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突如其來的襲擊
g,更新快,無彈窗,!

踏著深沉的夜色,肖恩悄悄地翻窗回到了公寓,他脫掉用于遮擋樣貌的兜帽衛衣,除去身上的防彈衣和戰術匕首,躺在床上思考著,今晚拜訪了詹姆斯-韋斯利,金並的私人助手,也是那位黑道皇帝最為信任的心腹之一.

他刻意營造出一個來曆神秘,不按常理出牌的形象,就是為了讓韋斯利摸不清自己的來路,從而產生一種猜不透的感覺,一般聰明人會想得比平常人要多,這正是肖恩所要的,他要用這種神秘感來消弭金並所帶來的威懾和敬畏.

肖恩沒有興趣去做紐約的黑道皇帝,他只想利用金並的財富,讓自己制定的宏偉目標踏出第一步,統治地獄廚房?那是之後才會考慮的事情,想要讓一個聰明人背叛他的老板,首先要激發對方內心深處的欲望.

野心,是每個人都與生俱來的本能,只是大多數人把它粉飾成了看似光輝的理想或者堅定的信念.

韋斯利是個有能力的聰明人,一般這種人很少會滿足自身所擁有的,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應該得到更多,配得上更高的地位,更多的財富,更強大的力量……人類的欲望永無止境,如同深不見底的淵谷,難以填滿.

一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家伙,說上一番不自量力的瘋言瘋語,就能讓韋斯利突然反水,背叛自己的老板,那位凶名赫赫的黑道皇帝?

哪怕是主角光環再強大,也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肖恩要做的,只是在韋斯利的心里埋下一顆野心的種子,倘若金並真的倒台,那麼黑道皇帝遺留下來的龐大家產應該交給誰呢?

肖恩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上,人與人之間有著絕對的忠誠,只要價碼足夠,任何人都是有可能背叛你的,前提在于你付不付得起籌碼.

金並把自己偽裝成一位慈善家和社會名流,經常資助出身于地獄廚房的年輕人,幫助他們完成學業,而那些受過恩惠的對象,往往都會加入金並名下的公司,成為紐約最大犯罪集團中的一員.

韋斯利就是如此,只不過他是做得最成功的那個,畢業于名校的年輕法學生,搖身一變成為了黑幫首腦的法律顧問,最後更是成為了金並身邊的私人助理,替他管理著地獄廚房的各種生意,不得不說,這樣的人生相當具有傳奇性.

或許在金並看來,他給予韋斯利的已經夠多了,可是對方未必這樣想,誰不想向上爬,坐上更高的位置呢?

"那位喜歡在晚上出去的律師先生得感謝我,畢竟我很快就要為他解決一個大麻煩."肖恩雙手枕在腦後,呆呆地看著天花板.

他有時候照鏡子會感到陌生,自從降臨到這個世界以後,他獲得了超乎常人理解的力量,一點一點的慢慢變強,能夠面不改色的殺掉威脅自己的黑幫分子,為了達到目標,他可以適當地采取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比如散布關于奧斯本工業與綠魔的消息,又比如利用康納斯博士完善衰變率演變的算法公式.

肖恩說不清這種變化,究竟是好是壞,總之他選擇了這條路,那就必須義無反顧地走下去,任何擋在前進路上的絆腳石,都會被他無情碾碎,亦或是一腳踢開.

漸漸地,年輕男孩眼中重新變得堅定,這不是一個正常人或者好人能夠生存下去的世界,那些反派毀滅世界的時候,那些外星人來襲的時候,沒有誰會因為你的道德水准高于常人,從而放你一馬.

"世界終究不是美好的,它既危險又殘酷."肖恩喃喃自語著,隨即沉沉睡去.

…………

翌日.

夜幕降臨之時.

一個體型壯碩的龐大人影站在落地窗前,一顆锃亮圓潤的光頭,身著考究的定制西裝,臉上總是帶著誠懇的笑容,身上並沒有什麼恐怖懾人的氣勢,很難讓人想象得出,這位看上去頗為和藹可親的光頭胖子,竟然會是黑道世界中令人談之色變的金並.

"靶眼,你知道嗎,我的父親是個討人厭的酒鬼,他每天喝得醉醺醺,回到家就拿我和母親撒氣.有一次,我被學校的惡霸欺負,父親知道以後,帶著我找到了那個家伙,他一把抓住欺負我的人,叫我狠狠地揍他,說'只有拳頭足夠硬,別人才會畏懼你,不敢欺辱你’,于是我把那個惡霸打得很慘,當那些鮮血濺到我臉上的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暴力如同美酒一樣,令人著迷."

"這是那個酒鬼父親唯一教給我的東西."金並摩挲著袖口的紐扣,臉上笑意一點點收斂,黑道帝王的殺伐氣息猛地散發出來,"金錢和權勢可以讓人低頭臣服,獻上尊嚴,但是唯有拳頭,才能使別人從心底畏懼你!"

"所以,我長大以後加入黑幫,決心要成為拳頭最硬的那個人."

"老板您統治著整個紐約的地下世界,誰不畏懼您的威嚴和權勢,哪怕是那群不識好歹的愛爾蘭人,還有俄羅斯的黑手黨,不都乖乖地交出了自己的地盤."

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緊身皮褲的精悍男人奉承道,他被人叫做"靶眼",是金並少數幾個心腹之一,身兼打手和保鏢,額頭畫著一個槍靶的圖案,那雙眼睛里透出凶殘,邪惡的意味.

許多不服從金並統治的黑幫頭目,都死在了這個家伙的手下,靶眼曾經是個臭名昭著的職業殺手,後來被金並雇傭成為了手下的首席刺客,他有著天生的投擲能力,能使手中的任何物體以難以置信的精度擲向目標,撲克牌,牙簽,飛鏢……這些到了他的手里都能變成可怕的殺人利器.

"你上次為什麼沒有解決夜魔俠?"金並向著靶眼詢問道,他知道自己的這個手下很少失手.

"有個衣服上印著骷髏圖案的家伙救走了他."靶眼狠狠地說道.

"懲罰者……地獄廚房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夜魔俠是最近冒出來的街頭英雄,穿著一身類似紅色惡魔的奇異服裝,到處打擊罪犯,上個月連續搞砸了金並的好幾起生意,那些金錢上的損失他倒不放在眼里,只是這位黑道帝王不能容忍有人敢挑釁自己.

至于懲罰者,那是個比夜魔俠更加凶殘的家伙,凡是被他逮到的罪犯,統統都難以活命.對方擅長使用各種槍械,應該是雇傭兵或者接受過嚴格訓練的退役特種士兵,紐約警局已經把他視為頭號危險分子,正在全力通緝當中.

"靶眼,想辦法查清楚夜魔俠的身份,我要和他慢慢玩."金並嘴角流露出一絲殘酷的笑意,他很久沒有碰到這麼有趣的人物了.

金並見過很多自以為正義的家伙,這些人以為自己是漫畫書里的主角,能夠拯救世界,他們最後都跪在自己的腳下,哭喊著求饒,全然拋棄了曾經堅持的信念.

金錢能使人彎腰,權勢能讓人低頭,而暴力則可以讓擁有金錢和權勢之人充滿畏懼.

金並志得意滿的眺望著地獄廚房,這個曾經是貧民窟的混亂之地,如今臣服在他的腳下,那些賭場,夜總會,酒店……統統都是他的產業;那些混混,黑幫打手,毒販子……全部跪倒在自己腳下,他是這座城市背後的隱秘支配者,和那些大人物們平起平坐.

正當這位黑道帝王沉醉于自己的事業中時,落地窗外,一點微小的火光搖曳,然後不斷放大,沖向自己所在的這間豪華公寓.

"老板,小心!"

靶眼第一時間察覺到了不對,趕緊出聲示警.

金並瞪大眼睛,渾身肌肉緊繃,擁有450磅驚人體重的龐大身體的他,行動卻絲毫不慢,靈活地撲到一旁,緊接著具有防彈功能的落地窗轟然破碎,玻璃碎片漫天飛舞,爆炸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席卷,把貴重的地毯,掛在牆上的油畫,琳琅滿目的高級酒櫃……房間內的一切東西統統撕碎,灼熱的火光像是血盆大口般,舔舐著真皮沙發與原木地板.

一枚威力驚人的火箭彈,拉開了這場襲擊的序幕.