另一旁的金並握住掌中的沉重手杖,壯碩無比的龐大身軀,猶如攜帶著滾滾風雷一般,沖向了那個以不友好方式前來造訪的黑色人影.

黑影並沒有被激射而來的鋒銳飛鏢阻擋住腳步,他的腳步輕點,猶如一道淡淡的殘影閃過靶眼的攻擊,一道赫赫風雷怒劈而下,那是來自金並從不離身的沉重手杖,毫不懷疑倘若被這一下擊中,這位貿然闖入黑道皇帝居所的襲擊者,腦袋瞬間便會像西瓜一樣爆裂開來,渲染成一幅異常血腥的恐怖畫面.

才踏入房間不到十秒的肖恩,就遭遇了連環不斷地猛烈攻勢,首先他不得不承認,金並確實有著過人的實力,難怪即便是夜魔俠,懲罰者,蜘蛛俠等一眾超級英雄,都沒有從對方手里討到過好處,單憑這位黑道皇帝展現出來的力量而言,已經不輸給那些實力強悍的街頭英雄了.

肖恩瞳孔收縮,長久以來積蓄在身體里的力量,如同江河般奔湧而出,那些看不見的微小分子湧動在每一個細胞中,仿佛灼熱的火流,刺激著這具身軀的每一根神經.

充沛無比的力量感縈繞在雙手之間,肖恩眼神驟然變得冷漠,他腳下發力,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軌跡移動身軀,沉重手杖像是鋼鐵鑄就的一樣,悍然劈碎了牆後的書櫃,一時之間,猶如廢墟的房間內,紙屑漫天飛揚.

一把速度極快的飛刀鎖定了肖恩的前進路線,射向了他的胸膛,與此同時,金並也充滿默契的配合,揮動著手杖橫劈而來,那根看上去價值不菲的烏黑手杖,一道熾白的電流激蕩射出,這是黑道皇帝為自己准備的秘密武器,就像是科幻電影的高科技裝備,具備著各種各樣的攻擊能力,能發射激光,放毒,煙霧,近身戰斗時還能發出電擊當電棍使用,足以讓對手防不勝防.

靶眼和金並相視一笑,他們之間早已有著驚人的合作默契,兩人一起聯手從未遭遇過失敗,不管是來自南非雨林的雇傭兵,還是受過日本手合會訓練的忍者刺客,在靶眼的飛刀和金並的鐵拳下,全部都化為了一具冰冷的尸體,這也是黑道皇帝在受到襲擊的第一時刻,沒有選擇逃走離開的原因.

他們兩個是地獄廚房最可怕的暴徒和惡棍,又怎麼會害怕那些弱小無比的殺手呢?!

"死吧!"

金並狂吼一聲,巨大的音浪震動牆面,壯碩龐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山似的,快速地擠壓過來,而靶眼猶如毒蛇一般的陰冷目光,死死地鎖定在肖恩身上,受到雙面夾擊的年輕男孩,眼中並未有絲毫的慌亂,仿佛即將穿透胸膛的那枚飛刀,和那根悍然劈來的手杖以及激射而出的熾白電流,統統都不存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